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许舒来了
    释永虎虽然松了一口气,但也没有掉以轻心。他还是安排了人时刻监视着陈远动向,避免陈远连夜逃走。

    同时,释永虎接到了师兄林文龙的电话。

    这时候,释永虎也是在江南明珠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他的手机安装了防窃听的装置,所以并不害怕被沈墨浓那群人窃听。

    外面的阳光还是很灿烂,释永虎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方的街上车水马龙,那是一副芸芸众生相。

    电话那边传来林文龙淡冷的声音,道:“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释永虎恭敬的说道:“师兄,发生了一点意外。不过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林文龙沉声说道:“你们的系统被黑客压制,这也算是一点小意外陈远跟一个叫做岳兰亭的人比斗受了重伤也算小意外”

    释永虎没想到师兄已经将一切洞悉,他额头上顿时渗出一丝丝的冷汗,道:“师兄,明天陈远会继续参加比赛。”

    林文龙说道:“参加又如何你们要跟一个伤残者比斗,还将他杀了”释永虎怔住,他说不出话来了。林文龙沉吟半晌后,随后说道:“有一件事,你可能没有注意到。”

    释永虎微微一呆,道:“师兄指的是……”

    林文龙说道:“你已经两次对陈远出手了,两次没有杀了他。现在是你的第三次机会,如果明天,陈远还能活下来,那么你就不要再想着去杀他了。而且,你还要去跟他道歉。”

    “为什么”释永虎不解道。

    林文龙说道:“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你三次杀不了他,代表你的运气已经用光了。再跟他为敌下去,死的只会是你,这是命数。”

    释永虎身子一震。

    林文龙又说道:“还有,有件事你先不要说出来。明天如果陈远的伤依然不好,只要是我们崂山内家馆的人在擂台场上跟陈远对战,第一,务必不要留情,杀了陈远。第二,不管是杨凌杀的,还是永军杀的。你都要做出一个姿态,将他们逐出崂山内家馆,以作惩罚。当然,日后可以再收回门来。”

    “是,师兄!”释永虎立刻说道。至于为什么要逐出他们,释永虎懂。因为陈远受了重伤,崂山内家馆却依然下死手,这会让外人不齿。这个时候,释永虎必须做出姿态来,必须要严厉的惩罚。

    那么,释永虎此刻也明白了关键的一点。

    那就是明天已经是杀陈远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明天陈远还能活下来,那么以后,自己就不能再杀陈远。更要命的是,释永虎是心高气傲的人,他本来就对陈远恨之入骨。如果他还要去跟陈远道歉,那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事情。

    陈远回到了套房里,沐静让徐青去药店买药。林倩倩三女在陈远的旁边陪着。陈远盘膝坐在床上,他见了三女一脸担忧,不由微微苦笑,说道:“你们都在我面前,我怎么静修你们自己去休息吧,我没事。”

    林倩倩说道:“那怎么行,万一崂山内家馆的人对你出手我要在这里保护你。”

    宋妍儿和唐青也表示绝不离开。

    陈远说道:“放心吧,崂山内家馆不到逼不得已,是绝不想走这下招的。”他顿了顿,道:“你们在这里,只会阻碍我伤势恢复。所以,想要我明天活下来,你们就自己去休息吧。”

    他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林倩倩,唐青,宋妍儿也只好出去了。

    不过三女还是守在了门外,像是陈远的保镖一般。

    沐静倒是一直在套房里待着,等徐青的药买回来了,她才拿了药过来。

    她过来时,看见三女守在门外,不由哑然失笑,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她顿了顿,道:“放心吧,陈远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都回去休息吧。”

    林倩倩三女对沐静还是很信服的,见沐静也这么说,便也只好讪讪回房了。

    沐静开了门,来到套房里。

    房间里的窗帘拉上了,没有开灯,一片幽静。

    陈远始终盘膝而坐,眼眸紧闭。

    沐静前去将窗帘拉开,顿时,明媚灿烂的阳光倾洒进来。

    陈远也就睁开了眼睛。

    沐静回过身来,对陈远说道:“把上衣脱掉吧,我给你抹药酒和批把膏。”

    陈远点点头,当下脱了上衣,趴在床上。

    沐静来到床边坐下,她将批把膏抹在陈远的背部,随后以暗劲按摩,将所有的药力彻底震入陈远的五脏六腑。陈远再通过气血搬运,快速吸收,治愈伤口。

    沐静一边运劲,一边说道:“你心里应该清楚,就算是我这般为你疗伤,你的伤想要完全痊愈,也至少需要十天。”

    陈远闭着眼睛,他感到身上热气蒸腾,很是舒畅。“没错。”他应了一声,沐静的话是事实,他无法反驳。

    沐静又说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你想要在今夜领悟金丹之境对不对只有领悟了金丹之境,你布罡成功,才可能一夜之间伤势痊愈。”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还是静姐你了解我。”

    沐静说道:“但是你三年多都没有成功布罡,今晚就能行这未免也太冒险了。”

    陈远沉声说道:“但我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金丹高手的厉害我算是体会到了,岳兰亭不过是刚进入金丹之境,他那一拳的力量我已经无法阻挡。而杨凌,释永军的境界你也清楚。我的太极圆融远远没有华生大哥那般厉害。更何况,华生大哥最后还是死了。也就是说,就算我不受伤,明天我也是要和杨凌他们对上的。我只有今夜到达金丹之境,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他顿了一顿,说道:“人,不逼自己一下,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岳兰亭在擂台场上能够领悟金丹之境,我为什么就不能难道我比他笨”

    沐静深吸一口气,说道:“不止是你,如今系统被破坏,明天我也很有可能碰上他们。华生,少羽他们都有战死的勇气。我沐静也不可能退战,如果今夜我到达不了金丹之境,我只怕明日也是个死字。你说的没错,我们都必须狠狠的逼自己,不成仙便成仁。”

    陈远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了,他知道,今晚是决定生死的时刻。

    沐静给陈远疗伤完毕后,便站起身子,说道:“我回房了,明天见!”

    陈远也坐了起来,说道:“明天见!”

    明天见,希望明天都是金丹的身份相见吧。

    这是两人的心里话,不过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套房里,陈远盘膝而坐,他上身赤着。

    这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里火辣辣的,这是药力在发挥作用。但他更明白,五脏六腑的损伤没有这么快就能好的。

    如陈远这般的高手,他们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身体一清二楚。那里有问题,他们都知道。

    便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

    陈远拿起来一看,是许舒打过来的。他不由想要苦笑,她该不会是来骂自己的吧

    想了想,陈远还是接通了。

    令陈远意外的是,许舒的声音是温柔的。她似乎在压抑着情感,问道:“是陈远吗”

    陈远道:“舒姐,是我。”

    许舒马上急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你怎么样了”

    陈远微微奇怪,他说道:“我没事啊,挺好的。你怎么了”

    许舒道:“我想见你,你在哪里”

    陈远不由头疼,他不想让许舒知道自己为她做了什么。那本来就没什么好炫耀的,小雪的无妄之灾也是因为自己。

    不过,陈远的脑袋快速运转,他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

    那就是,陈远啊陈远。你都快要死了,生死存亡之际,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将许舒喊过来,一切都说清楚,明天了无遗憾的走上擂台,是生是死都了无牵挂,这样不是很好吗

    这么一想,陈远便说道:“我在佛山!”

    许舒说道:“我马上过来。”她说完便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