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魔帝陈天涯
    陈远不由吃惊,天纵军事学院他可是有所耳闻的。那迦叶南在许多雇佣兵的嘴里被传成了神!大家都说迦叶南是一代军神!这迦叶南,曾经在非洲的一个小国家里,一人一剑去杀了万军之中的叛将首领。从此,迦叶南名声大震!

    尼玛,要知道,那个叛将是在荷枪实弹的军营里。身边坦克,大炮,远程导弹都有。而且还有精锐的亲卫兵保护。那叛将的亲卫兵,武器都是非常先进的。

    可迦叶南这位军神却不按规矩出牌,居然是带着剑!

    在高科技时代,这位军神就靠着冷兵器杀入进去,如入无人之境。这种事迹,似乎只能在武侠里看到的。但却出现在了迦叶南的身上。

    而且,陈远还知道,迦叶南的天纵军事学院出了不少优秀的雇佣兵,杀手。

    陈远在心里数了数,就神域外门的几个弟子。如林文龙,迦叶南,杭行天这些人,他们那一个不是自己目前要仰望的存在

    陈远听到这里不由吸了口凉气,说道:“外门弟子都已这般厉害,那内门弟子岂不是更可怕”

    沈墨浓夹了一片羊肉,那涮锅的雾气缭绕着,让她的脸蛋显得有些朦胧美。她吃了一片肉之后,方才说道:“内门弟子一向神秘,很少有外人知道。不过,我知道一名内门弟子。”

    陈远马上感兴趣的问道:“是谁”

    “你听过魔帝这两个字没有”沈墨浓问道。

    陈远失色,道:“你别跟我说是魔帝陈天涯那不是虚幻的传说吗”

    沈墨浓正色说道:“魔帝陈天涯并不是传说,在我们六处里是有关于这个人的记载的。当年魔帝陈天涯统率光明教廷作乱不小,后来据说也是神域内门的几个杰出人物一起出手,方才将魔帝陈天涯给抓了回去。这件事其实传的很广,但是后来官方将其镇压下去。所以你们许多人也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魔帝陈天涯也是神帝的弟子。”

    陈远也算是彻底服气了。他好半晌才消化了沈墨浓所说的这些内容。随后,他又不懂的道:“林文龙这货不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么怎么又是神域的”

    沈墨浓说道:“你有所不知,不管是崂山内家馆还是任何门派,大家都以能入神域为荣。林文龙是好不容争取的名额,然后通过考核进入神域的。他若不是依靠神域的资源,焉有今日的成就。”

    陈远顿时恍然大悟,随后,他有不懂的说道:“但这一切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能让杭行天不敢对我动手”

    沈墨浓说道:“我这样跟你说吧,神域之内,门人不经允许,是不准互斗的。如果,你也成为了神域的外门弟子,那么就算是给杭行天一百个胆子,他也是不敢来跟你作对的。”

    陈远也就明白了,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加入神域外门”

    沈墨浓说道:“你是天命者,如果你能加入神域,最后甚至成为神域的内门弟子。那么你将来的胜算会大很多。而且,你只有进入了神域,你的修为才能达到真正的登峰造极。神域这个地方,是我们练武之人的圣殿,没人不想进去的。这就跟神域是一所优秀的大学一样,每一个人从里面出来的人,都会有不凡的成就。”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按你这么说,我只怕神域的外门也不好进去吧”

    沈墨浓说道:“自然不好进去。不过,咱们将神域当做是优秀的剑桥大学。那你小子肯定也是学习优异的那一波。眼前就有个机会,一个月后,神域会派考官到燕京来进行一次考试。只要通过了考试,就可以正式成为神域外门弟子。”

    陈远说道:“那你呢你不参加考试”

    沈墨浓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是国家公职人员,怎么可能去进入神域。”

    陈远一怔,随后一想也是。他道:“所以说,我眼下也只有进入神域外门这一条路可走了”

