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碰瓷的黑人
    当天晚上,陈远一众人在唐人街喝的痛快非常。一个个也都是能喝的主。最后就是司徒灵儿没有喝酒,因为她得负责开车。

    大块吃肉,大块喝酒,才是男人真正的人生。

    人生在世,得一知己便是几世修来的福气。陈远一众人彼此都觉得能有这么几个兄弟,那是上天的恩赐。

    众人一直喝到了凌晨一点,大家都有些醉醺醺了。

    司徒灵儿也一直安静的呆在一旁,即不催促,也不会觉得不耐烦。

    连沈峰都忍不住跟陈远说道:“五妹虽然话少了点,但是个绝对的好姑娘。三弟,你可不能辜负了她。”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大哥,你放心吧,我绝不会的。”

    司徒灵儿本来一直都不怎么说话,她这时突然举起酒杯向沈峰说道:“大哥,我敬你!”

    沈峰微微一怔,随后哈哈大笑。

    喝完酒后,众人坐上宾利车回酒店。司徒灵儿开车。

    洛杉矶的夜晚是美丽的,辉煌的。

    不过这时候,又飘飘洒洒的下起了雪来。

    陈远坐在副驾驶上,他现在的感觉很不错。脑袋晕乎乎的,这可以让他无所顾忌。

    喝酒的人,最享受的就是这种晕乎乎的感觉。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心里话,可以不必在乎他人的目光。

    车子平稳朝前开车,路灯的光芒混合着雪花洒照下来。

    陈远回头看了一眼,沈峰他们都已经在后面东倒西歪的睡着了。

    陈远会心的一笑,又看向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感受到了陈远的目光,她转头看了陈远一眼,目光平静而清澈。

    随后,她又认真的开起车来。

    陈远微微一笑。

    虽然岳大鹏和杭行天以及林文龙都算是自己的威胁。但陈远已经不再惧怕,只因为,他不是一人在孤身作战。

    陈远又看向窗外,窗外的雪花飞舞着。

    从这里看到街道边商店里,那些玻璃上还贴着圣诞节的各种礼花。

    圣诞节是洛杉矶的一个重要节日,其重要程度不亚于国内的春节。

    而眼下,圣诞节已经过了十来天了。但是街上还有节日的喜庆气氛。

    砰的一声。

    就在这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一个人忽然撞了上来,随后,司徒灵儿紧急刹车。

    接着,那个人就滚了出去,摔在地上。

    “怎么了”后面的沈峰等人由于睡着了,被这一急刹将他们全部摔了下去。

    他们马上清醒过来,齐齐问道。

    “我没撞到他,是他自己撞上来的。”司徒灵儿对陈远说道。她的脸色依然淡淡。

    陈远却没注意到这回事,本来还以为是司徒灵儿撞人了。闻言他不由觉得奇怪起来。

    “我下去看看。”陈远推门下车。他来到了车头,马上就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黑人正在痛苦呻吟。

    这黑人穿着皮夹克,他的头发很短,眼中透着难以察觉的狡黠。

    “你没事吧”陈远用流利的英文问道。

    黑人抬头看向陈远,随后,他也用流利的洛杉矶本地口音英文埋怨的说道:“能没事吗我感觉我的尾椎已经碎了。”他顿了顿,又说道:“你们这些可恶的华人,开车也太不注意了。”

    陈远是成精的人物,他一看这黑人便知道这货是碰瓷的。

    不管国内国外,都有流氓,小混混,自然也不缺乏碰瓷的货。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好了,哥们,这大冷的天,大半夜的。看在你这么敬业的份上,我给你一百美元。你也别跟我装了。”

    说完之后,陈远便从钱包里掏了一百美元给黑人。

    黑人连忙捡起一百美元,他将一百元揣进口袋里,眼中闪过贪婪的光芒。这家伙闻了闻空气,嗅到了酒味。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陈远妥协的这么快了。于是他向陈远说道:“难怪你们会撞到我,原来你们是酒驾。你们这些华人黄皮猴子,就是天生的劣根性。把在你们国内的坏习惯都带到了我们洛杉矶,我要是报警,你们可是要被拘留一百天的。”

