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身不由己
    沈峰本来可以直接杀了秦林的。但是他没有。

    而且,沈峰也没有用金刺指套。大概也是他发现用毒没用。所以他干脆以掌力渗透到秦林的身体里。他的掌力直接震伤了秦林的內腑。

    此刻,秦林的伤比莫武是只重不轻。

    也就是说,这一刻,陈远要照顾两个伤员。还要带着不懂世事的司徒灵儿。

    他的处境可说是不妙到了极点。

    此刻,在丛林里。

    一场追逐战还在上演。那就是沈峰在追逐孙行。

    孙行亡命狂奔,可是沈峰越追越近。

    最后,孙行逃无可逃,背部抵着一颗大树。他惊恐的看着如冰冷死尸一般的沈峰。

    沈峰一步一步逼近。孙行全身颤抖,他的额头上汗水涔涔。“沈哥,我和你是一伙的,你不要杀我。我还可以想办法帮你杀陈远他们。”

    他话没说完,沈峰突然逼近,双指陡然发出,直接将孙行的双眼洞穿。

    他的指力将孙行脑颅震碎,孙行当场死亡。

    孙行到死都不明白,他隐藏得这么隐秘,为什么会被沈峰发现。

    他却不知道,沈峰早在他身上放了一种神秘的药草。这种药草的香味,十里之内,沈峰都能闻到。

    孙行到底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温室花朵,虽然有满腹的诡计,但是一切都偏向于理想化了。

    沈峰压根就没将孙行放在眼里。

    就像是一个大人看着小孩子的胡闹一般。

    夜幕逐渐降临。

    沙滩上的温度降了下来。

    在这里,白天温度很高,到了晚上又格外的冷。

    庆幸的是,因为发生了沈峰的突袭事件后。陈远没有将秦林和莫武放到海水里取凉。

    陈远是用许多的树枝来做了个小小的遮阴地。

    如果是将他们放到海水里取凉,晚上的这股严寒对湿漉漉的他们来说,绝对是场灾难。

    陈远找了地方,将表面的沙子扒开。里面的沙子却还是热的。陈远再让莫武和秦林躺下去,两人立刻感到舒服了许多。

    莫武对陈远当然没有怨恨,他后来也想明白了。陈远那么说,其实是在救他。不然的话,以沈峰的性格,那里会不杀了莫武。

    眼下,摆在陈远面前有一个最大的困难。

    那就是食物。

    不管是陈远还是司徒灵儿,或是莫武和秦林。大家都需要吃东西,喝水。

    不然以这里的温度,在白天暴晒下,不吃东西,不喝水。那体内的元气消耗是不可估量的。

    沈峰也肯定是在一旁暗中监视。

    如果陈远和司徒灵儿一直不吃不喝,那么几天过后。沈峰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来杀了虚弱的陈远和司徒灵儿。

    所以眼下,找食物和水源,那是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乃是迫在眉睫,生死存亡的事情。但是去找食物和水又要担心沈峰的突袭。

    这是陈远目前面临的麻烦。

    夜色深沉,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天际。

    秦林与莫武并排的躺着。秦林的情绪很平静,他微微苦笑着对陈远说道:“从服食金蚕蛊开始,我就知道,我估计是要死在这个岛上的。只是没想到,会是死的这样的窝囊。”

    司徒灵儿正在盘膝打坐,她是没有烦恼的。

    相比秦林来说,莫武的情绪没有那么的稳。他会时而害怕,又时而焦躁。这时候,他听秦林这么说了,也跟着说道:“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我一定不要加入什么狗屁的神域。我都不知道这神域到底有什么好”

    “那你为什么要参加”陈远不禁问莫武。

    莫武说道:“还不是因为我爷爷,我父亲。我爷爷和父亲从小就培养我,要让我加入神域。我根本无从反抗,也根本不能说一个不字。这一次,我要是不战而退,直接被淘汰回去。估计家我都回不去了。我根本没有机会不干。”

