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国土安全,职责所在
    沈墨浓看向沐静,她正色说道:“沐小姐,你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你今天的话我记住了,将来我可能还真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但有差遣,绝不敢辞!”

    沈墨浓便也一笑,说道:“沐小姐是千金一诺,我在这里先多谢了。”

    随后,沈墨浓又对陈远说道:“陈远,你赶快去准备一下吧。和几个丫头沟通好。晚上出发。”

    陈远点点头。

    之后,陈远与沐静跟沈墨浓告别。陈远让沐静先进餐厅,他在外面给许舒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陈远让许舒带上小雪,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佛山来。

    许舒自然不解,她失色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究实来说,许舒听出了不妙的感觉,她也不想背井离乡。

    陈远便说道:“今日在擂台场上,我和杨凌对战。搏斗中,我将杨凌给杀了。如今,杨凌那边有个疯子要找我报仇,这个疯子做事不择手段。她找不成我的麻烦,肯定会迁怒于你们。所以,我要将你和林倩倩她们先送往安全的地方。”

    许舒听的不寒而栗,她担心的说道:“那以后我们一直都要躲躲藏藏吗”

    陈远说道:“我会用最快的时间解决这个麻烦。”

    许舒便也不再多说,她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与许舒结束通话后,陈远方才进了餐厅。

    沐静并没有说什么,这事还是要等陈远来宣布。

    陈远酝酿一瞬,将当前的危险说了出来,并提出让众女先去燕京避难。

    林倩倩倒是没意见,反正是去见爷爷,她很乐意。

    唐青与宋妍儿犹豫一瞬,也就答应了。毕竟事态严重!

    陈远再度保证,会尽快解决麻烦。

    如此之后,陈远又亲自给霍天纵打电话,表示晚上不能去吃饭了。

    霍天纵还是很感谢陈远在擂台场上,给他儿子留了余地的。如今听说陈远不能来不免失望。

    陈远也不好跟霍天纵细说,只说有紧急事情。

    霍天纵也就不好强行邀请了,便就说下次有机会再聚。

    安排好这一切后,陈远才松了口气。

    吃过饭后,陈远带众女先去见沈墨浓。

    沈墨浓住在皇冠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晚上,从燕京过来的军机会直接降落在皇冠大酒店的天台上。

    将三女安顿好后已经是傍晚六点。这时候许舒也过来了,陈远又去将许舒和小雪接了过来。小雪看见陈远,却是高兴无比。陈远抱着小雪,看着这丫头又活蹦乱跳的,他也从心里高兴。随后,陈远将许舒母女也带到了套房里,和林倩倩她们一起。

    接着,沈墨浓约了沐静还有陈远出去办事。

    三人很快就离开了皇冠大酒店,便只剩下许舒母女和林倩倩她们一起。

    套房里的气氛瞬时间就有些尴尬。

    事实上,就算是谦逊的宋妍儿,她也和许舒有些距离感。毕竟两人不是一路人。

    林倩倩,宋妍儿,唐青三人是很合得来的。她们三人一致的有些排斥许舒。

    尤其是林倩倩和唐青,她们是格外的排斥许舒的。

    在这一点上,饶是陈远心思缜密,却也没有料到这一点。

    眼下,许舒在这里,也只有宋妍儿来招待一下。林倩倩和唐青就玩自个的去了。两女虽然不搭理许舒,但对小雪却是极好。说到底,她们两都是心地善良的。

    佛山的夜晚来的有些迟,所以虽然六点了,但天边的彩霞却瑰丽壮观!