    陈远的眉头蹙了下去,他沉默一瞬后,忽然笑了,说道:“是不是你天生就在华人面前有优越感你这黑皮杂种碰瓷来讹我钱,完了还要指责我们华人有劣根性你这岂不是自己做了婊子,却要骂别人是婊子”

    陈远的话毫不客气。

    那黑人听到陈远骂他,他的脸色立刻变了。

    这货突然就站了起来,凶狠的瞪向陈远,道:“黄皮猪,你敢骂我”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怎么,只需你骂别人。别人不能骂你黑人高人一等吗”

    黑人道:“黑人就是要比黄皮猪高人一等。你们这些黄皮猪,在国内挣了钱,还不是拼命的想要移民到我们美国,哭着求着要把孩子送过来。我们洛杉矶的风气就是被你们这些黄皮猪给污染了。有本事,你们都不要来美国。”

    陈远正欲说话。

    怎知这时,莫武突然冲了出来。“我艹,老子这暴脾气!”莫武出生大家族,英语好的很,他一出来就用英语骂人。“三哥,你跟这傻逼讲什么道理那是在拉低你的智商。看我来教育他。”

    莫武说完就来到了黑人面前。

    “你再叫一声黄皮猪试试看”莫武冷冷道。

    黑人却是不怕,冷笑道:“怎么,想以多欺少黄皮猪,我叫了又怎么样”

    “我呸!”莫武一口唾沫又急又狠的吐向黑人,这黑人却是躲避不及,直接喷在了他的脸上。

    随后,莫武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的一下,莫武就将黑人的左边脸颊打的肿了起来。

    黑人合血吐出一颗牙齿来。

    莫武道:“我艹,老子打你还需要以多欺少你也不看看你这比样。”

    黑人勃然大怒,就要反击。

    莫武一脚踹去,直接将这货揣倒在第。

    随后,莫武一脚踩在黑人的头上,道:“服不服”

    黑人被打蒙了,莫武脚上不断加力。黑人疼痛难忍,于是忙说道:“服,服,服!”

    “你是不是杂种”莫武问。

    “是,我是!”黑人说道。

    莫武又说道:“叫声爷爷听听”

    “爷爷,爷爷!”黑人马上叫道。

    莫武嘿嘿一笑,随后一脚踢开黑人,说道:“滚吧。”

    黑人连忙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离开。

    莫武冲陈远说道:“三哥,怎么样这世上,有些人就是这样。你不艹他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爹啊!”

    陈远郁闷的摸了摸鼻子,随后拍拍莫武的肩膀,说道:“尽量要以德服人啊!”

    莫武摸了摸脑袋,道:“什么意思”

    不过不管怎样,这场风波也就这么过去了。

    黑人如果嘴巴不这么贱,不那么贪心,他会有个愉快的夜晚的。

    随后,陈远与莫武上车。司徒灵儿继续开车。

    本来,陈远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马上,事情又来了。

    二十分钟后。

    几辆呼啸的警车迎面开来,很快就将宾利车逼停。

    随后,那三辆警车车门打开。十来名警察迅速下车,掏枪严阵以待将宾利车包围。

    阵仗搞的很大,跟逮捕国际大盗似的。

    “所有人立刻下车,双手举过头顶,蹲下!”为首的胖警官喝道。这胖警官是个白人。同时,之前被打的黑人也窜了出来,说道:“就是他们在酒驾,而且还打了我。”

    陈远一众人下车,不过他们可没有手举头顶。

    沈峰也算是彻底清醒了,他向莫武和秦林淡冷说道:“把他们的枪全给下了,让他们好好说话。”

    莫武和秦林闻言便说一声好。

    随后两人雷霆出动。

    这两人的身法展开,普通警察那里能够捕捉。

    不一会,莫武和秦林手上便出现了十支枪。

    胖警官以及警察们立刻脸色都白了。

    沈峰走向胖警官,胖警官立刻身子发抖起来。

    那黑人躲在了后面,这家伙这时候才发现今天碰到的是硬茬。

    沈峰眼神冰寒,冲胖警官道:“请问我们犯了什么醉”

    胖警官深吸一口气,镇定情绪,说道:“有人指控你们酒驾。”

    沈峰说道:“我们的确喝了酒,但是开车的人没有喝酒。你们洛杉矶的法律有规定,喝酒的人不能坐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