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约战
    司徒灵儿的性子恬淡,无欲无求。所以外人想要杀她,很是困难。再危险的招数,她都能从容应对。这一点,倒与陈远的大帝印的心境很相似。

    但司徒灵儿的缺点就是她的攻击不够凌厉。

    不过眼下,司徒灵儿是细密连绵的攻杀,这倒让沈峰有些头痛。

    便在这时,陈远也快步抢进,移形换影的身法堵在了沈峰的身后。随后,陈远又是一记刀锋腿猛烈横扫过去。

    他的力量达到了五千斤,一拳一脚中都蕴含了巨大的威力。

    沈峰却也是个人物,在陈远和司徒灵儿连番攻击之时,他马上脚下斜踩,接着以金刺指套扫开司徒灵儿的攻击。然后就从司徒灵儿的肋下穿了过去。

    他这一穿过去的身法神妙无比,正是他的保命绝招醉里挑灯。

    沈峰逃出去之后,也不停留,迅速朝丛林里窜去。因为他已经发觉了一件事,那就是今天自己绝不可能再得手了。

    搞不好这样下去,反而要死在当场了。

    沈峰逃起命来,神仙难挡。就算是陈远发动所有力量也难以将其击杀。

    所以眼下,他与司徒灵儿并不追击。

    那沈峰逃到了丛林边缘,他也感觉到陈远和司徒灵儿没有追来。

    沈峰当下停住了身形,他转身面对陈远和司徒灵儿。

    双方陷入了一个僵局。

    那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如果一直这么僵持下去,那么唯一的结局就是大家都无法完成任务,最后全部被淘汰掉。

    沈峰深深看了一眼陈远,随后转身就进入了丛林。

    至始至终,沈峰没说过一句话。

    他就像是一个沉默的死神,只会一个一个的收割人头。

    沈峰走后,陈远微微松了口气。

    他握住司徒灵儿的手,然后用受伤的手忍不住在她脸蛋上刮了一下,笑笑,说道:“灵儿,你真了不起。”

    司徒灵儿的眸子如一泓平静的秋水,她听到了陈远的夸奖后却并没有什么欢喜之情。不过陈远还是能感觉出她心里的祥和。

    这说明她内心还是喜欢自己夸奖她的。

    这是陈远一瞬间的感觉。

    之后,陈远与司徒灵儿来到了秦林和莫武的旁边。

    陈远与司徒灵儿盘膝而坐。

    莫武微微兴奋,说道:“陈远,看来沈峰是拿你们没办法了。”

    秦林微微一叹,说道:“但是我们同样也拿沈峰没有办法。”

    陈远沉声说道:“沈峰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只怕他很快就会酝酿出新的毒计来。”

    秦林说道:“这个我倒不担心,陈远兄弟你和灵儿姑娘如果不想应战,沈峰是怎么都没办法杀你们的。就像你们也没办法杀了沈峰。这样僵持下去,对你们双方都没好处。”

    一旁的莫武忽然说道:“杀不了沈峰,就这样僵持倒也还好。若真是将沈峰杀了,咱们几个人之间,陈远你和你妻子之间,那才是最大的难题。”

    秦林顿时一呆,他一直没想之后的事情。莫武这么一说,他不由苦涩起来。

    陈远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司徒灵儿。司徒灵儿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她像是根本没有任何为难的东西。

    陈远却不太肯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因为司徒灵儿虽然没有情绪和脾气,但她的智慧是正常的。她心里肯定也是知道这场淘汰赛的规则的。

    陈远不敢去想象,一旦杀了沈峰之后,他们这些人到底要面临什么样结局。

    他想的头痛起来,最后就索性不再想了。

    也许,大家都被沈峰杀了反而是最好的结局,也不妄彼此相识一场。

    当然,这不过是陈远一个荒唐的念头罢了。

    天很快就黑了下去。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天际。

    温度也降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寒意。

    这个时候,这个情景容易让人想起那首诗。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张九龄杜甫思念妻子,亲人所做的。

