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奇妙的考验
    司徒炎说道:“那我再问你,今日我帮你,也算与你有恩。但你和我家灵儿都是天命者,将来在你们面前,面临生死对决,只能活一个,你会如何做”

    陈远沉吟一瞬,说道:“假设要真有这么一天,我要与灵儿小姐对决。若是我输了,自然我是该死。若是我侥幸赢了,为还今日之恩情,我会放她一次。”

    司徒炎的脸色微微古怪,说道:“你这个小子,当真是一点服软的话都不会说吗”

    陈远苦笑,说道:“今日求老爷子您帮忙,乃是生死存亡之大事。于您来说,也不是小事。自然不敢有半分虚假搪塞。”

    司徒炎当下也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站了起来,说道:“算了,咱们去吃饭吧。”

    陈远便也跟着站起,说道:“是!”

    餐厅里依然是古色古香,菜大多以清淡为主。一共四个菜,三个素菜,一个荤菜。荤菜却是红烧肉。

    陈远与老爷子坐下后,吴伯在一旁说道:“老爷子一向吃素,这道红烧肉是老爷子交代,特意为陈小哥你做的。”

    陈远连忙说道:“多谢老爷子,多谢吴爷爷。”

    司徒炎微微一笑,他说道:“你不嫌弃菜太过简陋就好。”

    陈远说道:“不敢!”

    司徒炎又问道:“要喝酒吗”

    陈远说道:“您喝的话,晚辈就陪您喝一些。”

    司徒炎呵呵一笑,说道:“好,好,你很不错。”他这句话有些突兀,让陈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好了。

    最终,两人还是没喝酒。陈远吃了两大碗米饭,还别说,这里的饭和菜似乎都格外的香。

    吃过饭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司徒炎向陈远说道:“人老了,一天不睡午觉就觉得不自在。我去睡午觉了,陈远,你自便。”

    陈远说道:“好的。”

    司徒炎当下就回卧室休息,陈远自然也不能就此离开。因为老爷子要他在这里住上一天的。考察还在继续呢。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北风怒吼。

    吴伯也去服侍司徒炎了,陈远一个人便显得有些无聊。这里他可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不过,陈远也不是个会受拘束的人,他开始四处逛逛,就在这公馆前后逛。

    庭院里,几个园许在修剪花草,他们十分的用心的照料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冬天的里花草,特别难以照顾。

    陈远在庭院的走廊上站着,他心里在思考,司徒炎老爷子到底想要怎样考验自己会不会再出一些难题或则,他是故意晾着自己,想看自己在这里会有什么表现

    陈远暗想自己要不要去给园许帮帮忙,表示自己很勤快

    这个想法一生出来,他马上就否决了。妈蛋的,自己又不是小媳妇上门,还要多做家务。

    他想了想,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就干脆去了休息室盘膝修炼起来。一旦运行大日月诀,那时间过的也就是贼拉的快。

    他睁开眼时已经到了晚上六点。

    燕京的夜晚来的很早,六点的时候,外面就已经全部黑了。

    这时候吴伯来喊陈远去用餐。

    陈远微微一笑,应了一声好。

    还是和司徒炎一起吃饭,还是四菜一汤。

    司徒炎简单的招呼了一声陈远,随后就开始吃饭。陈远也不多问,大口吃起饭来。

    吃完饭后,司徒炎又说年纪大了,要早些休息,让陈远自便。

    陈远应了一声好。

    司徒炎去休息之后,陈远也直接,他找来吴伯,让吴伯安排一间房休息。

    吴伯也就给陈远安排了房间。

    陈远也不洗澡,直接在床上盘膝而坐,继续修炼大日月诀。他修炼到夜晚十二点之后,倒头就睡。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

