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一口血箭
    唐青拿起陈远的手机看了眼,上面显示的是舒姐。这时候她那里有心情理许舒啊,当下就准备掐断。

    林倩倩在一旁也看到了来电显示是许舒,她立刻气就不打一处来。对唐青道:“我来接!”

    唐青微微一怔,不过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手机给了林倩倩。

    林倩倩接通手机,她还没说话,那边便传来许舒冷淡的声音。“这里还有你的一些东西,麻烦你快点搬走。”

    话里尽里冷漠。

    林倩倩看了眼台上的陈远还在生死险恶中搏斗,但这一切都是因为许舒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却是如此不知道好歹。她冷笑一声,道:“许舒,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语气跟陈远说话”

    那边许舒不由呆住,她万万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林倩倩。

    她不由更加生气,一是生气陈远居然让林倩倩接电话。二是林倩倩的话太伤人了。

    许舒深吸一口气,道:“林小姐,这是我和陈远之间的事情。麻烦你让陈远接电话。难道他一个大男人,连电话都不敢接了么”

    林倩倩看了一眼台上,她咬牙道:“许舒,你是我见过最混蛋的一个女人。陈远为你做这么多,他真是不值得。你以为,小雪的病是无缘无故好的那是因为陈远签了一份生死状,别人才肯帮你救治小雪的。那天晚上,他不是去别处了。而是因为对方约了陈远,陈远为了小雪,明知道这一次来必死无疑,但他还是来了。可他换来过你的一句感谢吗混蛋!”

    说完之后,林倩倩就挂了电话。

    那边许舒却是脸色煞白,娇躯巨震。她一时之间有些懵了。

    且不说许舒,台上,陈远和岳兰亭的交手已经越发的凶险。

    岳兰亭的孔雀王气势一往无前。

    陈远连续几次猛攻,均被岳兰亭化解。反而岳兰亭的招法更加凶猛。

    这时候,岳兰亭突然之间一步踏进陈远的中线,接着就是孔雀王拳朝陈远心窝猛烈打击而来,快如电闪!

    陈远站在原地,却是不退。他面对岳兰亭的孔雀王拳,便是胸腹一吸,接着一招护心捶护住心窝。

    待那孔雀王拳撞击上来,陈远胸腹猛然一股,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向孔雀王拳!

    砰砰!

    陈远猛然后退一步,岳兰亭的孔雀王拳之力也被化解。不过岳兰亭也不在意,他在陈远退出一步之后,立刻就是一招孔雀摆尾。

    拳扫千军,凶猛异常!

    孔雀摆尾之后,又会是孔雀开屏!

    岳兰亭的拳法如雄浑的长江之水,连绵不绝,让人防不胜防。

    之前,萧北辰就是如此败在岳兰亭的手上的。如今岳兰亭又对陈远施展出了这等招数。

    陈远眼中忽然变得很是祥和,只见他一手按腰,一手出拳。

    砰的一声!

    陈远硬接岳兰亭的孔雀摆尾之后,整个人忽然弹飞出去。

    这正是太极圆融境界!

    也是陈华生面对释永军时所施展的招数。

    陈远只是观察了陈华生的战斗,便彻底掌握了太极的精髓。

    岳兰亭眼中寒光闪过,他冲上前去,立刻就是一招穿针势破陈远的太极圆融境界。

    陈远变招更快,身子如蛇盘旋,突然又一拳斜刺青天,从下朝岳兰亭的胸腹击杀而去。

    陈远的打法多变,再则岳兰亭可不是释永军,他没有释永军那样强大的力量。

    岳兰亭也算是体会到了陈远打法的刁钻,他马上拳法一转,又以孔雀王拳对砸陈远的斜刺青天。

    陈远却不跟岳兰亭硬拼,反而是以羚羊挂角,突然从岳兰亭的胯下穿了过去。

    岳兰亭立刻双脚一错,便要将陈远夹住。

    陈远大喝一声起,立刻施展出霸王举鼎的招数。

    他猛然如龙升天,便要将岳兰亭顶飞出去。

    一旦岳兰亭真的被顶飞出去,岳兰亭人在空中,无法着力,那是死定了。

    但岳兰亭就是岳兰亭,他在陈远一顶的同时就感觉到了不妙。他在这一瞬,整个人如灵蛇,突然就用狠狠的缠住了陈远的腰腹。

    岳兰亭缠住陈远,便要使出鳄鱼剪尾的招数,将陈远的腰腹内脏震碎。

    陈远也是脸色一变,没想到岳兰亭变招也是如此灵变刁钻。

    台下的武术家们看着这场比斗,都不由感叹这两人的打法之恐怖。他们的招数全是临时起意,绝地反击。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武者!