    沈墨浓正色说道:“陈远,我知道你是个自由散漫的人。也许你不太喜欢我给你规划路线。所以,也不是说这是唯一的路线。如果你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我会尊重你的想法。”

    陈远不由苦笑,眼下,他又那里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过,沈墨浓说的对,他的确不喜欢按照既定的路线去走。

    但是,既然没有别的办法,他也就只有听从沈墨浓的了。

    而且,他也知道。沈墨浓虽然有些私心,但这份私心也是拳拳的爱国之心。当下,陈远便也就深吸一口气,说道:“神域的外门弟子考核是什么情况会很难吗”

    沈墨浓见陈远不再排斥,微微松了口气。她说道:“外门弟子的考核当然很难,应该说是非常艰难。但是这方面,我对你是有信心的。其实眼下更难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个考试名额。神域对参加考试的考生,有很严的要求。一,必须要根红苗正,二,要有推荐人。这个推荐人很重要。将来外门弟子如果出了问题,神域就会找这个推荐人的麻烦。而且,推荐人的身份必须很崇高。如此一来,推荐人在推荐考生的时候,会非常谨慎。因为谁都不敢轻易的招惹下这个麻烦。”

    陈远微微苦涩,说道:“你说的这两项是我最缺少的,要说我根红正苗,那谁也不会信。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来自哪里。”

    沈墨浓说道:“这个问题,我会帮你解决。”

    陈远说道:“那就一切都有劳你了。”他难得的这么客气。

    沈墨浓感觉到了陈远的情绪有些低落,便道:“你还是不开心”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墨浓,你放心吧。我会遵照你的去做。只不过,眼下我被逼着走到这一步,心里确实有些不大痛快。你放心,我会很快调节好。”

    沈墨浓微微一叹,说道:“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道理就是这个道理,等到那一天,你足够强大时,那时候,你就可以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陈远点头,说道:“我明白。”

    两人便也就聊着,喝着,不多时居然将一整瓶飞天茅台给喝完了。

    这时候沈墨浓的脸蛋酡红一片,像个小女孩一般,煞是好看。

    她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严。

    吃的差不多了,沈墨浓与陈远起身。

    陈远要去买单,沈墨浓不让,她爽朗一笑,微醺着说道:“你来燕京是客,怎么能让你请客。”随后,她便对那张哥说道:“记在账上,我下次一起给。”

    张哥便说声好嘞。

    陈远也就不再坚持。

    两人很快出了小巷子。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远处还能看到不少灯塔,恢弘繁华的建筑。

    那立交桥上的灯塔组成蜿蜒的神龙,美丽无比。

    “我来开车吧。”陈远见沈墨浓酒量不行,便说道。

    沈墨浓也就不再坚持。

    陈远上车后,立刻问沈墨浓,说道:“咱们现在去哪里”

    沈墨浓躺在座椅上,她半眯着眼说道:“我在这里有一套房子,是在三环路的曼城小区。你用导航定位一下就好。”

    陈远嗯了一声,随后启动车子。

    沈墨浓也就靠着座椅睡了过去。她睡的安静甜美,她的嘴唇在路灯照耀下,散发着如樱桃般的色泽。让人感觉她是沉睡的公主,只等王子一吻就会醒来。

    陈远通过后视镜看到沈墨浓的样子不由一呆,她真是个漂亮的女人。也是个很特别的女人。而且,她和林倩倩一样,都很热爱生活和国家。她们愿意为了国家,人民的安乐去奋斗,辛苦。她们不需要回报,也不需要外人知晓。

    那么,又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沈墨浓这样杰出优秀的女人呢

    陈远想不出来。

    便在这时,前面忽然出现了交通警察。拦着喊停车。

    不止是一名警察,而是警察队伍在搞突击检查。

    陈远不由暗暗叫糟,今天自己可是喝了酒的。怎么这么倒霉

    他却不想想,他自个已经多少次酒驾了。

    这叫上得山多终遇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