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诡异的司徒家
    一个小时后,沈墨浓开车带着陈远来到了司徒公馆前。

    这司徒公馆前面是一个封闭式的庭院,可以看见竹林的竹子葱葱郁郁的伸展出来。

    门是铁闸门,很是宽阔。

    沈墨浓停车后,和陈远下车。两人来到铁闸门旁边按了门铃。这门铃处有摄像头,很显然是连接里面的可视电话的。沈墨浓便斩在了摄像头前面。

    陈远有些不淡定的道:“你都没预约”

    沈墨浓看了陈远一眼,淡淡说道:“我预约了,不过司徒老爷子没接我电话,也没答应。”

    陈远大汗。暗道:“你丫做事还能靠谱点吗”

    门铃响后,却一直没有人来开门。“怎么办”陈远问沈墨浓。

    沈墨浓很是淡定,说道:“等呗!”

    她说完就很悠闲的回到了车里。陈远跟着回到车里,说道:“很明显老爷子不想见你啊,咱们一直在这里傻等有用吗”

    沈墨浓淡淡说道:“傻等有没有用我不知道啊,但是我知道不傻等肯定没用。还有,谁让你上车呢求人办事的是你,哪有在车上坐着等的道理,你赶快下去,一直在摄像头下面站着。也好让人老爷子知道你还在。”

    陈远无语,道:“靠,司徒老爷子都不认识我是那颗葱,我这么傻站在外面,他不要以为我是神经病”

    沈墨浓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有更好的办法你可以试试啊。或则你一脚把门踹开。”

    “你牛比!”陈远无奈,说道。

    沈墨浓上次就被陈远夸奖牛笔了,当时她没说话。这次,她却出奇的反应大,道:“你才牛笔,你全家都牛笔!”

    陈远一愣,随即也就醒悟过来。好像对女性说这两个字是不太尊重啊!

    他难得见沈墨浓生气,心情立刻也就愉快了。于是也就拿了礼物,下车站在了摄像头下面。

    哎,陈远心里也只能庆幸,还好不是跪着啊!

    电视里面,武侠里面有很多这样苦逼桥段啊。主角求人收留为徒,在风雪门外跪个三天三夜的。

    要是换做陈远,那就是要马上挂掉了,他也是绝不会向任何人下跪的。

    他的膝盖,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中间跪师父。其余的人,绝对不能让他下跪。

    沈墨浓就在车里睡起觉来。

    陈远也就一直站在摄像头下面,他平时虽然吊儿郎当的,但是做起正事来却是有股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与韧劲。

    这一站就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内,陈远一动不动如标杆。

    便也在这时,陈远终于听到了里面传来脚步声。他心头一喜。

    随后,铁闸门被打开了。

    出现在陈远面前的是司徒家的管家,这管家叫做吴平,人称吴伯。

    吴伯一身青色长衫,他大概七十来岁。

    不过,他虽然有七十来岁了,但是精气神很好。

    陈远看见吴伯,马上咧嘴一笑,说道:“爷爷您好。”他的嘴巴有时候还是很甜的。

    这家伙的笑容很阳光,是绝对没有任何阴谋诡计的那种。让人见了就会觉得舒服。

    吴伯也马上就对陈远充满了好感,他微微一笑,说道:“小伙子,你在外面已经站了两个小时。不知道你来我们司徒公馆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候,沈墨浓依然在车里睡觉。

    陈远也不是个习惯要靠别人的主,他也就完全不回头看沈墨浓。而是腼腆一笑,道:“爷爷,我的确是有事情想找司徒老爷子帮忙,还希望您能帮我引见一二。”

    吴伯微微讶异陈远的坦诚和直接,他也就说道:“老爷子年纪大了,不会随意见人。这样吧,你就在这里跟我说说。我如果觉得老爷子能够帮你,我就帮你引见。如果我觉得老爷子不能帮你,那么你也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好吗”

    陈远便说道:“好的。”他顿了顿,说道:“我想参加神域的外门弟子考核,但是我缺少一个推荐人。我希望老爷子能帮我跟神域推荐一下,为我争取到一个名额。”

