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甘愿绕指柔
    沈墨浓说道:“修真是虚幻,而神域的炼丹之术乃是根据科学依据而来。这是两者的区别,不可混为一谈。”

    “科学根据”陈远疑惑道。

    沈墨浓说道:“炼丹是一门很难的工程,世间上,真正的炼丹师很少,能炼出好丹的更少。好的丹药,需要许许多多的药材。但每一门药材里又有各自的毒性和排斥性。高明的炼丹师就能将他需要的药材精华提炼出来,最后又炼成丹药。你知道为什么要炼成丹药吗”

    “什么意思”陈远有些迷糊的道。

    沈墨浓说道:“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提炼药材的精华之后,一定要炼成圆丹,而不是其他的形体”

    陈远恍然大悟,随后也觉得奇怪,说道:“对啊,为什么要炼成圆丹”

    沈墨浓说道:“最后的成丹过程叫做收汁。高明的炼丹师,将所有的精华药性以圆丹的形式将其锁住。一枚好的丹药,你在外面是闻不到任何的味道的。因为所有的药性都被密封住了。”

    陈远立刻想起了自己所服食的那枚无极金丹,当时那金丹从外面闻,好像真的一点味道都没有。不知道自己所服食的无极金丹又是什么品质的是灵丹,还是宝丹,或是仙丹

    陈远想到这里,便将自己在玄衣镇被困,服食无极金丹的事情说了。他又问道:“你觉得我服食的无极金丹是什么品质”

    沈墨浓略略思索,随后说道:“按照你的说法,你所服食的应该是宝丹级别。当时的情况,估计若不是你受伤严重,那些伤需要大量的营养来补充。否则以你的体质,只怕承受不住那枚宝丹。”

    陈远点头,说道:“当时的确是这个情况。可是,一枚宝丹就能让人百毒不侵”

    沈墨浓说道:“这并不稀奇。一粒灵丹就能让普通的老人起死回生,延年益寿。所以,宝丹让你百毒不侵又算什么”

    陈远若有所悟,说道:“我现在倒有些懂了,古代帝王都爱追求丹道,以谋长生。但是大多炼丹师都是骗子,只能给一些假丹。就算真正有高明的炼丹师,那丹药的营养过剩,帝王的身子本来就被掏空,虚不受补,就会死的更快。”

    沈墨浓说道:“是这么回事。”

    两人聊完了正经事后,便就开始喝酒吃菜。

    大冬天的,外面下着雪。陈远和沈墨浓吃着辣田螺,喝着冰啤酒,却觉得特别的惬意。

    陈远对于参加神域期待中带着一丝忐忑,又问道:“进入神域之后,成为神域的外门弟子有什么限制吗”

    沈墨浓说道:“一般来说,没什么限制。不过里面的等级森严分明,下级见到上级必须尊敬。最高等的外门弟子,如林文龙这样的,林文龙是。你若是敢对他不敬,他可以直接杀了你。”

    陈远吓了一跳,说道:“那林文龙要找我麻烦怎么办”

    沈墨浓说道:“你眼下修为低弱的时候,就多避让着林文龙,不跟他起冲突就好。等你晋升到了白银级别,就算是林文龙也不能随意杀你。”

    “白银级别”陈远疑惑道。

    沈墨浓说道:“外门弟子一共有三种级别,青铜,白银,黄金。林文龙是黄金级别的外门弟子,你进入之后是属于青铜级别。”

    陈远顿时脸色古怪,说道:“我靠,圣斗士的级别也被套过来了”

    沈墨浓说道:“反正就是一种称号的划分。这些东西,你也不用问我了,等你到了神域之后,一切都会有人跟你细说。”

    陈远说道:“等等,那杭行天呢他……”

    沈墨浓说道:“杭行天是白银级别,他还没有杀人的豁免权,你放心吧。”

    陈远微微松了一口气。

    随后,陈远想到什么,又说道:“对了,还有件比较奇怪的事情。”

    沈墨浓看了陈远一眼,道:“什么事”

    陈远说道:“之前,我们一直都觉得灵儿是没有情绪,没有感情的。但是最近,我发现她好像对我有些依赖,也没以前那么排斥我了。”

    沈墨浓说道:“这是好事。”

