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化罡为气
    萧冰情沉默下去,她如何不懂修罗的心思。她眼下只要杀了陈远,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顾。但是修罗不可能这么做。

    国家力量永远是最恐怖的。就算是修罗,杭行天这样的人也不敢冒犯天威,不敢跟国家正面对着干。

    修罗和萧冰情悄悄潜入沈墨浓家里,杀一个无关紧要的陈远,然后悄悄遁走。这样麻烦不会很大,再说也还有杨家的力量在后面撑着。

    沈墨浓抓不到真凭实据,也不好来怪罪。可是,当着沈墨浓的面来杀人,那就意义不同了。那是对政府尊严的挑衅。

    再则,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修罗一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沈墨浓的对手。当时的情况,他若真将陈远杀了。他怕自己当场就走不掉。

    对于萧冰情来说,眼下她的世界里只有复仇。

    杨凌一直爱着她,她又何尝不是爱着杨凌。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遗憾,萧冰情做梦也想不到,再见到杨凌时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那一瞬,她的世界已经崩塌了。

    活着对于萧冰情唯一的意义就是报仇,就是杀了陈远。

    不得不说,沈墨浓是极其智慧的一个女子。她通过资料分析出了萧冰情的性格,知道萧冰情一旦知道杨凌已死就会情绪失控。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一次。萧冰情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嫁给杨凌,不去管世俗的禁忌。

    萧冰情今年三十六岁,杨凌三十岁。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是从杨凌十五岁开始就有了质的变化。

    十五岁的杨凌惊才绝艳,阳光少年。那一年,萧冰情二十一岁。

    杨凌只爱她,萧冰情也疼爱着他。

    他在台上挥斥方遒,他才华横溢,他是所有女孩的梦中情人,男神。但他从来不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他们之间,十五年的感情。

    一直都在隐忍着,爱着。

    然而现在,杨凌死了。

    一切都没有了意义,萧冰情也不想活了,她有的是对杨凌无尽的遗憾,有的是对这个世界无尽的悔恨。

    杀,杀,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和疼痛恨不得杀光天下所有人才解恨。

    不懂情的人,永远不懂那样的痛。

    陈远洗了半个小时的澡,这时候,沈墨浓让六处的特工送来了衣服。沈墨浓给陈远放在了门外。

    衣服是一套运动服,还有一件羽绒服和一套保暖内衣。陈远穿上还蛮合身,出来之后,他觉得身子清爽了许多。

    沈墨浓在外面洒了半瓶的空气清新剂,陈远一出来就打了个喷嚏。他说道:“靠,沈墨浓,你要不要这么夸张,有这么臭”

    沈墨浓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闻言很郑重其事的说道:“比你想象的还臭,你是去跳粪坑了你那一身衣服赶紧给我扔出去。”

    陈远郁闷的说道:“也就跟跳粪坑差不多了,你不知道今天有多惊险。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已经就是造化了。”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说,你能站在这里,要感谢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她顿了顿,道:“臭小子,你好好算算,我到底救了你多少次”

    陈远嘿嘿一笑,他知道,沈墨浓也算是自己命中的贵人了。

    随后,沈墨浓催着陈远将脏衣服丢出去。陈远也觉得味儿不对,依言去了。

    丢完衣服上来,陈远又洗了两遍手。

    如此之后,陈远方才坐到沈墨浓左侧的单人沙发上,他抓了茶几上的巧克力,打开就吃。

    沈墨浓在考虑问题,没有理会陈远。等看到陈远一口吞了巧克力,连忙说道:“别……”

    陈远苦着脸将巧克力吐到了垃圾桶里,他郁闷到了极点,道:“这是什么时候的巧克力啊,怎么味道这么怪”

    沈墨浓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道:“还是去年夏天买的,我很少在这里住,忘记丢了。”

