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灵儿的转变
    司徒灵儿回头疑惑的看向陈远。

    陈远马上说道:“你到我身边来。”

    司徒灵儿便听话的来到了陈远的身前,她蹲了下去,定定的看着陈远。

    “你不怕死吗”陈远问。

    司徒灵儿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什么是害怕。”

    陈远沉吟一瞬,随后微微一笑,道:“好,灵儿,既然你也不怕死。那咱们就一起活着,我们是夫妻。这一次,我们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好不好”

    司徒灵儿没有丝毫的犹豫,她的眸子里似乎有了一丝亮光,她点头说道:“好!”

    陈远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莫武和秦林也松了一口气。

    沈峰却是闭眼盘膝,运功疗伤起来。

    司徒灵儿便一直乖巧的待在了陈远的身边,她盘膝坐着,很是安静。

    陈远心里一片祥和。

    他觉得司徒灵儿并不是真正的没有情绪。只不过,她的确是比常人要冷漠一些,迟钝一些。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感情。

    就像她刚才想杀人的时候,第一个选择的是沈峰!

    这个顺序很微妙,也说明,她觉得莫武和秦林要亲近一些。

    陈远暗想,如果这次还能活着。以后他会对司徒灵儿多关怀一些,将她当做自己真正的妻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陈远众人反而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宁静。

    十天期限很快就到了。

    第十天的早上,晨曦穿破云层照射下来。

    不多时,一架军机也穿破云层飞了过来。

    这时候,陈远的元气已经恢复。他和司徒灵儿一点事情都没有,而沈峰,莫武,秦林三人则还是受着严重的内伤。

    陈远众人看见军机前来,一众人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是期盼的,也是忐忑的。

    因为这是真正决定生死的时刻。

    那架军机很快就在沙滩上降落,降落的时候,卷起沙尘滚滚,犹如龙卷风来临一般。

    军机舱门打开。

    一身军装,英姿飒爽的洛宁出现。

    洛宁与两名服务人员下了军机,随后,她们来到了陈远众人的面前。

    “其他人呢”洛宁扫视一眼后,询问陈远。

    陈远沉声说道:“都已经死了。”

    洛宁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她说道:“那好吧,你们五人,我正式宣布你们顺利过关。现在你们全部上军机,三日之后,我们会给你们举行录取仪式,到时候,你们就会正式成为神域的外门弟子。恭喜你们!”

    陈远一众人闻言微微一呆,随后,众人心中狂喜。

    居然真的没事,居然是真的被录取了。

    要知道,前一刻,他们都还在担心会被干掉。

    一众人很快就相互搀扶着上了军机。

    军机很快起飞。

    飞机上,陈远一众人心中有满腹疑问,但陈远还是忍住了没问。

    洛宁扫视众人一眼,道:“你们心里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会被录取了对吧明明我们设定的胜利条件是只能录取一人”

    陈远点头,说道:“我们的确很好奇。”

    洛宁淡淡说道:“很简单,我们神域需要的不是简单的高手。而是真正绝顶聪明的。规则是一成不变的,但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需要你们来揣摩我们真正的意思,然后打破规则。”

    陈远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是他也不敢肯定啊!他忍不住说道:“可是,规矩你们定下了。我们就算能揣摩出你们的意思,但谁也不愿意拿生命来冒险。最稳妥的还是依照你们的规矩来。”

    洛宁说道:“没错。”她顿了顿,道:“之所以安排在蛇岛上,那是因为蛇岛丛林密布,而且四面环海。这是很好的逃生条件,打不过的可以逃进丛林,逃到海里。如果不幸死了,那是气运不佳。再聪明的人,如果气运不佳,也是白搭。这一次的淘汰赛,真正的规则就是只要能活下来的人,不管他是怎么活下来的,都算通过。”