    吴伯微微失色,他沉吟半晌,说道:“向神域推荐人选,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我只怕老爷子不能帮你。”

    陈远仍然不慌不躁,他条条有理的说道:“不瞒爷爷您说,我要参加神域外门弟子考核,乃是与我性命攸关的事情。而且不止我一人的性命。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敢苛求太多东西,只希望爷爷您如果可以,能尽量帮我这个忙。”

    吴伯暗暗赞赏陈远的气度,他随后说道:“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这样吧,你在外面等等,我去跟老爷子通禀一声,你看怎么样”

    “多谢!”陈远马上恭谨的说道。

    吴伯微微一笑,随后就转身进去了。

    陈远微微松了口气,他回头看见沈墨浓在车里笑吟吟的。

    他立刻走到了车子旁边,向沈墨浓狐疑的道:“你们这该不是在合伙考验我吧”

    沈墨浓收敛笑容,说道:“我对你再了解不过,那里有这么无聊来考验你。再说,你已经是金丹高手,又不是毛头小伙子。这种考验都是笑话吧”

    陈远一想也是。他顿了顿,道:“我怎么觉得这次来找司徒老爷子帮忙很玄啊”

    沈墨浓说道:“老实说吧,我也觉得很困难。但这是唯一的路,我相信你是天命者。老天既然选了你,肯定不会把最后的路给你堵死。”

    陈远想想也觉得沈墨浓说的有些道理,他又道:“但咱们今天来,好歹是来刷脸的。你面子总该比我大些,你躲后面干嘛”

    沈墨浓说道:“小样,这就是你笨了。我预约都没预约到,这脸就没刷成功啊!我想司徒老爷子肯定也喜欢有担待的小伙子一些。所以,你在前面亲力亲为没错。而且,司徒老爷子有个天才孙女司徒灵儿。你这次去要是表现优异,说不定老爷子一欢喜,把你招去做孙女婿呢”

    陈远马上道:“你饶了我吧,谁也别想把我推进婚姻的坟墓。”这货是最怕结婚的。

    两人聊不多时,那吴伯出来。

    陈远与沈墨浓也就迎了过去。

    沈墨浓微微一笑,道:“吴爷爷,您好,我是沈墨浓。”

    吴伯看向沈墨浓,他没有任何讶异,微微一笑,说道:“没想到沈处长大驾光临我们司徒公馆啊,欢迎欢迎。”

    沈墨浓一笑,却不多说了。

    随后,吴伯就道:“两位跟我来吧。”他说完后,转身进了庭院里。

    陈远拿着礼物与沈墨浓跟在了后面。

    进入庭院,陈远看见两边大多是草坪,中间是青石铺。右边梅树漫漫,那花香飘了过来,煞是好闻。

    正中间有一喷泉,不过此刻喷泉并没有打开。

    那公馆建筑恢弘大气,却又不觉奢华。

    两层楼,纯白色的墙壁,红色的瓦。

    一路进去,陈远也只看见庭院里有几个园许在打理。整座公馆里似乎没有什么防守力量。

    陈远不由暗暗奇怪,司徒老爷子都不需要保镖吗

    他再仔细观察吴伯,发现吴伯也是没有修为的。

    难道这司徒家族,豪门大族,居然都是没有修为的。这好像不太可能啊!豪门大族,能够一直屹立不倒,必定要有很强的武装力量。

    不然早就被同行蚕食了。

    陈远心里有疑问,但这个时候也不好问沈墨浓。他觉得等看到司徒炎老爷子后,也许会有答案。

    进入公馆的大厅之后,吴伯便安排陈远和沈墨浓入座。他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喝茶,我去找老爷子。”他说完便进了里面的走廊。

    陈远和沈墨浓入座,不一会后就有丫鬟模样的人来奉茶。

    陈远觉得这里的气氛很奇怪,似乎一切都是封建时代的大地主家庭。连管家,丫鬟都有。

    他也不四处张望,只是和沈墨浓安静的喝茶。毕竟,在别人的家里,到处张望也不太礼貌。

    片刻之后,从里面的走廊处传来脚步声。

    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是吴伯的。还有一个脚步声很是普通,似乎没有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