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与静姐谈恋爱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映照下来,一层清辉斑驳流离的洒照着。

    视线并没有很好。

    不过以沐静这种修为,就算是绝对黑暗下也能达到电目生芒的地步。所以此刻,沐静能将陈远看的一清二楚。

    陈远站稳后,他沉思起来。

    良久之后,他终于动了。

    这一瞬,其实准确的说他还没有动。但沐静感觉到他的气势已经发动了。

    一股强烈的杀伐之意从陈远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杀伐之意中蕴含了陈远的武道精神!

    这股精神是惨烈的,一往无前的。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是对现实不公,是对一切压迫的一种反抗精神!

    沐静在这一刻感受到了陈远的武道精神!

    她知道,这就是金丹高手的奥妙,金丹高手的武道精神才是真正厉害之所在。这股精神所产生的力量是无穷的。

    随后,陈远手掌变化,整个人身子拔高,就如神佛降临,气势笼罩!他手上却是一招精妙无双的大圣印!

    一切的神妙变化都在大圣印中,大圣印轰杀而下,有粉碎一切的决心和力量!

    这一招大圣印乃是陈远独创!

    一招大圣印施展完毕,沐静呆住了。

    这一招大圣印,她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也接不住。大圣印轰杀而下时,那是一种不能抵抗的感觉。

    陈远所有的武道精神,武术领悟全部都浓缩在了这一招大圣印中!

    这一招大圣印,是任何人也学不去的。因为没人能有大圣印的精神!

    “金丹之境,金丹之境!”沐静喃喃念道。

    陈远施展完毕后,跟着就一跃,然后手一攀树枝,接着就来到了树上。

    “静姐。”陈远喊了一声。

    沐静看向陈远,她还是奇怪的道:“你还是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突然想通了”

    陈远说道:“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也是突然之间想通,然后立地成佛。这是一瞬间的慧根,我也无法说清楚。我一直以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沈墨浓的话点醒了我,我这个人,就是受不得压迫,受不得欺辱,见不得不平事。但是我这个人生性不羁,爱得罪人。想要不受辱,就要变强。这是我想要的。那么你呢,静姐,你到底想要什么或则说,你为什想要突破金丹之境”

    沐静沉思下去。她沉吟半晌后说道:“人世间,没有我想要的**。金钱,权力,男人,我都不想要。我唯一想要追求的是身体最后的奥妙,我想要到达那个神秘的彼岸。这就是我想要的。”

    陈远不由奇怪,说道:“难道静姐你从生下来就对**,金钱,权力,男人不感兴趣吗你这是一种忘情的状态。佛家,道家修炼,都讲究太上忘情,更讲究清心寡欲。如此才可不伤身。那么对于你来说,其实这是很好的状态。可为什么你一直无法突破金丹之境呢”

    沐静不由微微苦笑,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该问谁。我比你更想知道答案。”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我不是问你,我是在帮你想问题其中的关键处。我觉得静姐你身上还是有些不对劲。以前,我不能具体的说出你的不对劲。但现在,我能说个大概出来了。”

    “哦那你快说说看。”沐静连忙说道。

    陈远说道:“你身上缺少了一种**。当然,我说的这种**不是人间的**。是对最想要的东西的**。想要变强也是一种**,想要进入金丹之境也是一种**。你想要到达彼岸,那也是一种**。你的**,不够强烈。人只有在**强烈的时候,才能让神经系统兴奋,让血液沸腾。”

    沐静说道:“但是,我们要控制气血,不能为气血所控制。我们需要冷静的调动气血之力!”

    陈远说道:“这点是没错。不过,当你一瞬间想要气血狂猛时,你得配合情绪。你少了这一层情绪,你说呢”

    沐静沉思下去。她沉吟半晌后,说道:“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找到你说的情绪。”

    陈远说道:“你找不到也很正常。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道家讲太上忘情,何为太上忘情你要忘情,起码得有情之后才能忘。你要看穿名利,起码要拥有名利之后才能看穿。如果你没有情,没有名利,本就是个穷光蛋,却谈看穿了名利,觉得钱财是浮云,那岂不是贻笑大方”

    “人生有三大境界!”陈远继续说道:“刚开始的时候,看山是一座山。这是第一层境界。第二层境界,在人长大后,经历了许多事情后再看这座山便多了感悟。会觉得这生态破坏厉害,会觉得这树可以卖钱,会有种种想法。这时候,山也不是单纯的山了。等到人老了,看透了名利,再看这山,那么这山就不过还是一座山。这是返璞归真!何为返璞归真你是小孩时,是纯真的。你老了,懂了,看穿了,如小孩一样纯真,这才是返璞归真。”

    陈远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道:“那么现在很明显,静姐你压根就没经过第二重境界,如此便直接想要进入第三重境界,那么你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这一瞬,沐静的眼睛一亮,她有种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顶的感觉。

    陈远定定的看着沐静,他自然希望沐静也能突破。

    沐静看向陈远,她嘴角闪过一丝苦涩的笑容。甚至是有些尴尬,难以启齿。

    这在她脸上是很难看见的。

    她一向都是自信,气场强大如永恒不败的女王。

    陈远想不到在她脸上可以看到这样的表情。

    沐静深吸一口气后,说道:“一直以来,我心里都有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从来都不曾跟任何人提起。甚至我自己都想忘掉。”

    陈远没有说话,他现在就是适合做一个合适的聆听者。

    大概也许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太隐秘了,所以沐静也有勇气说了出来。她这样的人,不怕死,却怕说这件事情。其实说起来还是少了勇气。

    沐静的声音陷入了回忆,她说道:“我从小生长在北方,我们家族在北方的生意做的很不错。我爷爷沐天桥曾经在北方也是一个大枭,他的修为很高。我的武功便是我爷爷教的。在我六岁那年,应该说,六岁之前,我是个正常的小孩。和其他小孩一样,很天真无邪。六岁那年,我到爷爷的避暑山庄里去玩。我记得那是八月,天气很热。在我爷爷的避暑山庄里,一个猥琐的仆人,他五十来岁。我叫他齐爷爷,他对我很慈善。”

    “这个畜牲,带我到厨房去吃好吃的。结果到了厨房,他却突然掏出他丑陋的东西让我抚摸。我不肯,他就凶我。当时我死死的盯着他,他又抱着我又亲又啃,我挣扎不开。那一天,若不是有人来的及时,我就要被这畜牲给强奸了。”

    沐静说道:“自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对男人有种天然的讨厌。而且后来,我爷爷将那个畜牲给杀了。这件事情,这些年来我想要忘记,始终忘不掉。也可以说,这件事是我的心魔。我今年实际上已经要三十岁了。但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平等的跟一个男人交往过,我自己把自己装扮成了女王,让每一个男人都臣服在我脚下,让他们只能仰望。”

    陈远听完后不由微微苦笑,他真没想到,这样的狗血的事情居然会出现在沐静这样的女人身上。

    童年的阴影,果然是能伴随人一生的。

    沐静说完后长松一口气,她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她给陈远的感觉便也不再那么的高高在上了。

    “静姐,你必须走出这个阴影。”陈远说道。

    沐静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拜托这个阴影。可是不行!”

    陈远眼珠一转,说道:“或许,我可以帮你。”

    沐静道:“怎么帮我”陈远说道:“必须让你不要那么的讨厌男人,要不,我来试着当你的男朋友。让你体会一下做正常女人的滋味。”这货心里其实是有私心的,他也想试试看呢。如果能抱抱沐静这样的女神,那感觉肯定奇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