    小武圣岳兰亭是盛名在外,而陈远也逐渐被武术界的人正式。这个年轻人的天赋也很不简单啊!

    岳兰亭刚一使劲,陈远立刻身子一弓,接着朝地上一滚!

    落地之后,岳兰亭便是暗腿踢了出去。

    当真是刀光剑影,诡秘变化,无穷无尽!

    陈远也是一招黄狗撒尿踢出。

    两人的招式彼此化解,随后,两人同时单掌按地,快速跃了起来。

    起来的瞬间,岳兰亭先陈远一步出招。

    孔雀王拳!

    陈远立刻以滚雷拳印对接,砰的一声,陈远再度被弹飞出去。

    岳兰亭快步而上,以鹰爪手抓向陈远的面门。

    他的爪风狠辣,如五道利剑一般。

    陈远气沉丹田,直接就是蚕丝秘手。

    他的倒钩手快速抓捏向岳兰亭的手背。岳兰亭吃了一惊,手腕猛地一缩,如灵蛇回巢,终于躲开了陈远的攻击。

    陈远踏前一步,龙爪手袭杀过去。岳兰亭又以大擒拿手对接。两人越打越凶,越打越猛。

    其中惊险诡秘,更是不必多说。两人的决斗,只要一个不留神,立刻就会血溅五步。

    这是最旗鼓相当的战斗!

    到了这个时刻,岳兰亭也不得不正视陈远,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陈远是绝对的劲敌。

    砰砰!

    两人又对了一拳,随后各退出一米开外。

    这个时候,两人都不着急动手了。

    岳兰亭闭上了眼睛,他居然开始冥想起来。他在与陈远的这场比斗中终于明悟出了一些东西。这个东西是关于金丹奥妙的。

    岳兰亭调动身上的气血,他人站立不动,身上的气血却如山河奔腾。他身上的气质开始在变化,变的纯洁,温和。就如金丹一样温润,圆融!

    毫无疑问,岳兰亭正在朝着金丹开始迈进。他正在最关键的时刻!

    这个时候,是陈远进攻的最好时刻。

    不过,陈远并没有动。

    他人得道也是不易,如果陈远这个时候动手,倒是显得陈远的气量不够了。

    当然,在擂台场上,谈气量本就是笑话。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便也在这时,岳兰亭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眼中爆出异样的神光。他的眸子如太阳光一般耀眼。

    “可惜,你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岳兰亭冷冷的看向陈远,他的语音显得冷酷。

    在这一刻,岳兰亭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金丹高手。他看向陈远,道:“本来,刚才你有一瞬间的机会可以杀了我,可是你却错过了。那么现在,等待你的,唯有死亡。”

    这一刻,陈远微微的错愕。他脸色古怪的道:“你真以为是我错过了”

    岳兰亭却不理这一茬,他对陈远是恨极了,他不想去深究,他只是要杀了陈远。

    场中的武术家们其实都明白刚才的情况,陈远一念之仁,造就了岳兰亭。

    但现在岳兰亭却要杀陈远……

    本来嘛,陈远也觉得自己跟岳兰亭是有些口角,但并没有深仇大恨。岳兰亭来参加武道金剑大赛,也是想领悟金丹之境。可以说,岳兰亭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陈远是不想断送岳兰亭这么一个武术界的好苗子。

    挡人财路,阻人得道,那都是残忍的。

    陈远便也就没有动手。

    那个时候,陈远动手,武术界的人也都会认为陈远气量不够。

    但现在,岳兰亭要杀陈远。陈远死后,也许有人也会认为岳兰亭很卑鄙,但终究是陈远死了,岳兰亭以后可以用他的本事和名声将这件卑鄙之事抹平!

    这个故事告诉了陈远,该狠的时候一定要狠。你留情,你就死!

    岳兰亭踏前一步,他的身形变的伟岸,拳力更加浩瀚凶猛。

    一拳击出,有种天地失色的味道!

    那气流滚滚碾压过来,让陈远感到呼吸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