    三人很快就上了那辆迈巴赫。

    陈远不免问道:“墨浓,你喊我们出来,还有别的事吗”

    沈墨浓说道:“你还记得岳兰亭吗”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当然记得。”

    沈墨浓说道:“你也应该知道岳兰亭的性格,他性格偏激。眼下你当众打败他,这还不说,又弄瞎了他一只眼睛。这个岳兰亭,对自己的相貌很在意。现在估计他最恨的人就是你了。这个家伙,如今也是金丹之境的修为。他发起疯来,也是个定时炸弹。我觉得你现在不解决这个麻烦,只怕日后会后患无穷。”

    陈远顿时一凛,他可是记得岳兰亭这货的。这货非常不讲道义,在擂台上,自己让他成就金丹。这货成就金丹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干掉自己。

    这个岳兰亭的性格,发起疯来绝对是条疯狗。

    陈远想通此节,眼中顿时冒出杀意来。他是坚持与人为善的,但是如果别人存心要跟他过不去,他也不会一味的仁慈。而且,他在岳兰亭的事情上因为仁慈是吃了亏的。不过马上,陈远就有些搞不懂了,他向沈墨浓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现在去杀了岳兰亭”

    沈墨浓也不含糊,说道:“倒也不是一定要你杀了他,你去见见他。摸摸他的底,如果他没有危险,你就不必管。如果他对你怨念甚大,你肯定是要杀的。”

    陈远脸色古怪,说道:“但是……我靠,你是国家公职人员啊!杀人犯法的啊,你这是唆使我去杀人啊。”他有些搞不懂沈墨浓到底是什么节奏了。

    沈墨浓一脸坦然,她鄙夷的看了陈远一眼,说道:“你要记好了,我是国家公职人员不假。但我的部门叫做国安六处,知道国安的意思吗这是保护国家安全的。岳兰亭这种有本事的人,如果对社会有存在潜伏的危险,那么消灭他也是我的职责所在。我是不用墨守成规的。”

    陈远不由打了个寒战,说道:“那你这职权也太牛了,岂不是你可以看谁不爽就杀谁。而且还是合法的”

    沈墨浓说道:“原则上是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们每一个国安六处的成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德行是第一位,尤其是我所在的位置,对品德的要求更高。而且,我上面也是有领导监管的。他也会对我所做的事情做出质疑和调查。”

    陈远恍然大悟。

    沐静在一边安静的很,什么也没说。

    陈远又问道:“那岳兰亭现在还在佛山”

    沈墨浓说道:“他的位置我已经查出来了。”她顿了顿,说道:“如果你想去找他谈谈,咱们趁现在还有点时间,那就立刻去。”

    陈远不由郁闷,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拿我当枪使。”

    沈墨浓忍不住伸手在陈远头上敲了一个暴栗,她说道:“你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姑奶奶为你呕心沥血的,你说我拿你当枪使你以为我不想就直接去把岳兰亭给管制了但是我师出无名啊!到时候怎么跟上级写报告,就因为我觉得他危险你要知道岳兰亭如果作乱,肯定是报复你。到时候受害的还是你。”

    陈远顿时讪讪,也知道自己是有些过于小心了。

    “哈,我也就是开开玩笑,那咱们立刻就出发吧。”陈远说道。

    沈墨浓便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陈远想到什么,又道:“对了,岳兰亭的爷爷孔雀王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咱们干掉了他的孙子,他会不会发疯”

    沈墨浓说道:“孔雀王毕竟不是疯子,他就算要找麻烦也只会找你的麻烦,不会牵累你身边的人。所以,孔雀王的危害不大。”

    陈远恍然大悟,也觉得沈墨浓说的有道理,他随后说道:“那神武门这些存在,危险性更大,为什么你们不管管”

    沈墨浓说道:“不是我们不想管,神武门牵连很大,我们不能对他动手的。等到了燕京,我跟你解释。我们的存在,也只能尽量的扑灭一些潜在的危险。”

    陈远闻言也就明白了一些,当下,他也就不再多说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沈墨浓的迈巴赫停在了一个农家小院前面。这农家小院是个农家乐的类型,位置有些偏僻,但是菜,鸡都是自己种的,喂的,属于绿色有机的东西。这个噱头也能吸引不少顾客前来。

    停车后,沈墨浓对陈远说道:“我和沐小姐会堵住岳兰亭的出路,你进去找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