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陈远受伤
    岳兰亭的眼睛在血箭刺来一瞬,他是闭上了眼睛的。但是血箭太过凶猛,依然将他的眼珠子刺穿了。

    岳兰亭如果不那么着急杀陈远,等他将金丹领悟完毕,布罡成功。那么陈远的这一道血箭肯定是无法伤害到他的眼珠子的。

    岳兰亭全身的气血正在最强烈的状态,他这眼珠子被血箭刺碎,所有的气血都随之破裂。

    “啊……”岳兰亭一声惨叫,他整个人神魂颤抖,连续后退数步,最后狠狠的摔坐在地上。他的眼珠子里呈现血窟窿,鲜血直流。这时候的他那里还有那风度翩翩的模样,反而是狼狈不堪。

    岳兰亭捂住了眼珠,他整个人身体气血散乱,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他一翻身下了擂台,快速的从后台冲了出去。

    至于陈远,陈远也是受伤不轻。他身体气血翻滚,五脏六腑全部被岳兰亭一拳震伤。同时,他的肺部因为拉扯这一道血箭,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眼下只觉眼前金星乱舞,连站起来都困难。

    但是不管怎么样,岳兰亭独自逃出擂台,便已经算是陈远获胜了。

    这时候,沐静她们也立刻到了擂台场上去将陈远扶了下来。

    而今天的武道金剑大赛上半场也就到此结束。

    林倩倩与宋妍儿扶着陈远,沐静和唐青守在一边,一行人迅速出了赛场,上了加长奔驰车。

    还是徐青开车。

    车上,陈远闭目凝神。

    唐青一众人关切至极,但也不敢打扰陈远。

    林倩倩向沐静问道:“要不要送他去医院”

    沐静沉声说道:“他现在五脏六腑都被震伤,依靠医院的技术,至少需要静养三个月,而且还要留下病根。”她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你们不用太担心,陈远他自己有治愈能力,他会调动气血来治疗五脏六腑。不过这个时间也需要十天左右。那么接下来,他肯定就无法参加武道金剑大赛了。”

    唐青立刻说道:“不参加了正好。”

    林倩倩与宋妍儿也是这么觉得的。

    沐静微微蹙眉,说道:“你们都知道,陈远是签了那份合同的。如果他现在不参加了,便算是主动退出。这是违反了合约的。崂山内家馆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要跟陈远在擂台上解决恩怨。如果陈远退出,崂山内家馆后面肯定还有诸多手段。”

    林倩倩愤恨说道:“那现在陈远已经这样了,肯定不能继续打下去。如果他继续,那就是去送死。崂山内家馆如果再敢不依不饶,说不得,姑奶奶我就动用所有力量跟他们死磕到底。”她对陈远的关心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关心无关爱情,而是她与陈远的情谊。

    沐静微微一叹,说道:“不是这么简单,倩倩,我知道你的关系很厉害。但是崂山内家馆的底蕴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尤其是崂山内家馆的掌门,林文龙。这个人已经是如神仙一样的人物,他如果真要下决心杀一个人,没人能够躲得过。眼下,如果陈远真的退出了比赛。那么只能说是伤重而退。那么这个时候,崂山内家馆的人会直接派人暗杀陈远,到时候对外宣称就是陈远因为跟岳兰亭比武,伤重而死。”她顿了顿,又说道:“反之,如果陈远继续参加武道大赛,在武道大赛上获胜,崂山内家馆因为答应了你爷爷,反而会不好下手。”

    林倩倩焦躁的道:“可陈远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能参加比赛”

    沐静的眉头蹙起,说道:“所以眼下,其实是很大的一个难题。唯一的办法……”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

    林倩倩三女眼睛一亮,马上道:“什么办法”

    沐静说道:“眼下,崂山内家馆应该已经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想要将陈远送到燕京,倩倩你爷爷那里是不太可能了。崂山内家馆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倒是可以依靠那位沈墨浓小姐,她们的机构神秘,也许有办法帮到陈远。”

