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兄弟就是同生共死
    “嗯,这件事我自己来看着处理吧。”陈远心里有数,便对沈墨浓如是说道。

    沈墨浓说道:“那好吧,你一定要小心。”她顿了一顿,道:“抱歉了,陈远。”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没事。”

    随后,他便挂了电话。

    只要沈墨浓不是故意坑他,那么他对这件事没有一点怨言。

    挂了电话后,陈远暗想,这岳大鹏该不会正好就在神域里面吧

    不对!

    陈远暗暗告诫自己,绝不能心存侥幸。要按照最坏的局面来设想。

    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岳大鹏就算再迟钝,也一定已经知道了岳兰亭已死。而自己杀岳兰亭并不是什么大秘密。

    而之前,自己在燕京的时候,岳大鹏一直不好下手。

    那么岳大鹏肯定一直在注意自己。

    眼下,自己到了神域里,他肯定要跟着来的。

    在神域里,他要杀自己,轻而易举,光明正大。

    陈远一想到这里,马上再度惊出一身冷汗。

    虽然自己这边还有灵儿可以帮忙,但灵儿如果出手,那也是对岳大鹏的大不敬。对黄金级别的弟子大不敬,灵儿也会死。

    一瞬间,陈远觉得一场天大的危机已经降临,让人忍不住心神颤抖。

    而且,这个危机陈远觉得自己怎么都无法化解。

    因为神域的等级是如此的森严,而岳大鹏是黄金级别的弟子。

    这个局面简直就是,自己成为了他岳大鹏砧板上的鱼肉啊!

    陈远心念电转,暗道:“对了,我可以接任务。接任务期间,其他同门是不能来诛杀我的。除非岳大鹏也接了同样的任务。”

    但马上,陈远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任务榜上,谁接了任务,对方都是一清二楚的。

    岳大鹏要是也在后面接了跟自己一样的任务,那他就不需要找任何理由了,直接可以杀了自己。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接任务。岳大鹏只能在神域总部对自己动手。

    如果自己接了任务,岳大鹏只要跟着接了同样的任务。那自己在总部里面可以被他杀掉,逃出总部,他一样可以杀自己。

    这真是一个残酷的死局啊!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快速逃出神域总部。

    但,陈远相信如果岳大鹏已经来了神域总部,他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也许自己刚一出去,就会碰到岳大鹏。

    正在陈远这么想的时候,司徒灵儿忽然睁开了眼,她微微蹙眉,说道:“有点不对劲。”

    陈远闻言顿时吃了一惊,他知道司徒灵儿体质是天生的灵体,对周遭的感知非常敏锐。她既然说有点不对劲,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怎么了”陈远马上问。

    司徒灵儿说道:“我感觉到周遭一片混芒,应该是有一个超级厉害的高手将我们整幢公寓给锁定住了。”

    陈远的心往下沉,这岳大鹏来的好快啊!

    这下便是真正的确定了危机,再无侥幸。

    陈远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个错误是因为信息错处造成的。

    他原先以为孔雀王岳大鹏最多也就是个化神境的高手。

    只要自己入了神域,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但现在看来,岳大鹏远远不止是普通的化神境这么简单。而且,他还是神域山河榜排名前三的存在,又是黄金级别的弟子。

    陈远抬头看向房顶!他突然觉得好生压抑,有点透不过气来。

    居然是一种无路可逃的感觉。

    “你怎么了”司徒灵儿看见陈远脸色不对,不由问道。

    陈远看向司徒灵儿,他说道:“这个超级高手是针对我来,他叫做岳大鹏,是黄金级别的弟子。以他的级别,就算是杀了我,神域也不会怪罪他。”

    司徒灵儿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她站了起来,来到陈远身边,说道:“我和你一起对付他。”

    司徒灵儿美丽的脸蛋上满是坚决。

    陈远顿时心里溢满了暖暖的感动,他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只怕我们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是不要管这个事情了,假如我真的出事了,你就保存实力,以后替我报仇好不好”

    司徒灵儿却是坚决的摇头,她一字字说道:“我们是夫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这句话,平时听起来,不过是动人的情话。

