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那将会是美妙的夜晚
    “舒姐!”陈远微微激动的喊了一声。

    许舒的脸蛋也是微微一红,她眼下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陈远。当她从林倩倩口里听到陈远为她所做的一切时,她便是迫不及待要见陈远。

    这一刻,只觉一切的怨恨都已经消散了。

    随后,陈远将许舒让了进来。

    许舒在沙发上落座,她坐下时很注意,双腿交叠,不露一丝的春光。

    陈远问许舒,道:“喝什么有咖啡,红酒,饮料。”

    “就喝纯净水好了。”许舒说道。

    陈远点点头,随后便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纯净水出来。他一瓶,许舒一瓶。

    陈远将纯净水递给许舒后,他也坐在了许舒的侧边单人沙发上。

    许舒扭开纯净水瓶盖,喝了一口水,随后定定的看向陈远,说道:“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之前给你打电话时被林倩倩接了,她说了很多我不太懂的话。”

    陈远脸色不由古怪,他那里会知道还有这一茬。不过,他也不打算隐瞒了。他便说道:“还是崂山内家馆。这一次找上门来的不是独眼,杨凌之辈。而是崂山内家馆的永字辈!”

    “什么永字辈”许舒不懂,于是很小白的问。

    陈远微微一怔,他脸色有些古怪,随后说道:“你知道少林方丈是谁吗”

    许舒陡然想起什么,好像当今少林主持叫做释永信。

    “他们很厉害吗”许舒脸色发白,问道。

    陈远点头,说道:“那天我不给你打电话让你保重吗”

    许舒说道:“对,那天难道……”

    陈远说道:“你猜的没错,那天就是永字辈的一个高手在追杀我。我正逃在高速路上,我以为我死定了,所以给你打了个电话。”

    “那后来呢”许舒马上问道。

    陈远说道:“后来……后来应该要谢谢林倩倩。她的爷爷是燕京的大人物,她爷爷给崂山内家馆的掌门林文龙求了个情。当天如果不是那个及时的电话,只怕我们是没办法在这里说话了。”

    许舒不由眼眶红了,她胸中热血上涌。同时对她自己也是无限的怨责。

    她想,当时陈远在死亡前一刻给自己打电话,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啊。可自己却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想想,那也是够让他心寒的。

    “对不起,陈远!”许舒红着眼,垂下了头去。

    陈远干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那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又不知道。”

    他永远都不会去怪责许舒。应该说,陈远本就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当初宋妍儿和唐青误解他,不相信他,他也没有真的生气。

    许舒见陈远这般,心中更加愧疚。觉得他真是大丈夫,而自己是真小女子了。不过她马上又奇怪起来,道:“既然已经化解了恩怨,那后来小雪怎么会……”

    陈远解释道:“林文龙是答应了林老爷子不杀我。但是崂山内家馆始终还是觉得要将我杀了才痛快。他们不敢明着来找我麻烦,于是就想到了从侧面入手。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在小雪的身上做了手脚。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我连累了你和小雪。”

    许舒顿时心有余悸,但令她欣慰的是,小雪已经没事了。

    陈远继续说道:“崂山内家馆是暗里出手,这样林老爷子也没办法说什么。那天你问我去了哪里,那是因为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告诉我,要我去一个地方,只要去了那里就可以救小雪。”

    陈远随后便将当天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许舒听到陈远签下生死状时不由热泪滚滚,虽然小雪是因为陈远而牵累。但陈远却也是真的为了小雪来冒生死大险。

    这一刻,许舒对陈远只有感激,再无一丝怨怼。

    “对不起,陈远!”许舒再次说道。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也没什么了。”

    “那现在呢”许舒马上又问道。

    “明天是武道金剑大赛的最后一天。”陈远这时候只求痛痛快快,便也直接说道:“明天也是崂山内家馆杀我的最后机会,他们一定会很疯狂的反扑。而且,我现在身上受了伤。明天我能活下来的几率并不大。”他顿了顿,道:“所以,舒姐,现在我什么都不想隐瞒你了。我不想我万一死了,你还是在恨我的。”

    许舒不由惊骇失色,她又如何能够承受陈远死掉的打击。“既然是这样,那里就不要打了。我们逃离这里不行吗”

    陈远说道:“没有这么简单的。崂山内家馆的人一直在监视我,我那天没受伤的情况下,开着车上高速都没逃出去。现在我受了伤,那就更别想逃走了。我只有唯一的一条路,那就是打下去。”

    许舒说道:“林倩倩小姐这么有本事,咱们可以求她帮忙啊!”

    陈远说道:“她也没有办法。”他顿了顿,说道:“舒姐,你也不要太担心。我还是有一线生机的,今晚我要冲击我修为上最关键的一步。一旦我冲击成功,便很有可能伤势痊愈,在明天的武道大赛上活下来。我现在把一切都告诉你了,我也算是了无遗憾了。”

    这货其实还想说,如果今晚能够一起睡觉才是真的没有遗憾了。但他面对许舒,那里敢真的说出来。

    许舒却是陷入了沉默。

    陈远便也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舒忽然抬起头看向陈远,她说道:“这些日子以来,我也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陈远不由奇怪,道:“什么事情”

    许舒说道:“是不是只要我不想着跟你结婚,你就不会有压力,就会跟我在一起”

    陈远不由大汗,他呐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舒又说道:“我明白你,你喜欢到处的跑,没有牵挂。我又想,到底是你的人重要,还是婚姻的那个证重要。”

    陈远看向许舒,他没有打断许舒。

    许舒继续说道:“我想了很久,我终于想通了。”她顿了顿,说道:“我有酒吧,有足够的钱,有小雪。我不应该再祈求太多,如果有你,我会快乐。如果你出去了,我还有酒吧,小雪。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这样其实也挺好的,你本来就不是凡夫俗子,我为什么一定想要你改变呢”

    陈远不由激动起来,他看向许舒,目光中带着说不出的**。不过,他马上又想到什么,连忙说道:“我不敢保证我不会跟别的女人做出荒唐的事情。”

    许舒的眼神复杂起来,她忽然带着一丝怨恨的看向陈远,道:“你为什么总是要活的这么明白。什么都要跟我说出来”

    陈远不由苦笑,他说道:“对不起,舒姐,我以前从没有喜欢过任何女人。所以,面对你时,我明知道我自己的德性,我就更怕会害了你。”

    许舒看向陈远,说道:“你想什么都不如好好想想,明天能不能活下来。不然,你都没有这个资格。如果你明天能够活下来,你就算去了外面,跟了别的女人怎样,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要让我知道。第二,爱上了别的女人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她顿了顿,说道:“陈远,这真的已经是我的底线,极限了。你不要再逼我了。”

    陈远深吸一口气,正色的道:“好,我答应你。”

    许舒站了起来,说道:“我不知道你明天能不能活下来,我也知道,你今晚想要什么,我去洗澡,你等我。”她说完最后一句话,脸蛋立刻红如熟透的苹果。

    陈远的心儿立刻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他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他能感觉自己敏感的地方已经起了反应。

    他只要一想到许舒那美妙雪白的娇躯,他便是无法自持啊!

    多少个日夜里,他都是幻想着许舒在自己的身下的。

    如今,愿望终于要实现了,也没人能够阻挡自己了。

    浴室里很快传来水声哗哗的声音,透过那玻璃门,能看见里面朦胧的身影。那朦胧的身影都是那般的曼妙。

    陈远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的等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