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梦中的所陈门王事件
    这里的脚印,马蹄印,以陈远的眼力来看,都不是人为刻意弄上去的。

    陈远闭上眼,静静的感悟。

    他想在极静的状态下,看看能不能沟通到过往的一些秘密。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

    许多事情发生,空间磁场里会有残留的信息。但是,这里曾经发生过巨变,所有的磁场信息都已被打乱。

    陈远什么都没发觉到,他唯一感觉到的就是一丝纯阳的气息。

    这里本是阴暗,潮湿的。但他在最敏感的脑域中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纯阳气息环绕。

    这种气息怎么说呢就像是炸弹爆炸之后,散发在空中的那股硝的味道。

    陈远便也知道,在这块圣石之上,曾经一定发生过神通之事。

    所以才会有这种遗留的味道。

    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远却就不得而知了。

    五分钟之后,陈远跳下了圣石。

    随后,他见洛宁一直没有上来。便也从那岩堂洞口跳了下去。

    这里却也是一条陡峭的甬道,陈远直接滑了足足二十来米,最后方才落地。

    他抬头便看见了洛宁,洛宁正在里面发呆。

    这里面就是一个狭窄的洞,不到十平方米。

    而且,这洞应该还是那几个英国人挖出来的。

    之前那些英国人一直在挖,就是想要挖出珍宝来,但最后还是无奈放弃了。

    这洞里,黑暗,闷热,潮湿,一股子霉味儿。实在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洞穴了。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特别之处。

    “什么都没有。”洛宁转过身来对陈远说道。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沮丧。

    陈远扫视四周,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宁又说到:“你在上面有什么发现没有”

    陈远沉声说道:“圣石上面的脚印,马蹄印都不是人工雕琢的。那些脚印,好像是当时石头上的温度发生了变化,脚踩上去,就像是踩在软泥上所致。另外我还感觉到了一些似有若无的纯阳气息。应该是当时,造成这些脚印时,温度太高所遗留下来的。也就是说,穆罕默德当初真有可能是乘着这巨石去听的天主教诲。就算没有穆罕默德去听教诲,但这上面都发生了一些大神通之事。”

    洛宁面上终于闪现一丝兴奋,说道:“温度之所以高,一定是因为有高人在运用法力将整块巨石带动。但巨石太重,与法力产生摩擦,所以最后才有这样的反应。”

    陈远说道:“你的分析很有道理。”

    洛宁又微微沮丧,道:“但我们还是没有关于西奈法典的任何讯息。这里已经是最后的线索,如果在这里找不到,我们下一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远说道:“总之,宁师姐,只要不到最后一天,最后一刻,我们就不能放弃。”他顿了顿,说道:“还有,我们这几天行事,所走路线完全与其他人没有不一样。所以我们得到的结果也就跟其他人一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反其道而行。”

    洛宁眼睛一亮,说道:“怎么反其道而行”

    陈远说道:“我曾经习练过一门法诀,在修炼的时候,我一味的挖掘找寻,却没有任何效果。”

    他是指挡住他用镇魂归神的法诀来找寻血核。当时音节的力量找寻不到血核,但是后来却感受到了血核。

    陈远接着说道:“但是后来,我没有去挖掘,而是去感受。最后,我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

    洛宁说道:“就是你突然爆发的那种力量”

    她对陈远拳力击退岳大鹏的事情记忆犹新。

    以金丹巅峰的修为,硬生生将化神中期的高手击退,这种力量绝对恐怖。

    陈远也不隐瞒,说道:“没错。”他又继续说道:“每次来这里的人,都是想要寻找,挖掘出所陈门王的宝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又有几人静下心来感受这里的情绪,环境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圣殿遗迹,这里曾经风云激荡。宝物会被挖走,但残留的精神不会走。我提议咱两就在这里呆下来。呆个一天一夜,静静的,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如果没有,咱们再去哭墙待个两夜。哭墙再没有……那我也没办法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洛宁心中燃烧出了希望。

    本来,她都已经有些绝望了。陈远的话给了她希望。

    两人就不再出去了,干脆就在这洞穴里找了地方,靠着洞壁坐了下来。

    估计上面的依维柯要骂娘了。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管他呢。

    这洞里的空气很不好,而且很热。

    陈远和洛宁的衣衫都已经湿透了,汗水涔涔而下。

    两人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这个地方,常人根本呆不住,也静不下心来。

    但陈远和洛宁修为高深,却是可以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很快,两人都进入了禅定状态,一动不动。

    他们身上汗水滚滚。

    洛宁身上的香味儿混合汗水,却是种好闻的味道,甚至有些刺激男性的荷尔蒙。

    两人是不会有汗臭味的,因为他们的身体内晶莹如玉,没有任何的杂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然而,在极静的状态下,陈远与洛宁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两个小时过去了,两人在这里面像是洗了个桑拿。

    在这里如果是想要挖宝,一直挖下去,还能有动力。但是光这么坐着,绝对是一个煎熬。

    但陈远与洛宁却不叫一声苦。

    陈远和洛宁还干脆就在这里靠墙而睡了。

    不多时,两人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陈远与洛宁双双醒来,但还是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陈远与洛宁也不多说,说好的两天,那就待两天。

    这一天,白天两人就修炼。到了晚上,两人修炼之后,又睡起觉来。

    之前,两人觉得很热。但时间长了,两人也习惯了这里的温度,便也就不流汗了。

    他们渐渐平和。

    这天晚上,陈远和洛宁再次睡着了。

    陈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了一个身穿王袍的男子,这个男子头戴王冠,看起来五十来岁。

    这个男子满脸的虬髯胡须,他的眼眸非常的有神。

    陈远凭直觉感觉到,这个男子就是所陈门王。

    陈远梦见了四周是圣殿,完好的圣殿,圣殿的地面光滑如镜。

    所陈门王站在圣石的前面,那圣石上供奉着几样东西。分别就是耶和华约柜,西奈法典。

    那法典通体黑色,看起来很是普通。

    而耶和华约柜也很普通,看起来就是那种皂木打造的。

    便在这时,外面忽然脚步匆匆。

    一名身着甲胄的武将快速步了进来。

    那武将来到所陈门王的面前,单膝下跪。“王上,城池难以坚守,十字军团就要打进来了。请王上迅速撤离!”

    所陈门王眼神淡淡,他忽然说道:“休斯顿,你说,如果十天之前,孤若不派骑兵去石门防守东南军。而是将骑兵调到巨木堡突袭过桥的十字军团,结局会怎样”

    休斯顿不由一呆,随后说道:“但是王上,十字军团这次来的隐秘。十天之前,我们都还不知道十字军团的进攻计划。”

    所陈门王看着那耶和华约柜,说道:“是,十天之前孤不知道十字军团的阴谋。但现在,孤知道了。所以,孤要利用耶和华约柜回到十天前,改变战局。”

    “这……”休斯顿不由呆住,他随后说道:“王上,耶和华约柜乃是神灵之物。乃是您和上天沟通的。您若拿来改变已发生之事,只怕会有恶果降临。”

    “再多恶果,都由孤一人来承担吧。”所陈门王的语音很是坚决。

    随后,所陈门王一挥手。

    那耶和华约柜居然被他凭空抓摄到了手中。

    这一手,分明就是所陈门王动用了法力。

    这是神通九重的法力。

    随后,所陈门王又发动法力驱动耶和华约柜。

    只见那耶和华约柜突然光芒大盛。

    在所陈门王和休斯顿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图书馆。

    图书馆四面八方都是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