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林家的老祖宗
    杨天成微微一怔,随后才醒悟过来。他的眼中立刻流露出喜悦的神色。

    因为萧冰情的师父他是听说过的,那可是一位传说中,拥有着大神通的人物。眼下这位大神通的人物来了,那么小凌的仇就有希望报了。

    杨天成激动的站了起来,马上说道:“快请进!”他说完后又觉得不妥,改口道:“算了,我亲自去迎接。”

    杨彪也站了起来,说道:“爸,我和您一起去。”

    那杨文军在一边却觉得很是不妙,他觉得这潭水越来越浑了。杨家就算是真报了仇又如何那会彻底得罪林宏伟那帮人。

    那帮人的能耐,杨文军是深有体会的。

    可是不管怎样,杨文军也无力反抗父亲的权威。

    别墅外面,萧冰情还是那样的美丽,冰冷。她一身白衣,眼角眉梢都是一种看不见仇恨。

    如今的萧冰情是无所畏惧的,她整个人都是活在仇恨里面的。

    而站在萧冰情身边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穿着黑色的立领中山装,他的身材并不高,比萧冰情还矮一些。脸相也是普通。

    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男子,即便你将他丢进人海里,依然能一眼找出他。

    他最特别的就是一双眸子,这双眸子似乎有无穷的魔力,慑服力,让人为之着迷,恐惧,颤抖,等等!

    这中年男子正是神武门门主,杭行天!

    杭行天本来是不知道萧冰情这档子事的,但是帝陈和修罗分别出事,他在冥冥之中感应到,如此之后才知道发生了大事。

    杭行天是靠汲取他们信仰来强大脑域的。

    这种信仰,乃是深入到修罗,帝陈,萧冰情她们脑海深处的,乃是一种下意识的。

    只要他们或者,杭行天就能一直汲取信仰之力。但是现在,杭行天汲取不到帝陈和修罗的信仰之力了。

    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们都死了。

    事实上,修罗显然没有死。但是修罗被沈墨浓控制住,同时,沈墨浓也将修罗彻底慑服,如此一来,修罗对杭行天也就没有了那种发自心底的崇拜。信仰便也就此没了。

    杭行天知道了萧冰情的事情,他自然也不会去在意萧冰情的仇恨和悲伤。只不过,门人出了事,做师父的如果不出头,那也会让他成为笑话。

    他这次来,主要就是帮助萧冰情杀陈远。另外调查清楚帝陈和修罗的死是谁干的。

    杨天成与杨彪很快就出来了。

    萧冰情对杨天成道:“叔叔,这是我师父。”

    杨天成立刻恭敬无比的道:“仙师前来,有失远迎,真是罪过。”

    杭行天却也不倨傲,只是淡淡说道:“杨先生不必客气。”

    杨天成又道:“仙师快快请进!”

    说完就做了个请的姿势。

    杨彪在一旁也是备显尊重。

    杭行天点点头,便和萧冰情走了进去。

    客厅里,彼此各自落座。

    杨文军也不敢放肆。主要是杭行天的气场太强了。

    杨天成让佣人送上茶水。

    随后,杨天成试探起口风来,道:“仙师这次突然前来,不知道是所谓何事”

    杭行天茗了一口茶,接着将茶轻轻搁到旁边的茶几上。他抬起头看了杨天成一眼,说道:“自然是为了几个徒弟的事情。”他顿了顿,又道:“杨先生,你在燕京城里关系广。可知道我那两个徒弟,修罗和帝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杨天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修罗和帝陈的事情,我听冰情说了。具体出了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唯一清楚的是,这件事和那陈远与沈墨浓脱不了干系。当日的事情,您也应该听冰情说了吧”

    杭行天点点头。他端起茶又喝了一口,却是陷入了沉默。

    杨天成见杭行天不说话了,不由问道:“仙师,您打算怎么办”

    杭行天说道:“陈远这个人虽然与沈墨浓有些关系,和林宏伟也不清不楚。但他终究是个草莽人物,所以,他是必须要死。至于沈墨浓,沈墨浓的地位很玄妙,即便是我,也不能轻易的动她。不过,给点教训也是可以的。”

