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一声谢谢
    洛宁沉默了良久。

    陈远以为她还是不会说,便也不抱什么期望了。

    怎知道就在这时,洛宁说道:“我和你不同。你对你的身世没有疑惑,所以你不会执着。”

    陈远微微一怔,说道:“不是说我没有疑惑,只是我对我的父母没有什么感情。”

    洛宁说道:“我七岁之前的记忆没有了。但有时我会做梦梦见我父母,在梦里,他们的样子非常清晰,我妈妈会对着我哭,说我是在助纣为虐。我爸爸骂我是畜生,说没有我这个女儿。”

    陈远呆了一呆,他终于有些理解洛宁的疑惑了。

    这无疑是洛宁心中的死结。她不知道她七岁之前发生了什么,她还要面对在梦中父母的责骂。

    陈远一边开车,一边组织语言,好半晌后说道:“那你问过无虞师尊吗”

    洛宁说道:“问过,但是师尊说他是在路上将我捡回来的。”

    陈远说道:“你是怀疑师尊在撒谎吗”

    洛宁沉默下去,她没有再回答陈远,而是撇头看向外面的风景。

    陈远也知道自己问过界了,这个问题太敏感了,不适合再回答了。

    他跟洛宁之间还没到可以知无不言的地步。

    回到酒店后,陈远和洛宁吃了一顿晚餐,随后就各自在房间里待着。

    陈远盘膝而坐,修炼起大日月诀来。

    身体的气血已经到了一个看似圆满的状态。

    化罡为气!

    接下来就是化气为精。

    何谓化气为精

    说到底,就是让体内的气劲成为血精之力。

    就像是让气剑变成真正刀剑!

    这一步很难跨出去。

    沈峰吃了四粒聚灵丹都没突破,那就更别提陈远了。

    两人看似都是金丹巅峰,但其中的差距还是不小的。

    陈远修炼了大约两个小时,却是毫无进展。

    他也不沮丧,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自己进入金丹的时间太短了。本身在化劲巅峰停留了三年,如果在金丹只停留几个月,那也说不过去。

    陈远在冷藏箱里找了一听黑啤出来,随后就来到了电脑前。

    他登陆进了神域官网,然后查看了下任务榜。

    任务榜上每天都有更新,也有锁定的任务。

    陈远查看了下锁定的级任务,其中就有大哥沈峰和秦林还有莫武,司徒灵儿一起去执行的。

    陈远微微意外,怎么灵儿也去参加任务了

    他想了想,马上就懂了。

    是了,大哥肯定知道灵儿性子恬淡,不会自己去执行任务。所以他就让灵儿加入进来,帮灵儿完成任务。

    陈远又去查了下司徒灵儿的任务情况,发现灵儿已经完成了一件级任务。

    毫无疑问,这肯定又是大哥沈峰帮忙完成的。

    陈远拿出手机,给灵儿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

    陈远的手机办的是国际长话通,所以漫游打回家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贵了点。

    当然,陈远是不会在乎钱的。

    他现在有一张卡,许舒会固定每个月把分红打进来。

    “灵儿。”陈远喊了一声。

    司徒灵儿那边嗯了一声,却没有主动说话。

    陈远早已习惯灵儿的这个节奏,他便问道:“最近还好吗”

    司徒灵儿说道:“好!”

    陈远一笑,道:“想我没”

    那边沉默了一瞬,随后说道:“想!”

    陈远满意的笑了,能让这丫头说一个想字,那也是十分的不容易啊!

