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哭墙
    陈远顿时脸红耳赤,尼玛,没看清楚这货是华人啊!

    洛宁只能在一边扶额叹息,她觉得陈远这货,有时精明的要死,有时蠢的要死。

    两人上了车,华人司机颇为热情。这货三十来岁,他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问道:“你们是来这里旅游的吧跟你们说,这里有几个地方你们既然来了,那真是非去不可,不去就老遗憾了。”这货说话一口的东北腔。

    他顿了顿,说道:“去哭墙许愿,可老灵验了。一看你们就是还没结婚的小情侣吧去许个愿,可好了。还有圣墓教堂,圆顶清真寺,圣殿山,苦路,市政府,书店,都是咱们这里的特色。”他滔滔不绝,如数家珍,末了又问陈远道:“对了,你们结婚了吗我觉着就是没结。”

    陈远从后视镜里能看到这货还蛮期待的。

    于是陈远无情的粉碎了他的期待,说道:“你猜错了,我们结了。你看我这还戴了结婚戒指。”说完便亮出了手上的戒指。

    这戒指是陈远和司徒灵儿的结婚戒指。

    洛宁在一边,脸蛋微红,她有些不好意思,但也不好说什么。

    司机打了个哈哈,觉得陈远真是不会聊天。

    “你们要去哪儿呀”司机马上又问道。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说的这些旅游景点我都不爱去啊!”

    “那你想去哪儿”司机奇怪的问道。“你们来不是想旅游的吗”

    陈远说道:“我想去赌钱,这里有没有大一点,正规一点,刺激一点的赌城”

    “毛病!”司机说道:“赌钱你不去拉斯维加斯,不去澳门,你跑耶路撒冷来”

    陈远颇为郁闷,说道:“那到底这里有没有这样的赌城呢”

    司机突然就将的士车靠边停了下来,他回过头一本正经的道:“小老弟,我觉着你思想很有问题。”

    陈远说道:“我没有问题啊!”

    司机愤愤不平的道:“还说没问题。你看你身边的娇妻,多么漂亮你啷个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咧到了耶路撒冷,你就该带你妻子去旅游,许愿。赌博是最害人的,那些赌城,都是人为背后操控的,你人能干的过机器”

    司机对着陈远就是一顿教训。

    洛宁在一边实在忍不住想笑,但是她觉得自己这样的笑,太破坏气氛了。于是转头捂住嘴,极力控制住笑。

    “你看,你媳妇都哭了”司机马上说道。

    还别说,洛宁这个样子,身子都在抖动,因为实在想笑,又要憋住,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在哭。

    “她哭个毛线!”陈远在心里暗骂一句。他咬咬牙,道:“那到底这里有没有这样的赌城呢”

    司机顿时沉默下去了。

    他随后很是痛心疾首,说道:“我说,我说你这小老弟怎么就冥顽不灵呢”

    陈远都想哭了,尼玛,就想问个赌城。怎么就遇到这么有责任心的哥们了。

    最后无奈,他只有说道:“好吧,我们去哭墙。”他算是怕了这货了。

    司机闻言才喜笑颜开,说道:“这就对了嘛!”

    一个小时后,两人到达了哭墙。

    司机临走时还冲洛宁挥手,说道:“妹子,不用谢啊!”

    洛宁这么严肃的人都忍不住噗嗤笑了,挥手跟司机拜拜。

    阳光艳丽!

    这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陈远和洛宁回头看了眼那远处巍峨的古城墙,这道城墙充满了历史的风霜。

    在古墙前面,有无数的人,不论肤色,一律带了小帽虔诚跪拜。

    这些人中,有的是犹太人,有的是想要许愿的游客。

    来到这里的游客都会入乡随俗。

    这墙看起来有些普通,但它却是世界闻名的哭墙!

