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终于突破
    沈墨浓又说道:“不过,在这些人中,我最看好的却是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因为我最帅!”

    沈墨浓哑然失笑,说道:“你可以不这么违心吗虽然你不算丑。但是你跟岳兰亭,萧北辰,杨凌这些人能比帅吗”

    这一点还真是让陈远无法反驳,妈妈蛋的,无论是杨凌还是岳兰亭,又或是萧北辰,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妖孽,一个比一个帅。

    陈远无奈的叹了口气。

    沈墨浓说道:“我最看好你,是基于几个原因。第一,这是很关键的一点。我们常常形容一个优秀的人都会这么形容。那就是德才兼备!从来不会有人说才德兼备,这个德是排在才的前面的。毫无疑问,陈远你跟他们相比,你的内心是刚正的,而且你是善良的,正义的。那杨凌,性格偏激,丝毫不顾及他人死活。而且还变态的爱上了他自己的小姨。当然,他的私事我不多加评论。至于岳兰亭,岳兰亭高傲自大。他幼年时受了他爷爷孔雀王许多责骂,所以怀恨在心。一心想要超过他爷爷的成就。他的是非观念很模糊。”

    沈墨浓顿了顿,又说道:“至于萧北辰,他是日本人,那没什么好说的。”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现在这个年代,好像被人形容善良正直,跟在骂人似的。”

    沈墨浓一笑,说道:“人生在世,那里又避免得了闲言碎语。智者何必在乎愚蠢的人的看法。就算你是在捐款做善事,但也总有一毛不拔的傻比说你是在作秀。”

    沈墨浓的观点,陈远的确是很赞同的。路是自己走的,何必要因为别人的眼光来改变自己的路线。

    就像许多年前,牛刀唱空房地产。本来有钱买房的人相信了,结果现在再也买不上了。忠言总是逆耳,任志强一直说要涨,结果万人骂。但是信他的人都算是赚到了。

    而且,有些无耻唱空的牛刀,比如时寒冰之辈。一边喊着晚一年买房少奋斗三十年。结果自己家里买了好几套。

    当然,如今的房价真正疲软,已经不适合在投资了。不过,刚需,只要是自己住的。而且有能力买的,那么就不必考虑那么多了。

    沈墨浓又说道:“第一点看好你的原因,是你的德。当然,这首先得建立在你是天命者的基础上。不然,你没有运气,一切也不需要说了。至于第二点,那是你的能力。虽然你现在修为还不怎么样。但是,你的未来是无限的,只要你跨过了眼前这一步。那么杨凌之辈绝对是没办法跟你比的。”

    陈远微微讶异,他说道:“为什么会这么认为”他自己都没这么看好自己。虽然陈远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但是跟杨凌他们比起来,他还是没有那种信心会比他们强很多。

    尤其是眼下,他一直连金丹之境都参悟不透。

    沈墨浓淡淡一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杨凌他们都能进入金丹之境,偏偏你不能吗”

    陈远顿时没好气的道:“废话,这我能知道吗我知道了,不就早成功了。”

    沈墨浓说道:“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杨凌,岳兰亭的目标,武道是很明确,但也很狭隘。就是一味的要变强。”

    陈远道:“我都不清楚我要什么,这岂不是更糟糕”

    沈墨浓说道:“世间最厉害的是什么”

    陈远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道:“什么”

    沈墨浓不由无语,道:“水火无情你没听过吗那水和火就是最厉害的。但这两样又是跟人密不可分的。而且,它们是没有固定的形态的。就正如你,无为而治,懂吗”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要不是我早了解你,我一定以为你是神棍。我这胸无大志的人都被你说的这么神神叨叨了。”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道:“说是无为,但并不是真的平庸。就像你,你觉得你是平庸的吗你觉得你自己就真没有理想吗”

    陈远歪头思考片刻,随后说道:“我好像真没什么理想啊!”

    沈墨浓说道:“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一直都有自己的原则,底线。你看到不平事要管,你看到身边的人受伤害你要管。许舒被人欺负你要管,宋妍儿被人欺负你要管。”

    陈远纳闷的说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是个男人,都不会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有难而袖手旁观啊!”

    沈墨浓说道:“但也很少有人会像你,就算明知道会送命,也义无反顾的。”

    陈远有些郁闷,说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到底想要点醒我什么”

    沈墨浓有些恨铁不成钢,说道:“你应该好好想想,那一日在茶庄,你差点被释永虎杀死时的感觉。若不是林倩倩及时赶到,你已经死了。你死了,谁来帮你保护你的家人,朋友。你还应该好好想想,那一日你在高速路上,你被释永虎追杀,若不是林文龙的电话,你也死了。你还应该想想,岳兰亭在擂台场上,一拳差点要了你的命。你更应该想想,今日不突破这一层,明天你就会死在擂台上。你的朋友,亲人都会伤心。许舒将来会睡在别的男人身边,这些都是你能承受的吗你也想要变强,但你变强是为了什么岳兰亭变强是想打败他爷爷。杨凌想要变强,是想要突破家人和世俗的阻拦,娶他的小姨。你呢”

    陈远在这一瞬,突然有种灵光一闪,醍醐灌顶的感觉。

    他陡然沉默下去,随后,眼中忽然闪出炽热的光芒来。

    陈远忽然想起以前看过一段话。

    那段话是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神诸仙,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陈远的胸中意气忽然畅快起来,只因这一瞬,他终于想通了。

    他不要做天下第一,不想成圣成佛,但却要自由自在,无人可欺。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我要做的是孙悟空!

    我要做的不是斗战胜佛。

    我要做的是那只无人可驯服的野猴子,不是那取经的猴子。我要做的是大闹天宫的猴子!

    陈远的眼中绽放出神光来,这一瞬,他心中那一层薄薄的膜终于被捅穿了。

    他全身的气血开始狂猛的涌动起来。

    体内的气血刹那之间就如山河奔腾。明明他坐着一动不动,却有种强大无匹的感觉。

    陈远在这一瞬,真正的成为了金丹高手。

    一跃之间,已然跃过了龙门,从凡人成为了仙。

    这时候,沈墨浓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她眼中闪过欣慰之色,她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陈远忽然就跃了下去,他也不动作,只是盘膝而坐。

    这个时候,他体内的气血突然之间全部拧成了一股绳。所有的气血能在一瞬间凝聚成丹丸,也就是金丹。这股金丹力量的爆发里是恐怖的,能瞬间到达两千斤的力量。

    气血聚散,轻松自如!

    陈远接着开始疗伤,他的五脏六腑在气血的滋润下,以飞速的速度复原。

    一个小时后,陈远的内伤全部治愈,他的生机强大到了极点。就连周边的野草都感受到了这股勃勃生机,发出欢快的情绪来。

    随后,陈远不慌不忙,开始布罡!

    金丹高手,全身上下都有罡气流动。这股罡气是非常奥妙的,是体内的气血运行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才能拥有的。

    这种罡气,在外行人眼里容易被理解成气功。那些胸口碎大石等等,依靠的就是罡气。不过,街头卖艺的人,只是将一口气布在了胸口。

    但是陈远这种金丹高手,却是无处不在的罡气。

    这个时候,普通的刀剑很难伤到他们。

    当然,高手的刀剑上含有巧妙的螺旋劲力,那么罡气也是抵挡不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