    杨天成与萧冰情就是想要陈远死,见杭行天说要杀陈远,不由松了口气。

    杨天成马上又问道:“如今那陈远待在了司徒家的公馆里,仙师若是要动手,我倒有个好建议。”

    杭行天道:“哦”

    杨天成说道:“在过一天,就是陈远与司徒家的司徒灵儿结婚的日子。在结婚当天,沈墨浓也要前去参加。而且那天,肯定宾客云集,您那时前去带走陈远,教训沈墨浓,肯定会震慑所有的宵小。”

    杭行天虽然不打算杀沈墨浓,但并不代表他怕沈墨浓。

    他主要是不想和政府这边闹的太僵。但是当众教训一下沈墨浓,这他是不怕的。

    “好,就按杨先生你说的办。”杭行天定了下来。

    便在这时,一旁的杨彪开口了。他说道:“仙师,父亲,只怕这其中还有个问题你们没想到。”

    “什么问题”杨天成道。

    杭行天微微皱眉,并没说话。

    杨彪说道:“司徒家的司徒老爷子,传说也是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京城诸多大家族,都对这位老爷子讳莫如深。仙师要在婚礼当天去找麻烦,只怕这位老爷子不会袖手旁观。”

    杭行天却是淡冷一笑,说道:“若他真是高手,那倒也好。总不至于太过无聊了。”

    杨彪见杭行天这么说,他便什么都不好说了。

    杨天成微微松了口气。

    燕京林家虽然算不得豪门大家族,但却是世代习武。他们以武力打造自己的经济网络,创建商业帝国。

    此刻,林家的老宅子里。

    在那院子里,成斌天的尸体躺在地上,盖了一块白色的布。

    林战天,还有林立群,林枫,以及林家的其余两个儿子,一些家眷都在。

    成斌天是林战天孙子,是林战天的二儿子所生。

    此刻,他的二儿子林霄和其妻子悲痛欲绝。

    成斌天是被公安局的人送回来的。

    当林家的人看见成斌天的尸体时,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愤怒与悲伤。

    只因为成斌天的死状太惨了,手臂被打碎,头也被打碎了。

    几乎都看不出是成斌天了。

    林霄愤怒到出离了,他双眼血红的对林战天道:“爹,我听下人说,南天是要出去替小枫出头的。他转眼就成了这样,这件事一定是司徒家的人干的。”

    林霄的妻子在一边痛苦流涕。

    林战天眼神悲怒,他道:“我知道是谁干的。”

    “谁”林霄道。

    林战天道:“南天去找那杂碎陈远报仇,而南天的死因是因为一种高爆水银子弹而造成,这种子弹,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而那杂碎陈远和国安六处的沈墨浓交往甚密,显然,这子弹是沈墨浓给杂碎陈远的。杂碎那里会是南天的对手,他打不赢就卑鄙的用了枪。南天一时猝不及防,才会遭此暗算。”

    “爹,既然咱们知道一切都是那杂碎干的。这个仇,不能不报。”林霄咬牙切齿的道。

    林战天厉声道:“当然要报,我林家的儿孙岂能白死这杂碎害惨我林家,我必教他付出血的代价来。”

    林霄道:“既然如此,爹,那咱们还等什么咱们这就杀上司徒家。”

    林战天的大儿子林立群马上站了出来,他说道:“林霄,你不要冲动。司徒家的那条老狗厉害无比,咱们还不是对手。”

    “那又怎样难道我儿南天就这么白死了你儿子的手臂就白断了”林霄愤怒的道。

    林立群脸型扭曲,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最后,他咬牙道:“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就算我们死了,还是报不了仇。我们修了一辈子的武道,又岂会没这点血性!”

    便也在这时,林战天道:“你们不要吵了。”

    “爹,你是不是有办法”林立群马上问道。

    林战天眼神悠远起来,他说道:“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看来只有去请老祖宗出山了。”

    “老祖宗”林立群吃了一惊,道:“老祖宗在峨眉山闭关已经十年,生死未卜……”

    十年前的林家老祖宗已经是绝世高手,不过当时这位老祖宗年纪已经大了,她修为再厉害,也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袭。于是老祖宗便说去闭关,看能不能抗衡过这天道,这岁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