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神域
    夜色深沉。

    如今已经是十二月初,燕京是属于北方,已经正式进入了寒冬。

    燕京的冬天,只能用酷寒来形容。

    陈远从佛山到燕京,就好像是从夏天到了冬天一般。

    在军机上时,沈墨浓就给众人发了军大衣。此刻,陈远和沈墨浓都裹了军大衣。

    随后,沈墨浓上车,陈远坐在副驾驶上。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北风凄厉的呼啸。

    沈墨浓启动车子。陈远不由问道:“咱们现在去做什么”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眼下也没有什么正事要做,我带你去吃咱们燕京最有特色的涮羊肉锅吧。”

    陈远呆了一呆,说道:“你刚才跟林老爷子不是说还有正事要做吗”

    沈墨浓一笑,说道:“你不觉得这世上最折磨的事情就是陪长辈吃饭吗我这是找个借口解救你。”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靠,沈墨浓,你当我弱智啊!是解救你自己还差不多。”

    沈墨浓哈哈大笑,说道:“反正都一样。”说完之后,她便启动了车子。

    对于燕京,沈墨浓很是熟悉。她熟稔的出了四合院地带。

    陈远还是第一次到燕京来,他对燕京充满了说不出的向往。因为这里是华夏的庄严国都,也是最繁华的经济中心。这里有太多的历史传奇存在了。

    一路开去,陈远跟好奇宝宝一样左顾右盼。偶尔看见一处建筑物还会很新奇。“喂,沈墨浓,那里是不是王府井”

    沈墨浓白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但凡看到点复古建筑就觉得是王府井啊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王府井比这繁华好看多了。等明儿有空了,姐姐带你去逛逛。”

    陈远顿时为自己的土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不多时,沈墨浓却是开着车到了一个偏僻的胡同口停下。随后又带陈远进入胡同里。

    这条胡同跟小城市的胡同一样,路面还有些坑坑洼洼的。

    不过这胡同不同的是,它残留了老燕京的那股子味道。

    进去之后,陈远看见里面还有不少店面开着,里面客人很多。

    最后,两人来到了一家涮羊肉店里。这店子不大,里面装修也不怎么样。

    陈远说道:“沈墨浓,你好抠门。路边摊就把我给解决了。好歹你也得带我去五星级大酒店吧”

    他自然是跟沈墨浓开玩笑。如果真要讲礼仪,沈墨浓肯定要带陈远去高大上的地方。但两人友情已经很是深厚,所以言语上没什么顾忌。

    沈墨浓笑笑,说道:“陈远,你真是个土鳖。你知不知道,燕京真正地道的涮羊肉都在小胡同里。不是真的朋友,我才不会带他来这里。”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好,我今天倒要好好尝尝。”

    沈墨浓跟这里的老板已经很熟,那老板是个胖子,四十来岁。一见到沈墨浓,眼睛都在发亮。很客气的说道:“沈小姐,你有好一阵都没来了。这位是……”说着看向了陈远。

    沈墨浓还没来得及说话,陈远就先自告奋勇的说道:“我是她的男朋友,墨浓说这里的涮羊肉非常不错。经常跟我说这儿,说就馋这一口呢。”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不过也没有拆穿陈远。

    那胖子老板眼里闪过一阵失望,他还是强颜欢笑,说道:“先生您是一表人才。”

    陈远哈哈一笑。

    沈墨浓接着说道:“张哥,包房里有人吗如果没有,就给我们安排那间包房吧。”

    张哥说道:“没人,我这就给你们安排。”

    “多谢。”沈墨浓说道。

    随后,陈远便和沈墨浓进了包房。

    那包房是唯一的一间,有些简陋和陈旧,里面的墙壁看起来就有历史的味道。

    陈远与沈墨浓入座。张哥进来问:“沈小姐,还是老一套吗”

    沈墨浓嫣然一笑,说道:“陈远是个吃货,你准备两份的量。”

    张哥便说道:“好嘞!”