    但陈远处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他心中热血翻涌,一把将司徒灵儿搂在了怀里。

    司徒灵儿便也就静静的让陈远搂着。

    这一瞬,陈远觉得人生真是奇妙。他本以为自己娶了个性格缺陷的女子,本以为司徒灵儿是孤僻而无情的。

    但是真正的相处下来,他才明白,这世间又有几个女子能如灵儿这般专一情深,生死不顾

    “我陈远得妻如此,夫复何求”陈远握住司徒灵儿的玉手,道:“今日就算是死在这里,我也没有遗憾了。”

    司徒灵儿静静的,并不说话。

    她总是这样安静,并不多话。她的内心,外人很难靠近。但一旦靠近了,那就会得到超乎想象的回报。这就是真实的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之前对于林枫的殷勤是没有感觉的。而陈远,从一开始就成了她的丈夫。在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中,陈远的点点滴滴的关心,一点点的融化着她冰冷的心。

    司徒灵儿虽然冷,但她并不是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岳大鹏在外面一直没有动静。

    陈远也就和司徒灵儿盘膝静坐,让心意沉静,并不受这种压迫力所影响。

    下午五点。

    砰的一声巨响,公寓的大门终于被人一脚踢开。

    本来,整个公寓是安静,静谧的。

    随着这一声巨响,一股子威压压迫的气势也涌了进来。

    “姓陈的,滚出来。”

    一名老者的声音传遍公寓的四面八方。

    陈远在卧室里身子一震,这个时候,逃避也是没有用的。

    他更不可能幼稚的穿窗逃走。

    因为岳大鹏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那么,对于此刻的陈远来说,就算是死,那也要死的体面一些。

    陈远也没有再劝说司徒灵儿明哲保身,他知道那是没有用的。

    所以这个时候,陈远牵了司徒灵儿的手,出了卧室。

    他和司徒灵儿就在二楼的走廊上,隔了栏杆,看向大厅。

    那大厅里站的老者正是孔雀王岳大鹏。

    岳大鹏一身黑衣,满面的虬髯,看起来才五十来岁。

    他的双目犹如太阳光那般刺眼,其中神光让人不敢直视。

    “陈远,你下来受死吧。今日,你若乖乖受死,我便不杀你妻子。否则,你们两人都要为我的孙子岳兰亭陪葬。”岳大鹏森然说道。

    这个岳大鹏,周身自带一种王者气势。说话之间,非常的嚣张跋扈。

    也难怪岳兰亭的梦想居然是要超越岳大鹏了。

    陈远看向岳大鹏,他松开了司徒灵儿的手。随后,陈远神情恭敬,抱拳说道:“岳前辈,晚辈与令孙的恩怨乃是进神域之前所种下。如今我是神域外门弟子,与前辈您乃是同门兄弟。我对您尊敬有加,您如此气势汹汹前来,实在让晚辈惶恐。”

    岳大鹏是黄金级别的弟子。陈远必须对岳大鹏尊敬,如此才能让外人无话可说。

    眼下,虽然岳大鹏摆明是要来杀人。但陈远依然是步步为营,绝对不能将道理推向岳大鹏。

    他要在万一能逃出去的情况下,可以有道理和裁判所申述。

    这就是陈远的算计。

    不得不说,陈远是个不管在任何危险的情况下,都能做到冷静分析的境地。

    岳大鹏冷笑一声,说道:“小后生,你休要在老子面前牙尖嘴利。你杀我孙子,乃是种因,今日我杀了你,乃是你自食恶果。今日就算杀了你,老子也只需要向裁判所写一纸报告,说你狂妄自大,目中无长者便可。”

    陈远恭敬的说道:“前辈,您既是我的前辈,又是我的同门师兄。我可不敢在您面前狂妄自大。”

    岳大鹏眼中寒光一闪,道:“小畜生,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跟老子玩自作聪明。待老子杀了你,看你如何去辩”

    他话一说完,便准备上楼动手。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陈远与司徒灵儿一直不下楼,便是因为这是一道屏障。

    不过这道屏障估计也不起什么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