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大帝印
    沈峰好算计,他消失的一段时间,毫无疑问是去抓蛇了。

    丛林之王,便是让丛林里的任何东西都能成为他杀人的武器。

    杀伐道场将陈远的心神笼罩!

    拳意断魂!杀意断魂!

    千钧一发,陈远的反应绝对迅速,他被杀气笼罩,心魔丛生时,胸中一股怒火忽然冲了出来。

    这是大圣道场的威力显现出来了。

    这大圣道场就是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谁若压迫于陈远,反抗必将更加激烈。陈远瞬间双眼血红,大圣道场爆发出来。

    这是前所未有的强悍气势!

    刹那间便将沈峰的杀意破开。

    雷霆之间,陈远不及细想,心意一动,血核之力发动。

    四千斤的力量如滚滚洪流奔腾出来。

    沈峰是金丹巅峰。

    陈远若不爆出血核之力,根本就一瞬都支撑不过。

    眼下,陈远第一反应就是疾退。一大步退了出去。

    不退不行。

    沈峰手上的金刺指套让陈远想硬碰碰都不行。

    沈峰更快,人如旋风,不给陈远丝毫喘息的机会。他的金刺指套拳拉出残影,再度轰杀而来。

    情况非常危急,沈峰并不打算给陈远喘息的机会。

    陈远始终被沈峰压制。而且,沈峰的速度太快了。陈远就算是想施展羚羊挂角,移形换影都没有机会。

    一切的发生,都在电光石火之间。

    陈远不能继续退了,越退,沈峰就逼迫得越紧。如此一来,便离司徒灵儿也就越远,司徒灵儿到时候想要救援就更难。再退三步,沈峰就能一拳彻底将陈远震飞出去。

    就在这时,陈远陡然停住了身形。一退,再一立。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陈远的双脚稳如磐石,却是一个形意拳中的无极桩。

    他站如洪钟大吕,给人一种无边沉静的感觉。

    而沈峰眨眼就已杀来,金刺指套拳,拳风凌厉,爆刺向陈远的双眼。

    速度奇快,陈远刚一站稳,拳风便已到达他的双眼。陈远冷哼一声,突然施展出沐静所教的蚕丝秘手!

    陈远的指剑一挤一压,奇妙爆出,刹那间剑气如虹。雷霆电芒的刺向沈峰的腋下气海穴。

    陈远这下绝对是剑走偏锋!他的双眼若是被沈峰的金刺指套刺中,便会瞎掉。而沈峰的腋下气海穴被他指剑刺中,手臂便也会废掉!

    这是围魏救赵的打法!

    陈远没办法和沈峰的金刺指套硬碰硬,这是唯一的化解之法。

    一瞬之间,两人出招如流星赶月,各自击杀向各自的要害。

    不过陈远还是要危险许多,如果他的指剑劲力慢上少许。金刺指套有可能打爆他的脑袋。但不管如何,沈峰也很有可能被废手臂。

    陈远这一下看似在做惊天豪赌,看似很冒险。但其实陈远是十拿九稳的,因为他知道沈峰对进入神域的渴望。神域是要绝顶人才的。沈峰如果手臂被废,那对神域来说,就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所以沈峰绝对不会冒这个险。

    果然,就在最后时刻。沈峰手腕一翻,拳头化作大擒拿手,闪电擒拿向陈远的手腕。

    陈远终于取得喘息机会,他的神情凝重异常。同样,手腕一翻,指剑化作龙爪大擒拿。

    云龙探爪!

    五指如利剑,剑气森寒,一旦抓扯住对方,立刻就要分筋错骨。

    沈峰眼神一寒,冷哼一声。这一声哼让陈远心头一闷,就好像是沈峰的杀气冲进了心脉,好生难受。

    如此一来,手上动作又是一慢!

    沈峰的擒拿手不及陈远狠辣,但突然之间直接狠狠钻入陈远的大爪子之中。

    原来,他的拳头上金刺指套却是凌厉无双的。陈远的动作迟缓了一丝,想要变化出黑龙回头的擒拿手已经迟了。无奈之下,只有疾速收手。

    哧!

    沈峰拳头一翻,终还是在陈远的手心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鲜血彪溅!