    谁也没有想到,因为陈远的受伤,反而让事情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陈远的处境瞬间就危险万分。

    事情也是完全出乎了崂山内家馆的预料。

    但是,崂山内家馆煞费苦心,不可能让陈远活下去。

    释永军这样的人都提前出现在了武道金剑大赛上,所有武术界的人都能猜到崂山内家馆这次的目的是什么。也能联想到这场大赛会不会有崂山内家馆这个幕后黑手参与。

    不管怎么样,崂山内家馆兴师动众,屡次出手都不能杀了陈远。那会让崂山内家馆成为笑柄!

    武术界的人可不管什么政治因素等等,他们只知道崂山内家馆是武者之尊。这个团体是恐怖的存在。但崂山内家馆如果对一个陈远都解决不了,大家就要改变印象了。

    大家会觉得,那些传言是不是言过其实了。

    这时候,林倩倩马上说道:“我立刻联系沈墨浓。”

    电话很快就通了。

    林倩倩立刻说道:“沈小姐,刚才的比赛你看了吗”

    沈墨浓的声音依然镇静,道:“我看见了。”

    林倩倩有些不习惯沈墨浓的冷淡,但她也没空计较,道:“陈远的伤很重,已经没办法参加武道金剑大赛了。但是你也知道,崂山内家馆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只要陈远宣布退出比赛,他们就会趁机来暗杀陈远。”

    陈远要退出,大家都会猜测他是伤重的不行。如果他就此死了,大家也会觉得他伤重而死,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然,明眼人都会知道,陈远是得罪了崂山内家馆的人而死。但陈远都死了,也不会有人来给他讨回公道。大家都会知道,崂山内家馆的天威不肯冒犯。

    当然,如果是在擂台上,由崂山内家馆的人杀了陈远,那是最好的结局。

    只能说,陈远伤重退赛,崂山内家馆趁机暗杀是最好的时机。可以让燕京的林老爷子也无从怪罪。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局面。

    “你想要我怎么做”沈墨浓闻言问道。

    林倩倩道:“我想让你将陈远悄悄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沈墨浓道:“抱歉,我不能这么做。”

    林倩倩吃了一惊,道:“为什么”

    沈墨浓道:“无论是陈远的人情,还是你的人情,我都已经还了。这一次帮助陈远到这个份上,是我的极限。毕竟,国安六处是国家的部门,不是某个人的私器。”

    林倩倩觉得不可思议,道:“沈小姐,无论是我还是陈远,都将你当做了朋友。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沈墨浓道:“抱歉!”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林倩倩呆住了,随后,她感到一阵莫名的愤怒。

    她没想到沈墨浓是这样的绝情。

    “怎么了”沐静问。

    “是不是沈小姐不肯帮忙”宋妍儿轻声问道。

    林倩倩一咬牙,道:“我直接通过朋友联系佛山的武警部队,让武警部队出动来保护陈远。再让我爷爷派军机过来接陈远,我就不信崂山内家馆还可以只手遮天,无孔不入。”

    “不行!”便在这时,陈远忽然睁开了眼睛。

    “你感觉怎么样”林倩倩众女见陈远说话了,立刻关切的问道。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感觉到了五脏六腑疼痛不已。不过他扫视众女一眼,看见大家的关心,他还是心中暖暖,当下说道:“没什么大碍了。”

    “真的”林倩倩众女顿时大喜。

    沐静却是明白陈远的状况,但她没有拆穿陈远。

    陈远向林倩倩说道:“如果你真联系了武警部队,武警部队还没过来,崂山内家馆就会先出手。”

    林倩倩脸色顿时发白,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陈远沉声说道:“你们去向我跟大赛组委会请半天假,今天晚上的大赛我不参加了。明天我会继续参加武道大赛。”

    “你这个情况,明天怎么参加”林倩倩忧急的道。

    唐青与宋妍儿也是焦急。

    陈远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