    为什么要叫哭墙

    这其中却有许多秘辛。

    哭墙是犹太教圣殿两度修建两度被毁的痕迹,是犹太民族2000年来流离失所的精神家园。也是犹太人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犹太人相信它的上方就是上帝,所以凡是来这里的人,无论是否为犹太人都一律戴小帽,因为他们认为,让脑袋直接对着上帝是不敬的。

    在拥有3000年历史的这座古城,在著名的犹太人第二圣殿遗址哭墙下,祈祷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在祈祷的人群中,有手拿《圣经》背着枪的女兵,也有胡子有一尺多长专心虔诚的犹太老人。

    祈祷时男女有别进入广场墙前,男士必须戴上传统帽子,如果没有帽子,入口处亦备有纸帽供应。许多徘徊不去的祈祷者,或以手抚墙面或背诵经文或将写着祈祷字句的纸条塞入墙壁石缝间。历经千年的风雨和朝圣者的抚触,哭墙石头也泛泛发光,如泣如诉一般。

    无论是什么人来到这里,都会被那种信仰,虔诚所感染。

    陈远沉吟着说道:“第一圣殿被毁之后,又被犹太人重建。于是被称作第二圣殿。可惜,第二圣殿也被毁了,这道城墙就是最后的遗迹。任务上提示了第三圣殿,但是历史上的确从来没有出现过第三圣殿。”

    洛宁看了眼那城墙,她说道:“这也不奇怪,若是都听说过。那所陈门王的宝藏也不会几千年来,人们都遍寻不着。”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几千年寻不到的东西,我们要在一个月内找出来。听起来,我们就像是疯子一样。那岳大鹏和程建华也真是疯子,他们不想想,就算干掉了我们两,他们逃得出这个任务的束缚吗”

    洛宁说道:“咱们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好待的。”

    陈远说道:“咱们要不要也去许个愿反正来了就入乡随俗”

    洛宁看了眼陈远,淡淡说道:“你想许什么愿祈祷程建华会暴毙”

    陈远恶趣味的说道:“我祈祷你早点找到男朋友。”

    他一开始对洛宁是敬畏有加,但是两人相处久了,这货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居然敢调戏起洛宁来了。

    洛宁微微一怔,随后淡冷说道:“我找不找男朋友和你有关系吗”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就是在想啊,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宁师姐你呀。这个画面太美,有点不敢想啊!”

    洛宁却不是个能和陈远开玩笑的人,她淡声说道:“做正事吧。”

    陈远便也就不再开玩笑,他回头看了眼哭墙。

    哭墙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哭墙,它现在是一道旅游景点。

    但陈远对所陈门关注的多了,对这道墙也了解的深一些。

    他知道,犹太人在历史上遭受了太多的屈辱,迫害。他们曾经国家被毁,家园被毁,流离失所。

    但犹太人却没有被其他的种族同化,一直独立了下来。

    这在当时的历史上来看,是一种神迹,是一种奇迹。

    风雨飘摇,孤苦伶仃的时候。

    这道哭墙是犹太人的精神支柱。

    陈远看的发了呆,他脑海里能有那一种画面。

    民族,信仰!

    也许,第三圣殿跟这道墙有关。

    他决定等有时间了,好好来研究研究。

    目前就先去解决程建华。

    陈远再度招了的士,他先问那司机会不会英语。那司机表示会。

    陈远和洛宁这才上车。这次,陈远没有废话,直接说我想赌钱,想赌大点数目的,而且要很安全,能罩得住的那种。

    那司机多看了眼陈远,随后也没说什么,就说一个好字。

    然后,车子启动,开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那司机却将车子开到了一个高档小区前面。

    “里面的地下停车场就是赌场,只要你们有足够的钱,就可以进去。”司机说道。

    陈远便与洛宁下了车。

    这个小区名字叫做密列尔小区。

    里面像是一个森林公园,处处透着奢华和尊贵。

    陈远和洛宁朝门亭处走去。

    门房里有六个黑人保安,个个五大三粗,眼中透着彪悍气息。这安保级别是很高的。

    陈远和洛宁还没说话,一名黑人保安走了出来,冲陈远这边喝道:“哪里来的黄皮猪,这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快走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