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浩瀚正气
    沈墨浓也看向修罗,她的眼中泛出寒意来,说道:“好胆,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看来是你身边的这位帝陈给了你胆气。”

    修罗心头一突,他感受到了来自沈墨浓强大的气场。但他也不愿意这么示弱,于是哈哈一笑,说道:“沈处长,我想说话并不犯法吧难道你要因为我出言不逊而将我杀了你可别忘了,你是公职人员,你是要受法律约束的。”

    便在这时,帝陈也开口了。他缓缓抬头看向沈墨浓,说道:“沈处长,我听闻之前我这位师弟和你之间有些误会……”

    沈墨浓毫不客气的截断了帝陈的话,道:“我觉得咱们之间还是别废话了,咱们是武者,耍什么嘴皮子,还是手上见真章吧。”她话一落音,又看向修罗,说道:“你口里出言不逊,我看就那命来填吧。”她说完之后,身子立刻动了。

    一瞬间,沈墨浓的道场释放出来。

    那是一股镇压天地群魔的浩瀚之气!

    气浪滚滚,整个房间全部充斥着浓烈的浩瀚之气。

    那帝陈见状微微失色,却是大喝一声,他的道场也释放出来。帝陈的道场如一道利刃,破开浩瀚之气,直接冲杀向沈墨浓。

    实际上,这一瞬,大家都动了。

    修罗是一股杀戮气息,杀戮道场蔓延。但是杀戮道场在浩瀚之气下已经被彻底镇压。

    陈远却是心神守一,动也不动。

    沈墨浓攻杀向帝陈。

    修罗则很默契的杀向陈远,他要闪电击杀陈远,然后与帝陈合围沈墨浓。

    在这一场战斗里,陈远不过是个小虾米,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修罗闪电扑杀过来,他的大爪子笼罩下来,就如魔神碾压,让陈远呼吸都显得难受。

    陈远眼中寒光猛然闪过,他不动不闪,站在原地。就在修罗大爪子压下之时,他手中的左轮手枪忽然滑出,对着修罗的胸口就是一枪。

    这一下绝对的猝不及防。

    修罗骇然。

    陈远的出手隐秘,而且开枪之快,之准已经是神乎其技。

    修罗猛然感觉到心脏缩紧,危机大盛。无奈之中,他身子斜闪,迅速避开了陈远的水银子弹。

    砰砰砰砰!

    陈远站在原地,闪电之间再开四枪。

    四颗子弹在狭窄的范围内将修罗逼得狼狈不堪,就在他堪堪避开,被逼到墙角时,他整个人忽然定住了。

    因为他已经不敢动了。

    他已经躲无可躲,只要此时陈远扣动扳机,他就必死无疑。

    事实上,如果不是陈远存心要活捉他,他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修罗的额头上渗出冷汗来。

    陈远是真正的枪神,他跟修罗的修为本来就差距不是那么的大。如果陈远还是化劲修为,今天肯定奈何不了修罗,但他已然是金丹修为,还是在这狭窄的房间里,那么修罗就是必死无疑。

    当然,这也必须建立在陈远的子弹是这种水银子弹。换了别的子弹,那也没有这么大的威慑力。

    陈远脸上泛出残酷的笑意来,他说道:“你千万别动,我虽然想要活捉你。但是如果我掌控不住你,那么我不介意杀了你。”

    修罗一动不敢动,他知道陈远不是在开玩笑。两人眼下的对弈是生死存亡。

    他知道陈远只有一颗子弹了,陈远绝不会给自己反扑的机会。

    与此同时,帝陈和沈墨浓已经战斗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不过,沈墨浓却是一直处于上风。那帝陈凶猛无双,拳风猛烈,就如一把尖刀,要将所有浩瀚之气撕裂出一条口气来。

    但是沈墨浓却是如元始天尊,拳拳压住帝陈。她的身形时而飘忽,时而鬼魅。又时而稳重!

    她的手掌化作拳,剑,刀,指,招招致命!