    轰!沈峰丝毫不停留,跟着一拳猛烈轰杀向陈远的面门。

    陈远再度陷入危机,只不过,陈远有个优点。那就是,越是危险,越是镇定。在他手上受伤的一刹,他的脚隐秘发力。上身不动,脚鬼魅的蹬出,瞬间就到达了沈峰的腹部。

    沈峰终于失色。他这才正式体会到了陈远的恐怖之处。可以说,陈远能够还活着,绝对是因为他的打法太过高明,反应太过灵敏。

    沈峰都不敢想象,如果是自己跟车洋易地而处,能做到陈远这个程度吗

    陈远第一次的突然定住,蚕丝秘手施展出来,扭转局势。这一招的打法,犹如鬼斧神工。绝对的神来之笔!

    而眼下这一脚,更是绝了。就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一次的危机一样。

    沈峰疾退一步出去,放弃了追杀陈远。随后,他转身朝着丛林方向飞快的逃了过去。

    丝毫的不犹豫,也绝不停留!因为沈峰知道,他要雷霆袭杀陈远的计划已经失败了。马上,司徒灵儿就能汇合过来。一旦司徒灵儿与陈远联手,只怕就是他自己的灾难了。

    两人全程交手其实就在一秒左右的时间,从爆发到沈峰逃走,一切都快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如果是常人在一边观看,便只会看见沈峰朝前闪电一冲,接着便消失在了丛林,纯属神经病。

    司徒灵儿迅速来到了陈远面前,她看向陈远,淡问道:“你还好吗”

    陈远的拳头无法握紧,他的手心上被金刺指套留下的伤痕太深了。深可见骨。

    黑色的鲜血汩汩而流。

    一滴一滴鲜血滴落在沙滩上。

    司徒灵儿马上就看见了,她微微失色,道:“你受伤了”

    陈远展开手掌,他也就知道这金刺指套上果然是有毒的。但是这毒对陈远造不成伤害。

    但是,陈远的情况也很糟糕。

    这道伤痕破坏了陈远手掌经络,他的这只手掌完全无法再战斗了。

    一旦再跟沈峰碰上,陈远就等于是一个残废了。

    一只手想打赢沈峰,那显然是痴人说梦。

    陈远还想到了一个可能。

    沈峰如果再去抓十条蛇来,就像刚才那样再重复攻击一次。那么自己怎么抵挡

    绝对是死路一条。

    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那灵儿显然也不是沈峰的对手。

    沈峰无论是修为还是手段,都要强灵儿太多了。

    就在陈远沉思的时候,司徒灵儿主动的将她的袖子撕下来,然后给陈远包扎伤口。

    司徒灵儿雪白的藕臂也露了出来,但她一点也不在乎。

    她给陈远包扎伤口时,神情很是认真。

    陈远微微一呆,觉得很是意外。然而更多的是心中的暖意。

    司徒灵儿给陈远包扎好伤口后,也不说话,依然默默的站在陈远的身边。

    陈远控制气血,让手上的血液止住。

    血虽然可以止住,但伤势并不能那么快好。至少要修养五天以上。

    “灵儿,要是沈峰再来攻击我们。必须要靠你了,不然我们全部都要死。”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沉默一瞬,随后点了点头。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司徒灵儿根本不习惯攻击。这样跟她说,很给她压力。但陈远也没有别的办法。

    随后,陈远和司徒灵儿来到了昏迷的莫武和秦林面前。

    陈远在两人的人中上按了一下,他们立刻便悠悠醒了过来。

    醒来的一刹那,秦林惊坐而起,道:“陈远兄弟,沈峰来了……”他马上就醒悟过来,同时看到了陈远被包扎的手掌。

    秦林不由骇然,道:“陈远兄弟,你也受伤了”

    莫武也是失色,道:“陈远,你还好吧”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沈峰仗着手上的金刺指套之利,让我们很被动。”

    “连你都受伤了。”秦林喃喃道。他与莫武都是悲观,秦林说道:“看来这一次,我们还真是要全部死在这里了。”

    陈远盘膝而坐,他说道:“尽人事,听天命吧。”他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这就是陈远,不管再危险,他都不会沮丧和失去希望。

    陈远瞬间静下了心思,他的脑海里想到了刚才被逼迫到极点时,那猛然一站,便如大帝坐在皇帝宝座上,稳如磐石!面对再强的攻击,我自岿然不动!

    大帝,大帝印!

    这一瞬,陈远心中又多了一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