    随后,张哥便出去忙活了。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墨浓啊,看来你的魅力很大啊!这个张哥一看就挺暗恋你的。我一说我是你男朋友,我看他只差没哭出来了。”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说道:“姐姐要是这点魅力都没有,岂不是也太失败了”她顿了顿,又说道:“以后不许再开这种低级玩笑,下不为例。”

    陈远知道她指的是自己假扮她的男朋友,他嘿嘿一笑,也不再多说。

    丰盛的涮羊肉很快就上来了,还有小葱煎饼等等。

    那羊肉鲜美,切成一片一片的薄卷儿。往那煮成如牛奶白的羊肉汤里一涮,再往调料碟里一蘸。最后送入嘴中,味道鲜美到了极点,且回味无穷。

    “好吃!”陈远马上大大的称赞,说道:“这是我吃的最地道的涮羊肉。以前我在国外的唐人街吃过一回,简直是坑哥。”

    沈墨浓微微一笑,说道:“国外的涮羊肉,迁就了外国人的口味,当然吃不到正宗的。”

    “有好菜,一定要喝点酒啊!”陈远又说道。

    沈墨浓说道:“正好,我在这里有一瓶存着的飞天茅台,你去找张哥拿过来。”

    陈远欢喜的说道:“好嘞!”

    他很快就去拿了飞天茅台过来。并主动的先给沈墨浓满上,那酒液金黄色,跟蜂蜜似的。

    陈远不由说道:“我说你们这些领导怎么这么多飞天茅台呀,我去买都买不到这么郑重的。你是不是收受好处撒的啊”

    沈墨浓没好气的说道:“陈远,你这狗嘴里,一天到晚就吐不出一句好话来。这些酒是特供的,你在外面当然不好买到。”

    陈远嘿嘿一笑,接着举杯,说道:“我敬你,不管怎样,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沈墨浓便也举杯。两人一饮而尽,陈远接着倒酒。

    沈墨浓说道:“还是那句老话,帮你就是帮我。其实咱们之间说不上谢谢二字。我是为了应付天地杀劫,保证国家安全。你是天命者,所以,我会对你多照顾一些。你不要觉得我是在利用你就好。”

    陈远便半是认真的说道:“能被你这样的大美人利用,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说道:“你这张嘴啊,就爱招惹女人。偏偏你又不是安分的主,我看那几个女孩都对你是又爱又恨。”

    陈远打了个哈哈,他却不愿意多谈论这些问题。

    沈墨浓喝了一口酒,吃了一片涮羊肉。随后又正色说道:“陈远,我之前说过,我有办法让杭行天不敢再找你麻烦。现在,我就要跟你说说这件事情。”

    陈远顿时来了兴趣,他正色道:“你说!”

    沈墨浓说道:“这件事情要从一个宗派说起,这个宗派叫做神域。神域位于美国洛杉矶的香山。你不要以为神域是美国的宗派,事实上,神域是咱们华夏人创立的。神域的神帝是一位传说中的大神通者。在一百多年前,这位神帝三十岁,他在美国创立了神域。他在华夏收了一群徒弟到了美国。在美国,神域的财富已经到达了不可估量的地步。很多领域里,神域都有涉足。”

    她顿了一顿,说道:“神帝这种大神通者,对财富并没有什么兴趣。后来,他就在香山安顿下来。美国的政府对神域也是不敢得罪,一直都很敬畏。他们只求神域能够不给社会带来麻烦。”

    陈远不由道:“美国的高科技是最厉害的,他们难道拿神域没有办法神域这种做法等于在美国的心脏地带安置了一颗炸弹。美利坚如此心高气傲,如何能够容忍”

    沈墨浓说道:“没有人能够杀得了神帝。曾经美国有一任总统想要干掉神帝,但是这位总统后来被神帝找上门去。自此之后,没人再敢找神帝的麻烦。当你在万里之外,动念头要杀神帝,神帝就会有感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