    陈远说道:“的确是好事。我奇怪的是,我之前见灵儿的时候,她性子无情中带着孤僻。她在司徒家二十多年都没有产生感情,但我和她认识才多久也就一个多月。为什么她会这么快发生转变”

    沈墨浓说道:“就算是冷血动物,那也是有感情的。司徒灵儿的情况可能就是对感情,情绪这些东西反应比常人要迟钝得多。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感情,相反,如果她动了情,那就会比常人更加专一和痴情。”

    陈远奇怪的道:“那为什么之前在司徒家,她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感情来”

    沈墨浓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司徒炎老爷子毕竟是她的爷爷,隔了几代。爷爷的关怀始终是有距离的。不可能像夫妻那样亲密。而司徒家的其他人,自然更不会跟她接近。就连她的父母也常年在国外旅游,没怎么照看她。这样一来,她的性格只会更加的孤僻冷漠。”

    陈远若有所悟,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沈墨浓道:“废话!”

    晚上六点的时候,燕京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不过天地之间,还是一片雪白。

    今年的雪下的很大,瑞雪兆丰年!

    虽然现在农业已经不成问题,不需要瑞雪来兆丰年。但是这样的一场大雪的确是将燕京污浊的空气净化了不少。

    陈远在开车回家的时候,他脑子里在想沈墨浓的话。沈墨浓说灵儿只是情绪迟钝而已。

    陈远觉得沈墨浓说的是有道理的。

    他心里忽然对司徒灵儿感到很心疼,她从小就因为性格冷漠,从而导致大家对她也是冷漠。她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关爱。老爷子的关爱,却太含蓄。

    陈远觉得自己得好好疼灵儿,疼自己得小妻子。

    想到这里,陈远开车去找了一家花店。他买了一捧玫瑰和百合的混搭鲜花。随后又去买了宵夜和冰啤酒。

    他自己喜欢冰啤酒,就总喜欢全天下人都爱好这一口。

    七点半的时候,陈远才回到司徒公馆。

    司徒炎老爷子已经入睡。陈远拿了东西,抱了鲜花下车。

    那些丫鬟见了他都尊敬的喊孙少爷。

    陈远淡淡一笑,并不倨傲。

    随后,陈远来到了卧室里。

    卧室里,司徒灵儿还蒙在被子里睡觉。

    陈远打开灯,温馨的灯光照耀着。

    他将食物和啤酒放下,然后捧着鲜花来到了床前。

    “灵儿!”陈远到了司徒灵儿的床边,喊了一声。

    司徒灵儿睁开了眼睛,她的脸蛋是那样的美丽,眸子是那样的平静清澈。

    “这个送给你。”陈远将花递了过来。

    司徒灵儿坐了起来,她的发丝微微散乱,但却显得更加漂亮妩媚。

    她微微讶异,道:“送给我”

    陈远一笑,说道:“当然送给你啊!你是我的老婆,我给你买花岂不是天经地义”

    司徒灵儿便接过了花。

    “喜欢吗”陈远略略兴奋的问。

    司徒灵儿说道:“喜欢。”她的语音很平静,反正是听不出欢喜的意思。

    这让陈远有些受打击。不过他马上就想开了,灵儿就是这个性格,自己要多包容,多习惯。

    “我帮你放到一边去。”陈远随后说道。

    司徒灵儿点头。

    陈远接过花,将花儿放到了妆奁台上。

    陈远又将食物和啤酒拿到茶几上摆好,说道:“灵儿,去刷牙,然后来吃东西。”

    司徒灵儿乖巧的嗯了一声。

    她的身上,再也没有了那层带着一丝孤僻的戾气。

    这都是因为和陈远的相处中,她渐渐的感受到了感情的温暖。

    司徒灵儿刷牙洗脸后,来到了陈远身边。陈远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灵儿,那我给你送花了,你是不是要奖励我”陈远揽住她柔软的腰肢,开着玩笑说道。

    司徒灵儿认真的看着陈远,说道:“你要什么奖励”

    陈远说道:“吻我一下。”

    司徒灵儿便马上在陈远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陈远一笑,他也就满足了。说道:“来吧,你尝尝这个田螺,田螺配冰啤酒,这可是最大的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