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婚礼上的不速之客
    林枫乃是老祖宗的第七代玄孙!

    说起来,这位老祖宗也是世纪风云人物了。经历了整整一个时代的沉浮变迁!

    且不说老祖宗这边,陈远这几天一直在潜心修炼,没与外界联系。他现在这个身份敏感特殊,也不敢随便出去逛荡。

    仇家尼玛太多了。

    从林家到杨家,从杭行天到崂山内家馆,一个比一个强大,一个比一个变态!

    陈远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这特么一切能怪我吗

    不管这些,这一天很快又过去了。

    再一眨眼就到了第二天的晚上。

    司徒家已经一切准备停当,处处都是喜庆的气氛。就在刚才,老爷子让人放了十万人民币的烟花庆祝。

    反正这里地方偏僻,也没人来管。

    再说,司徒家放点烟花的面子也还是有的。

    晚上八点,陈远陪着司徒老爷子聊天。吴伯又来拉着陈远去试明天的新衣服。

    如此一切准备停当后已经是晚上十点。

    陈远便打算洗澡睡觉。

    谁知就在这时,林倩倩打过来了电话。

    “明天就要结婚,你都不打算接我们来参加你的婚礼吗”林倩倩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陈远不由尴尬苦笑,他说道:“也不过是一场形式,没什么好参加的。”

    林倩倩说道:“是吗,但你的确是要结婚了。我们是你的朋友,又怎么能不来”

    陈远说道:“想来,那就来吧。”

    林倩倩说道:“好!”

    随后,她便挂了电话。

    陈远也没想太多。令他想不到的是,过后他又接到了沈墨浓的电话。

    “明天你的婚礼只怕会很热闹。”沈墨浓说道。

    陈远奇怪的道:“热闹什么”

    沈墨浓说道:“杭行天已经来了燕京,还有林家忽然去峨眉山请回来了他们的老祖宗。看起来,都是冲着你来的。这两个人都是功参造化的老怪物,你能把他们都吸引来,那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我靠!”陈远忍不住爆粗了。

    尼玛,自己连杭行天的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这一下还来两个大,老天,你是要玩死我么

    这一瞬,陈远都有想跑路的冲动了。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沈墨浓随后说道。

    “怎么能不担心”陈远没好气的说道。“合着不是冲着你来的啊!”

    沈墨浓格格的笑,说道:“你闯祸的时候,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这会儿知道怕了啊”

    陈远哭丧着脸说道:“都是他们逼我的。”

    沈墨浓说道:“你放心吧,有司徒老爷子在,他会罩着你的。”

    陈远说道:“关键是罩得住吗”

    沈墨浓说道:“罩不罩得住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就知道一条,司徒老爷子是个绝对的猛人。”

    陈远说道:“这一点我也看出来了。那天林家人来找老爷子麻烦,老爷子两句话一吼,全部都安静了。”他又奇怪的说道:“怪就怪在,司徒老爷子看起来真不像是会功夫的人。感觉风一吹就能倒啊!而且,司徒老爷子就算修为高深,但他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修为呢”

    沈墨浓说道:“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老爷子当然没必要隐藏自己的修为。这大概是跟他的功法有关。据我所知就有一门功夫,这门功夫叫做守枯禅。外表看起来,腐朽不堪。就如冬日的落叶将生机掩盖。而一旦吹开这些落叶,里面的生机勃勃让人吓一跳。我猜司徒老爷子练的肯定也是类似守枯禅的功夫。”

    陈远恍然大悟。

    沈墨浓又说道:“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好好的准备当你的新郎官吧。”

    说完之后,她便挂了电话。

    陈远心头有些担心,不过他转念想想,奶奶的,怕个屁啊,大不了人死鸟朝天。明天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这事已经和司徒家,还有沈墨浓牵扯到一起了。

    这样一想,陈远也就想开了,干脆倒头就睡。

    人生真是奇妙!