    陈远连忙去漱口,他彻底服了沈墨浓这个懒女人了,太不会过日子了。

    陈远也确实饿了,又问道:“这里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沈墨浓说道:“好像厨房里有方便面,不过好像也是去年买的,你看看能不能吃”

    陈远过来愤愤不平的坐下,说道:“我看我还是别吃了,你这里的东西都是有些年代了。哎,日子不是你这么过的啊。”

    沈墨浓哑然失笑,说道:“我要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那也就奇了怪了。”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一想也是。接下来,言归正传,陈远说道:“今天你干嘛不直接杀了那个白发男和萧冰情只要萧冰情一死,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说道:“事情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这两人是杭行天的徒弟,而且萧冰情还是跟杨家关系匪浅。杨家在燕京的份量不小。这样的情况下,我将她们给杀了,那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毕竟,你又没死,她们也只是到了我家里坐了坐。杀岳兰亭容易,那是因为岳兰亭没什么背景。他的爷爷孔雀王虽然修为高深,但真不是我忌惮的。就像杭行天也不简单,但我并不怎么忌惮他。我真正忌惮的是杨家。”她顿了顿,又说道:“当然,如果她们今天在我家里将你给杀了,那就是另外一种说法。在我面前杀人,那就是杭行天也给我靠边站。”

    陈远不由佩服,道:“霸气!”他顿了一顿,又问道:“那要是神帝在你面前杀人呢”

    沈墨浓不由语塞,她说道:“你找抽呢”

    陈远嘿嘿一笑。他又道:“我要是杀了萧冰情,我会不会也有大麻烦你说的这杨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沈墨浓说道:“如果你不加入神域,那你杀了萧冰情绝对是摊上大事。第一件事就是杭行天不会放过你。第二件事,杨家不会放过你。现在杨凌虽然死了,但是杨凌死在擂台上,杨家也不好刻意发难。毕竟,我和林老爷子都掺和了进来,我们还能压着。你有一件事不知道的就是,如果不是我和林老爷子在其中斡旋,你早就被杨家派人把你给抓了。”

    陈远不由吸了口凉气,妈蛋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弱的跟小白兔似的。

    “我若是加入了神域,那我杀了萧冰情就不会有麻烦”陈远不由问道。他顿了顿,又道:“神域真有这种权利,连政府都不怕杨家那时候不会找我麻烦”

    沈墨浓说道:“你真是笨,到时候,你加入神域,一是有神域庇护。二是有我和林老爷子庇护。三是,你难道要当着杨家的面杀萧冰情反正到时候死不承认,杨家也是无可奈何的。”

    陈远恍然大悟,他向沈墨浓翘起大拇指,道:“高啊!”他又歪着头说道:“不过你不是代表政府,代表了正义,公理吗怎么就尽教我一些不择手段,歪门邪道的东西”

    沈墨浓说道:“我看你是皮痒了我又不是法院。非常部门行非常之事,在我这里只注重结果,过程不重要。”

    陈远也是打趣,他随后正色说道:“对了,我身体里被那白发男好像打了一道罡劲进来,居然压迫住了我的气血运行。你有没有办法帮我”

    沈墨浓说道:“那白发男叫做修罗,是萧冰情的师兄。他的修为已经是金丹巅峰,他的罡劲到了化罡为气的地步。这一口罡劲到你体内,你是消化不了的。”

    陈远讶异,道:“不是化气为罡吗怎么还有化罡为气”

    沈墨浓道:“化气为罡是第一步,这叫做万法归一。化罡为气,那是属于他自身蕴含精神印记的气。这样的气到你体内,你炼化不了其中的精神印记,便会一直影响你的修为。这是很高深的东西,你慢慢会体会到的。”她说到这里,又道:“说白了,就等于是在纯净水里打入一粒染色体,这粒染色体不消除,纯净水永远不能纯粹。”

    陈远不由暗暗叫苦,说道:“那我现在怎么办我感觉修为退步了一大截。这道罡劲,我怎么都不能化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