    陈远隐隐有些懂了神域的意思了。

    众人心中的疑惑也就此解开了。

    三个小时后,军机在燕京军事基地降落。

    众人穿上了军大衣下了军机。

    “这三天里,你们可以在燕京自由活动。三日之后,早上八点,准时到景宁大酒店408号房汇合。”洛宁说道。

    两个小时后,陈远与司徒灵儿返回了司徒家。

    他们的金蚕蛊已经被金蚕母蛊召唤出去了。

    陈远与司徒灵儿经历了这场生死患难,他们都想快点回家。

    陈远先跟司徒炎老爷子打了电话,让司徒炎老爷子安排车到之前集合的地点来接。随后,他们两人乘坐军机返往。

    至于秦林,莫武,沈峰三人。他们的老家都不在燕京,所以就决定待在基地里疗伤。

    司徒公馆。

    这时候是下午一点。

    庭院里满是积雪,祖国江山,处处都是雪白的世界。

    陈远和司徒灵儿都是穿着军大衣。

    陈远拉着司徒灵儿的手快步来到了公馆的大厅里。

    司徒炎老爷子在上首坐着,他的面色红润且慈和。

    “爷爷!”陈远喊道。他微微兴奋的说道:“我和灵儿都被录取了。”

    司徒炎老爷子并不意外,微微一笑,说道:“坐坐坐,我已经安排老吴去准备午餐了。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

    陈远倒也真是饿了。这段时间,在荒岛上一直没有吃好。

    十分钟后,餐厅里。

    满满一桌丰盛的大餐。

    司徒炎老爷子亲自倒酒,随后举杯向陈远说道:“陈远,爷爷恭喜你。”

    陈远马上说道:“谢谢爷爷!”

    司徒灵儿在一边安静的吃东西,并不多言。

    “这一次的考试,一切都还顺利吧”司徒炎问道。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不瞒爷爷您,我本来以为神域的考试,就算再难,我也不会惧怕。没想到这次还是吃够了苦头,还差点回不来了。”

    司徒炎来了兴趣,道:“哦快跟我说说。”

    陈远当下也不隐瞒,便将这段时间的经历跟司徒炎说了出来。

    司徒炎听后也是讶异,说道:“没想到神域会安排这样的考试,你们能活下来,倒也真是命大,福大。”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倒也不是没有收获。”

    司徒炎闻言也是一笑,说道:“好,好的很。”

    随后,司徒炎也就不再多说了。

    这顿饭,陈远吃的很欢快,很香甜。

    吃完饭之后,陈远和司徒灵儿回房。

    陈远让司徒灵儿先去洗澡。

    司徒灵儿洗完澡后,陈远也去洗澡。

    陈远洗澡出来后,看见司徒灵儿已经到了床上。她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司徒灵儿安安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远对司徒灵儿已经没那么陌生,无形中还有种疼爱和亲切。

    他马上来到了床上,忽然一下将司徒灵儿压在了身下。

    两人脸对脸,非常的近。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热气。

    司徒灵儿的眸子明亮,她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陈远。

    陈远忍不住吻了下她娇润的唇,然后又刮了下她的脸蛋,柔声道:“傻丫头,在想什么”

    司徒灵儿摇摇头,说道:“没想什么。”

    她说没想什么,就是真的没想什么。

    陈远也不郁闷,他已经习惯了司徒灵儿的节奏。

    随后,陈远坐了起来,起身去将吹风找了过来,道:“我给你把头发吹干。”

    司徒灵儿点点头,说道:“好!”

    陈远帮司徒灵儿吹干头发后,司徒灵儿便说道:“我想睡觉了,可以吗”

    陈远闻言心头顿时暖暖的,因为以前司徒灵儿可不会询问自己。

    他马上说道:“当然可以。不过你得吻我一下才能睡。”

    司徒灵儿立刻凑嘴上来,在陈远的唇上吻了一下。随后,她便快速的缩进了被子里。

    陈远暗想,她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不管怎样,陈远心里都为司徒灵儿的这种变化感到欢喜。

    这时候,陈远的精神头很好。

    他换上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随后就开了庭院里的一辆雷克萨斯出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