    陈远恍然大悟,其实他知道,很多来的考生都和莫武一样。

    就像如今应试教育下,高考下所产生的悲剧。很多东西都不是学生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是父母的逼迫,他们不得已压缩了自己的本性和**。

    “秦兄你呢你为什么要来参加神域的考试”陈远沉默一瞬后,问秦林。

    秦林撑着身子想要做起来,不过这个动作对他来说有些吃力。陈远马上帮忙扶起他。

    秦林坐起来后说道:“我老家是在北方的远东省,不过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我是远东王林家收养的。林家收养了二十个孤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东北王,也就是林家的老爷子希望我们能够进入神域。一旦我们进入神域,等达到一定的高度后,就可以调用神域的资源。那时候,远东王的基业就会更加稳固。每一个神域的外门弟子都是无上的荣耀,都有不凡的成就。所以,远东王希望我们能够进入神域。”

    “我们一起来参加考试的有五个,只有我留到了现在。我的命早不是我的,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中途退出唯有死在这里,或是闯出去,这才是我唯一能走的路。”

    陈远不禁一呆,他觉得似乎每一个来参加神域的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

    其实,芸芸众生,又有哪个会没一段故事呢

    “陈远兄弟,你呢”秦林忽然问陈远。他说道:“我觉得你的拳法中有种很特别的精神,没人能压制住你的精神。你也一定有一段精彩的故事,你为什么要加入神域”

    陈远微微一怔,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自己好像也是背负了沈墨浓和老爷子的期望。

    而且,自己得罪的势力不少。唯一的路线的就是加入神域,如此才可让崂山内家馆和杭行天安稳下去。不然,那会是无休无止的报复!

    更何况,自己是天命者!

    天命者不要试图逃脱命运的旋涡,还是主动朝危险的旋涡里走去,如此才有生机。

    所以,陈远说道:“我不是什么大家族的人,不过我的妻子灵儿是大家族的。说到底,咱们都是身不由己。”

    秦林苦笑,说道:“一群身不由己的人走到这里生死相搏,真是可笑啊可笑。”

    陈远说道:“身不由己也没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路,都要努力走好。至于成败,努力过就不会后悔,就不会遗憾。”

    秦林微微一呆,说道:“陈远兄弟,还是你看的透彻。”

    莫武在一边沉默着不说话。

    陈远忽然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如果一直这样拖下去,没有食物。再过几天,沈峰就可稳超胜券了。”

    秦林和莫武都是一凛,他们知道陈远说的绝对是事实。

    秦林沉吟一瞬,说道:“陈远兄弟,你和你的妻子灵儿一起去找食物。你们相互照应着。至于我和莫武兄弟你不用管,我相信沈峰不会来杀我们。因为他还想利用我们来做你们的累赘。如果我们一死,你们两个没有牵绊,他反而会很不利。而且我相信,现在那个孙行也已经被沈峰杀了。也就是说,真正的较量就剩下你们三个人了。”

    陈远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秦林又说道:“其实,说句实话吧。陈远兄弟,你和你妻子对我和莫武兄弟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们两个也不用管我们,就努力去搏杀沈峰,争取一线生机。我和莫武兄弟也绝不会怪你们。对于你们,我们自有感激。”

    莫武闻言便也撑着坐了起来,他诚恳的看向陈远,说道:“是啊,陈远,你们真不用管我们了。反正到最后,我和秦林都是逃不开那个结局。你真没必要跟我们在这耗着,没有什么意义。”

    陈远看了秦林和莫武一眼,他沉默一瞬后,忽然淡淡一笑,说道:“我没有抛弃同伴的习惯。”他顿了顿,说道:“我也不知道之后会怎样,这是我经历最没有希望的一次战斗。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说过,只要努力过,那就不会有遗憾。至于结果,咱们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秦林和莫武不禁佩服陈远的洒脱与胸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