    陈远也不禁想起了唐青,宋妍儿,许舒,小雪。他还想起了沐静和沈墨浓,也想起了远在非洲的叶布衣,以及那一班兄弟。

    他更想起了自己的师父。

    命运真是奇妙,短短几个月之间,自己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此刻,自己在这无名蛇岛上却是进退两难。

    陈远还来不及有更多的感伤,便在这时,沈峰再次出现了。

    黑夜里,月光下,一身黑衣的沈峰充满了冰寒之意。

    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神,让人光是见了他就从心里发寒。

    陈远与司徒灵儿不敢大意,立刻站了起来。

    沈峰这次却没有主动进攻,而是缓缓的走上前来,最后在十米处站定。

    双方遥遥相望。

    沈峰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下午,我想了许多的计策。但我发现,无论是什么样的计策,以我一人之力都不可能破了你们两人的联手。我必须承认,我杀不了你们。”说到这儿,他抬起了头看向陈远,又说道:“但是,你们也杀不了我。”

    陈远也看向沈峰,他微微皱眉,道:“那么你现在来找我们是想要做什么”

    沈峰淡冷的看了陈远一眼,说道:“我知道你嘴上说的坚决,但你心里是在乎莫武与秦林的生死的。而我如果要杀他们两个,你们保护不了。”

    这是事实。

    别说陈远和司徒灵儿还需要去找食物,就算两人一直守在莫武和秦林身旁,沈峰要杀他们依然是可以的。

    只要沈峰在进攻的时候,丢出几条蛇。

    那莫武和秦林必死无疑。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陈远再次蹙眉道。

    沈峰说道:“既然左右杀不了你们,那么,莫武与秦林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失去了利用价值,那就应该死。”

    陈远目中瞳孔收缩。

    莫武与秦林也是苦涩,但他们却是无可奈何。

    陈远沉声道:“若是要杀,便可直接杀了。你既然说了出来,便也是不打算杀。”

    沈峰淡声道:“没错,我想用他们两个人的命和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陈远问道。

    沈峰说道:“六天之后就是淘汰赛的最后一天。我给你六天的时间养伤,六天之后,我取下金刺指套,与你公平一战。若我胜了,我便杀了你。然后,我再杀了你的妻子,杀了莫武和秦林,成为这场淘汰赛的胜者。若你胜了,你便杀了我。至于你要不要杀了你的妻子,杀不杀莫武和秦林,那也就不关我的事了。”

    陈远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不答应。

    如果不答应,沈峰会立刻杀了莫武和秦林。

    这绝不是在开玩笑。

    而且,这也是解决这个僵局的唯一办法。如果一直僵持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好!”陈远沉吟一瞬后,答应了。

    沈峰眼中闪过一缕精芒,他说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他说完转身就走,眨眼之间便已进了丛林。

    沈峰走后,莫武和秦林都长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人感觉自己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随后,秦林向陈远真诚的说道:“陈远兄弟,谢谢你。”

    陈远不置可否一笑,没说什么。

    莫武则向陈远问道:“陈远,你伤愈之后和沈峰对战,有多少胜算”

    沈峰是正宗的金丹巅峰高手,修为比之前陈远遇见的修罗只高不低。

    还好,陈远眼下有血核之力。修为也到了中期,不再像之前面对修罗时那般的无力。

    所以此刻,莫武一问。陈远沉思一瞬后,说道:“五五之数吧。”

    秦林不由苦笑,说道:“陈远兄弟你觉得是五五之数,只怕沈峰心里觉得是八二之数。”

    这个八二之数,自然是沈峰占八成。

    陈远也不否认秦林的话。他还是那句话。“尽人事,听天命吧。”

    秦林微微一叹,说道:“只是希望沈峰可别在这几天里突破到了化神。不然这次,陈远兄弟你可真就不乐观了。”

    陈远说道:“现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也没用。与其期待沈峰不要突破,倒不如我加紧修炼,看能否充斥金丹巅峰之境。”他说完之后就盘膝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