    帝陈眼看已经抵挡不住沈墨浓,他突然大吼一声,朝着陈远这边扑来。看来帝陈也不笨,知道陈远现在掌握了修罗,这很致命。只要他冲过来一瞬,为修罗争取逃出墙角的时间,那么战局一切都改变。

    帝陈不顾沈墨浓的拳力,直接挡住了修罗。

    修罗立刻动了。

    沈墨浓也动了。

    陈远也动了。

    帝陈扑杀向陈远,陈远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但是沈墨浓却已经一掌印到了帝陈的背上,帝陈身子一扭,便将沈墨浓的掌力卸开。

    便在这时,陈远开枪了。

    他是那么的冷静,就像是最优秀的猎手,蛰伏着,只等待最关键的时刻来上一枪。

    砰!

    那颗水银子弹爆中了帝陈的手臂。

    崩的一声,帝陈的整条手臂立刻被爆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那骨头白森森的,煞是恐怖。

    帝陈厉吼出声,他刚一靠近陈远。陈远猛然大喝一声,大圣道场释放出来,气势冲向霄汉。

    大圣印!

    砰!

    陈远一掌便将帝陈当场击毙。

    而修罗居然在攻杀沈墨浓,沈墨浓身子一转,避开修罗的攻击。随后,以八卦游身步连走几步,便是正面面对修罗。

    陈远也看向了修罗。

    这时候修罗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胜算,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那帝陈的尸体还在地上,那是前车之鉴,一丝恐惧在他眼中闪现。

    沈墨浓淡淡说道:“修罗,跪下吧。你若肯跪下,我便饶了你出言不逊之罪。否则我立刻挖了你的双眼。我说一是一,绝不跟你开玩笑。”

    她的语音淡淡,却自有一股寒意。

    修罗也是心高气傲之辈,他又如何肯给一个女人下跪。

    “我数一到三,一,二……”沈墨浓却是绝不拖泥带水,直接道。

    修罗顿时神魂颤抖,这一刻,他产生了错觉。觉得自己的双眼已经被挖走了,沈墨浓给他的威压太强了。

    噗通一声,骄傲的修罗跪了下去。

    人过五十而知天命!

    修罗虽然没有五十岁,但是他对事物的道理却很明白。更明白眼睛就是武者的生命,更明白,一时的逞强将会换来永远的遗恨。

    所以,他选择了妥协。

    这就是修罗和陈远的区别,陈远身上还有血气,怒气,他会宁死不跪。

    但修罗却懂得顺应天时,顺应洪流,努力求存。

    就如司徒老爷子说的,你首先得活下来。

    也许哪一天,陈远懂得了低头,下跪,那才是真正的成长。

    陈远看向沈墨浓,他一直跟沈墨浓亲近。但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属于沈墨浓的气势和锋芒。沈墨浓身为六处的处长,绝对不是好相与的。

    沈墨浓沉声道:“很好,修罗,你是个识时务的人。你也该知道,今日落在我手上,绝对不会再有自由的日子。我给你两条路走,第一,以后受我控制,听命于我。第二,你不听我的,但你得去死。”

    修罗看向沈墨浓,他沉吟半晌后,道:“我以后效忠于你。”

    沈墨浓道:“那好。”她说完突然出手封住了修罗的几处大穴。

    这是寸劲打穴的手法。

    修罗穴道被控制住,等于血脉被阻。他虽然还可以走路,但是却不能运用气血之力,一运功,血管就爆开了。

    控制了修罗,沈墨浓道:“萧冰情给林倩倩下了飞天蛊,你可会解”

    陈远有些紧张的看向修罗,他的确怕修罗不会解。

    林倩倩的时间不多了。

    好在修罗点点头,说道:“我会。飞天蛊就是我豢养的。”

    沈墨浓也松了口气。

    半个小时后,陈远与沈墨浓带着修罗来到了四合院。

    林宏伟一众人一直在院子里等着。

    林倩倩的情况有些不妙,她显得很难受。

    陈远带着修罗来到林倩倩面前。修罗也不多说,嘴里念念有词,随后又叫一声起!

    立刻,一道白光飞出。最后直接飞到了修罗的手上。

    众人看了过来,那是一个小小的白色虫子,样子并没什么稀奇。

    林倩倩的痛苦顿时得到了缓解,陈远关切的看向她,道:“怎么样”

    林倩倩甩了甩头,然后说道:“好多了。”

    修罗来到沈墨浓身边,恭敬的道:“沈处,这飞天蛊您看如何处置”

    沈墨浓说道:“这飞天蛊有意想不到的妙用,你留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