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同住一间房
    洛宁在飞机上很放松。

    她对过往的风景兴趣不大,所以她才让陈远坐里面。她没多久就睡着了。

    陈远看着飞机外面那些美丽的云层,他忽然觉得人生很奇妙。

    他想起了阿甘正传里的那句话。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会吃到什么口味的。

    一年前,他还在非洲的战场上驰骋。带领着一群兄弟,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大半年前,他到了海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

    虽然没有战场上那么直接,但暗地里的腥风血雨更加恐怖。

    然而,海滨那里,最让他怀念的却是住在廉价出租房里,偷看许舒洗澡的日子。

    人生的际遇真是无常!

    他想不到他会很快结婚,又到了神域。

    这些经历酸甜苦辣都有,但最后都成为了一种沉淀的经历,成为了陈远的积累和财富。

    所以,陈远此刻对这次的任务反而有些期待起来了。

    就在陈远思绪纷飞的时候,洛宁的头忽然靠到了陈远的肩上。

    陈远身子顿时一僵,他微微低头看向洛宁。

    洛宁还在熟睡之中。

    陈远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了她。

    两人这副样子,倒真像是一对情侣。

    陈远低头看了过去。

    今天洛宁没有穿羊毛衫,里面却是一件圆领白色恤。

    陈远一低头,便能透过洛宁的领口看到里面。

    他匆匆看了一眼,惊鸿一瞥中看到了一抹雪白。

    陈远的心顿时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起来。

    他偷看许舒时绝对是气定神闲的。说到底,那是因为许舒没有修为,他跟许舒之间,他处于一种可以掌控的心态。

    但洛宁不同啊!

    洛宁的身份就给陈远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陈远暗想,不能再看了。君子不欺暗室啊!

    我呸!

    马上,另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你个狗日的,还敢谈自己是君子。你偷看许舒多少次了”

    “可是老子现在是结了婚的人。”

    “结了婚又怎样,从没听说过偷看别的女人就算出轨的。”

    “好吧!”

    陈远自己说服了自己,妈蛋的,最主要的是,他怎么可能放过眼前这个大好机会。放过了,他陈远就不是陈远了。

    这摆在面前不看,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那是要天打五雷轰的。

    陈远再次转过头来,微微的低头,眼睛往下瞟。这货跟做贼似的,还先四处扫视了一圈,生怕被人发现。

    等发现没人注意之后,陈远才松了口气,正式低头看去。

    洛宁戴的是黑色的文胸,那一抹雪白,迷人的沟壑,陈远看的心神摇曳。

    马上,陈远觉得气血有些控制不住,居然想要流鼻血了。

    他吓了一跳,要是鼻血滴在洛宁的胸口上,那自己可就糗大了,也完蛋了。

    洛宁这么聪明的人,哪里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情急之中,陈远连忙搬运气血,将鼻血堵了回去。

    擦!

    好险!

    陈远暗道,幸好哥会功夫,不然这流氓也不好当啊!

    便也在这时,洛宁醒了过来。

    她发觉自己靠在了陈远的肩上,脸蛋便微微一红,立刻撑坐起来。

    她为了避免尴尬,并没有理会陈远,而是伸手拨弄了下散乱的发丝。

    这个动作妩媚极了,也非常的有女人味儿。

    这个小小的插曲,也就这么过去了。

    洛宁不会知道自己走光了,陈远打死也不会说自己偷看了。

    长时间的飞行过后,于以色列时间晚上十点,陈远和洛宁所乘坐的航班终于降落在了耶路撒冷国际机场。

    飞行时间大概是十个小时,不过以色列与洛杉矶也是存在时差的。

    出了机场,印入陈远眼帘的是耶路撒冷这座充满了古老气息的城市。

    这座城市里承载了欧洲的许多精彩历史,十字军入侵,所陈门王,圣殿,犹太人,以色列人,还有各种宗教全部也融入了这座城市里。

    耶路撒冷城是繁华的,但它的建筑也有许多的古老城堡,这是一种遗产文化的保护。

    在国际机场的外面是一个广场,广场上还有喷泉。

    天上有一轮明月。

    来来往往都是旅客,有的旅客是来旅游的,他们分别是日本人,华夏人,韩国人,也有黑人,白人。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初到宝地的兴奋之情。

    也有不少旅客是踏上回归的征程。

    陈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一瞬。

    那一瞬,他脑海里奔腾过了许多画面。那是一种历史的气息,奔腾的十字军入侵,耶稣被钉在了十字架上,古老的犹太人等等!