    陈远想不到自己会结婚,就这样的结婚了,一点特殊的感觉都没有。

    他早上睡到了八点才起床。

    八点半的时候,陆续有宾客前来。

    来的是司徒家的子子孙孙。还有一些贵客会在上午十点左右来。

    并没有其他的繁文缛节,司徒老爷子也不太讲究老一套的规矩。

    不过在司徒家的庭院里还是摆了红毯,礼台等等。

    虽然老爷子很封建,但婚礼的确是西式的。

    许多的水果,香槟,饮食都是自助餐模式。

    天公作美,今天的天气很不错,万里无云。

    晨曦洒照。

    庭院里,屋子里,丫鬟们,厨师们都在忙碌。

    陈远被吴伯安排着去穿上了白色的西服,戴上了领结等等。

    他穿了程亮的白色皮鞋。

    头发上撒了摩丝,根根头发怒立。

    这样一看,陈远其实还是很帅气的。而且,他最吸引人的是他阳光般的笑容和男子气息。

    陈远一直没见到司徒灵儿,他猜测司徒灵儿应该是在化妆。

    反正他也不怎么操心,今天他就听指挥,将这场婚礼完成就行。

    上午十点,宾客陆陆续续到的差不多了。

    林倩倩,许舒,小雪,唐青,宋妍儿都来了。陪着她们一起来的是龙渊,龙渊负责保护她们的安全。

    沈墨浓也来了。

    阳光洒照在庭院里,这庭院里花团锦簇,大红大紫,喜庆到了极点。

    陈远并没有出来见宾客,因为他要等着和司徒灵儿一起去走红毯,一起进行婚礼仪式。

    上午十一点,陈远才知道司徒灵儿并不在司徒公馆里,而是去了外面化妆。吴伯安排陈远也过去,然后随着花车一起进来。

    进来之后也就进行结婚仪式!

    陈远听话的前去。

    司徒灵儿是在市区的一家婚纱礼仪店里化妆,陈远坐车前去的时候还有些担心会遇到杭行天那些老变态。

    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

    事实上,沈墨浓和司徒老爷子也一直是高度戒备的。他们早安排了人秘密保护,并注意了杭行天和林家的动向。

    他们都知道这两家会在婚礼上动手,其他时候,他们并不会出手。

    当陈远在婚纱礼仪店里看到化妆好的司徒灵儿时,那一瞬间,陈远呆住了。

    司徒灵儿穿着白色的婚纱,她就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她的美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一切都不真实到了极点。

    如果抛开司徒灵儿的性格不谈,陈远觉得以前自己要是知道未来的媳妇是这个样子,他一定会做梦都笑醒。

    陈远来到司徒灵儿身后,那化妆小姐也忍不住说道:“恭喜两位,你们真的很佩!”

    陈远看向镜子里,他一身白色西服和司徒灵儿一起。两人当真是有种天作之合的感觉。

    不过,司徒灵儿美丽的脸蛋上始终是没什么表情。冰冰冷冷的,难以亲近。

    陈远随后就接了司徒灵儿。

    外面的一水儿豪车排着队。

    两人上了车之后,车子朝司徒公馆开去。

    阳光艳丽!

    半个小时后,车队终于到达了司徒公馆。

    陈远与司徒灵儿下车,司徒灵儿挽住了陈远的手。两人进入红地毯,前面的花童撒花。

    婚礼进行曲也奏了起来。

    所有宾客在红毯两边驻足观看,献上热烈的掌声。

    这其中包括了许舒,唐青,宋妍儿,林倩倩。

    还有沈墨浓。

    当许舒看着白衣如雪的陈远和璧人一般的司徒灵儿走上红地毯时,她的眼眶红了。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她曾经以为她和他可以白头偕老。她在脑海里幻想过许多以后的情景,但现在,她只能看着他走上婚礼的红地毯,并送上祝福。

    小雪被许舒抱着,忍不住问道:“妈妈,你为什么哭了”

    林倩倩和唐青也是各怀心思。在她们的心里,又何尝没有想过这样神圣的一刻,但命运就是如此的弄人。

    司徒炎老爷子笑呵呵的,司徒家的长辈们,子孙们也是乐呵着。

    陈远和司徒灵儿来到了礼台上。那神父一身黑色袍子,他先是开始祈祷,然后就说了一堆诸如以后两人面临生老病死等等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