    今天的天气很好,陈远在床上就能感觉到外面的晨曦。

    陈远起床,出了房间。他接着就来到了客厅里。

    客厅里,沈墨浓却已经来了。

    司徒炎坐在上首,沈墨浓在下首,她穿着黑色的风衣,显得英姿飒爽,气场强大。

    吴伯还是在一边。

    陈远立刻感到尴尬,他干咳一声,打个哈哈,说道:“哈哈,老爷子,吴爷爷,你们真早呀。哎呀,沈墨浓,你怎么也来这么早。”他其实想说,沈墨浓,你个坑哥货,居然来了也不给哥打电话。

    “陈远,昨晚睡的可好”司徒炎淡淡一笑,问道。

    陈远马上说道:“挺好的,谢谢老爷子的款待。”

    司徒炎微微一笑,说道:“那就好,你也坐。”

    陈远入座,一切的一切,他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沈墨浓这时候也开口了,说道:“老爷子,您考虑的结果是……”

    司徒炎笑容和煦,说道:“我对陈远很满意,我可以给他推荐。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陈远微微讶异,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表现了撒,居然让老爷子觉得很满意。

    沈墨浓道:“老爷子请说!”

    司徒炎说道:“我要陈远和我的孙女灵儿先结婚,完婚后,我便立刻向神域推荐陈远。”

    “什么”陈远吃了一惊,他忍不住站了起来。

    沈墨浓也是微微失色。

    司徒炎有些不满的看向陈远,说道:“我家灵儿是难得的美女,多少家族子弟想要跟我联姻,我都没答应。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陈远说道:“可是老爷子,这……”他顿了一顿,很正式的问道:“为什么”

    司徒炎微微一笑,说道:“这能有为什么吗如果一定要一个理由,那就是老头子我很喜欢你。想要你做我老头子的孙女婿。”

    陈远说不出话来。

    司徒炎说道:“怎么,你不愿意”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对,我不愿意。”

    司徒炎与吴伯都是讶异。沈墨浓却是不动声色。

    司徒炎道:“为什么”

    陈远说道:“第一,我跟灵儿小姐素不相识,我们没有感情基础。第二,我是个花花肠子,我不喜欢受束缚的生活,更不想结婚。谁跟我结婚,都只会受伤害。我没道理要祸害灵儿小姐。第三,至少现在我心里,还喜欢着一个女人。我跟她说了,不能给她婚姻。但我转手就来跟灵儿小姐结婚,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司徒炎与吴伯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司徒炎沉声说道:“很好,陈远,你正式通过了我的考验。如果你直接答应了我,那我绝不会给你这个推荐名额。昨天一整天,我虽然只是跟你聊了几句。但是我们老家伙唯一的优点就是看人,我看人一向很准。你陈远绝不是个安分的主。你可以很冷静的处理任何危机,但是你的确也讨厌墨守成规的生活。”

    陈远微微有些傻眼,我靠,真是尼玛防不胜防啊!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啊!

    他同时也微微松了口气。

    司徒炎又说道:“我让老吴也查了查你的身份,你以前的身份很神秘,我们也查不出来。不过你最近在海滨的所作所为,老头子我是一清二楚的。不问从前,就看现在,你也绝对算得上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真汉子。你喜欢那个许舒,老头子我也知道。”

    陈远满头大汗,暗道:“千万别知道我还偷看了许舒洗澡,不然这张脸往哪里搁啊!”

    便也在这时,司徒炎话锋又一转,他说道:“之前算是考验。陈远,眼下我说的就是真的条件。”

    陈远马上抱拳作揖,道:“老爷子请说!”

    司徒炎说道:“你必须和灵儿结婚,如此我才能推荐。至于你说你喜欢那个许舒,老头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和她不合适。你如果要跟她在一起,那就是你自私,你害了她。但是,我的孙女灵儿不同。灵儿和你是一路人,她的修为不在你之下,你们可以互相帮忙。她也可以陪你走遍这个世界,更不会成为你的负累。你要知道,你是天命者,你身边注定是麻烦不断。你和许舒在一起,她会拖累你是其一。其二是你会害死她,就比如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