    “我们先找个酒店住下来。”洛宁对陈远说道。

    陈远当然没有意见,说道:“好!”

    洛宁便抬手招了一辆的士。

    两人很快上了的士。

    那开的士的司机是个犹太人,肤色很黑,眼中泛着精明的光芒。

    洛宁说道:“就近帮我们找一家五星级酒店。”她说的是汉语。

    那犹太人听了洛宁的话,立刻一脸茫然。

    陈远说道:“估计他听不懂华语。”

    洛宁说道:“难道讲英语”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虽然不想承认,但英语似乎的确是比较国际化一些。”他顿了顿,向那司机用英文说道:“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

    犹太司机果然懂英文,他也用英文说道:“欢迎你们。”

    陈远说道:“不过今天太晚了,我们想就近找一家不错的酒店先住下来。”

    犹太司机说道:“好的,这个没问题。”他顿了顿,又道:“你们是夫妻吧”

    陈远说道:“是的!”

    洛宁顿时怪异的看了一眼陈远,虽然有点不满,但还是没说什么。

    陈远则想的是,本来两人就不能让别人看出是神域人嘛,所以伪装成夫妇,反而便宜行事。

    犹太司机当下便开始专心开车。

    陈远之前也在飞机上睡了一阵,现在精神头很好。他饶有兴致的打量起耶路撒冷这座城市来。

    半个小时后,的士在一家叫做耶路大酒店的前面停下。

    洛宁早换好了这边的钱币,所以并没有什么问题。

    付钱过后,两人进入耶路大酒店。

    这家大酒店的大堂宽广,生意很好。

    陈远与洛宁直接来到了前台。

    服务小姐是以色列人,肤色偏黑,但很端庄。她用标准的英文问好。

    洛宁说道:“开两间总统套房。”她也是不差钱的主,所以非常的财大气粗。

    陈远也是乐于享受的人,钱不过是服务的工具。两人干的是随时丢命的行当,不对自己好点,那怎么行。

    “不好意思!”那服务小姐脸上是标准的微笑,说道:“现在房间已经爆满,只有一间标准间了。”

    洛宁顿时呆了一呆。

    陈远在一边也是一愣,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期待。可刚一期待,又觉得挺对不起司徒灵儿的。

    他干脆在一边不说话。听天由命啊!

    洛宁皱眉道:“这么大一个酒店,怎么就没房间了”

    服务小姐连忙道歉,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旅游的人比较多,所以……”

    洛宁沉默半晌,她也有些累了,不愿意再奔波。想了想,就说道:“那把这间开给我。”

    “好的!”服务小姐马上说道。

    “你可别多想。”洛宁看了陈远一眼,说道:“咱们出门在外,一切都是为了任务,所以没那么多讲究,该事急从权就事急从权。”

    她说的是华语。

    陈远一笑,说道:“放心吧,宁师姐,我是不会想歪的。我睡沙发。”

    洛宁嗯了一声。

    开好房间后,两人便拿了房牌去往房间。

    这个标间是在十八楼,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的设施还是有些复古的味道。

    房间很不错,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异国人文情怀。

    不过,让陈远蛋疼的是,房间不大。

    而且……特么的没沙发好吗

    这个标间就是一张大床,一个液晶电视,一个洗浴间。

    洗浴间还是玻璃屏风,朦朦胧胧的。

    专门给开房男女准备的。

    洛宁看到这一切,她的脸蛋顿时有些难看。

    陈远不由说道:“要不,我睡走廊”

    洛宁说道:“不用了,事急从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