    “对了,灵儿,我刚才看见的你居然已经完成了一件任务。这是怎么回事”陈远问道。

    司徒灵儿说道:“是沈峰他们帮我完成的,我只是去领取了奖励。”

    “要叫大哥。”陈远忍不住纠正司徒灵儿,同时心里暖暖的。

    这是一种为兄弟情谊的感动。

    司徒灵儿嗯了一声。

    随后,陈远和司徒灵儿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之后,陈远又给沈峰打了过去。

    他知道,这一切只可能是沈峰的安排。沈峰才有这个魄力和组织能力。

    电话也很快就通了。

    “大哥!”陈远微微激动的喊了一声。

    那边沈峰淡声问道:“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

    陈远说道:“岳大鹏已经被我杀了。不过所陈门王的宝藏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沈峰沉声说道:“你杀了岳大鹏,我一点也不奇怪。但是所陈门王的宝藏,我之前就提醒过你,这东西绝对不是那么好找的。”

    陈远说道:“我知道,但是既然选择了,那也就没什么好多说了。”

    沈峰嗯了一声,说道:“我这边也会多给你收集一些资料。不说了,我正在忙,先挂了。”

    “等等,大哥!”陈远忙说道。

    “还有事”沈峰问。

    显然,沈峰也是个感情内敛的人,他做什么,干什么,都不会去表达出来,只会去做。

    陈远说道:“谢谢,大哥!”

    沈峰那边呆了一呆,随后说道:“挂了。”

    然后便挂了电话。

    陈远收了电话,他觉得安心无比。

    他知道,就算自己出事了。但自己的朋友,家人都会有大哥来保护。

    大哥对待敌人冰冷无情,但却分外珍惜自家兄弟。

    晚上十点的时候,洛宁忽然来敲陈远的房门。

    陈远透过猫眼看到是洛宁时不由吓了一跳,因为他还是穿着个大裤衩在房间里,喝着冰啤,看着猫抓老鼠的动漫。

    要问为什么要看这个动漫

    因为以色列的电视台,他看不懂。但是猫抓老鼠就不同了,这个会看画面就行了。

    陈远心头猛烈跳动起来,洛宁这时候来找自己干嘛

    难道是寂寞难耐了

    艾玛,万一她要献身我怎么办

    陈远浮想联翩。随后,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很扯淡,那是不可能的。

    他快速去穿好衣服,随后才前来开门。

    洛宁面无表情的进来,坐到了沙发上。

    陈远关上门,来到客厅里问道:“宁师姐,喝什么”

    洛宁看了一眼陈远手上的冰啤,便说道:“就喝你手上这个。”

    陈远微微一怔,然后很勉强的说道:“那好吧,只要你不嫌弃,给你吧。”说着就递了过来。

    洛宁不由愣住,随后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我说我喝和你手上一样的黑啤,可没说要喝你手上这听。”

    陈远不由闹了个大红脸,艾玛,是自己想歪了。

    他忙转身去给洛宁拿了黑啤,然后又转移话题,说道:“离去看圣石的时间还早,宁师姐,你这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洛宁说道:“没什么事情,有些无聊,过来找你说说话。”

    陈远也就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说道:“看来师姐心里又有了新的疑惑”

    别看陈远平时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但他其实是个观察入微的人。

    “我可以信任你吗”洛宁突然说道。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信不信任,不是我说了算。而是来自你的判断。”

    洛宁自嘲一笑,说道:“这句话的确问的很多余。”

    陈远说道:“师姐,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天你跟我所说的,绝对法不传六耳。”

    洛宁幽幽叹息,说道:“也没什么,不过是有些感伤,软弱,我从来不想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来。但是今天,特别想找个人诉说。”

    陈远安静的聆听。并不插话。

    洛宁说道:“你猜测的没错,其实我一直都是在怀疑师尊。本来,不应该在你面前说的,万一我们都能平安回去。你以此来做要挟,我的处境会很不妙。”

    陈远说道:“我不会。”

    洛宁说道:“其实这个担心本来就是多余的。我们很可能,就这么栽了。很大的可能,都会被冰封。我还是太冲动了。以为找了你,就能将西奈法典找出来。”

    陈远沉声说道:“师姐,我们还没到最后,我们还有机会。”

    洛宁喝了一大口啤酒,说道:“是啊,还有机会,但愿吧。”

    陈远说道:“为什么会怀疑无虞师尊”

    洛宁看向说道:“我今年二十六岁,二十六岁成为化神巅峰,你知道这有多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