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萧北辰
    陈远眼神一黯,他却从来都知道生死的残酷,更知道擂台的残酷。

    “接下来,华生大哥,你还会继续参加这场武道大赛吗”陈远问。

    陈华生目光坚定,说道:“当然,少羽已经以身殉道,我又岂能半途而废。”

    这就是练武之人,虽然明知山有虎,却要偏向虎山行。

    人想要成功,就不能惧怕途中的拦路虎。

    我们常常会说影坛的那一位大哥如何如何花心等等,但他在电影上所付出的辛苦和危险又岂是常人能想象的。

    要成非常之事,又怎能不经历非常之困苦

    就说陈远如今这番修为,他这身修为又是容易而来的吗

    当然不是!

    他幼年随师父苦练,大雪天里,师父让他卧雪三天,一动不动。人都差点冻死过去!

    那样的艰苦训练,成就了他非凡的坚韧。

    后来,师父将他丢到非洲。他在战火中,流弹中,生死中一次次的拼杀。多少次因为杀人太多而午夜梦回,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受过多少次伤

    这些都是成长过程中,命运对陈远的磨练。也可以说是命运给陈远的礼物。

    且不说这些,陈远与沐静上了电梯,随后也是各自回房。

    陈远回到酒店房间里后,他将灯随手打开,接着便将上身衣衫脱掉,随后就打算连内裤一起脱掉去洗澡。

    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乏了,他要好好冲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个觉,然后准备明天的战斗。

    便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咳嗽声音传来。

    陈远立刻吓了一个激灵,跟见鬼似的回头看。这一回头,马上就看见沙发上居然坐了一个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黑色连衣长裙,性感优雅,气质超群。不正是沈墨浓么

    陈远无语至极,连忙又穿了衣服。他走上前来,不免抱怨道:“你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跟个女鬼似的。”

    沈墨浓白了陈远一眼,朱唇轻启,微微一笑,道:“你的警觉性也太低了吧,我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你一点都没发觉到。”

    陈远说道:“靠,你是金丹高手,气息混元,与这个房间融为一体。我哪里能发现你,这跟我警觉低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顿了顿,又说道:“对了,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沈墨浓便也正色起来,说道:“你先坐,我和你细说。”

    陈远当下就坐在了左侧的单人沙发上,他意识到了不妙。

    沈墨浓身上有股香味儿,让陈远闻着很舒服。她的裙子是有些低胸的,那一抹雪白的事业线更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不过这时候陈远却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沈墨浓沉声说道:“今天你和叶神的对战是我安排的。”

    陈远说道:“我猜出来了。”

    沈墨浓皱眉道:“之前我们是属于监控状态,发现没有问题就让崂山内家馆的人操控着。但是由于我们的出手,让崂山内家馆那边发现了我们的存在。这一次,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崂山内家馆那边也请来了非常厉害的黑客高手。”

    陈远蹙眉,道:“怎么个厉害法,比你们还厉害”

    沈墨浓道:“那倒没有。不过我们和他们的黑客高手把系统玩坏了,眼下系统我们两方都在想办法攻入进去。反正主动权,谁也没捞着。”她顿了顿,说道:“也就是说,明天开始,你们的武道大赛是真正公平了,没有任何人介入进去了。全部是真正随机状态。”

    陈远摸了摸鼻子,他微微的苦笑,说道:“这场武道大赛好像越来越好玩了。”

    沈墨浓一笑,说道:“我也这么觉得。如果单纯比拼运气的话,你是有最大的优势的。因为你是天命者,所以你怕什么呀”

    陈远说道:“我倒是也不怕。”他顿了顿,说道:“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多小心些总是没错的。你确定崂山内家馆的人不会找到你们吗”

    沈墨浓说道:“找到又如何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我们动手。你可别忘了我们是谁国家机密部分他们也敢攻击,那是不想活了。国家虽然容忍他们,但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践踏国家的尊严。”

    陈远一想也是,便也就安下了心来。

    “好了,我来也就跟你提个醒,我走啦!”

    沈墨浓说着就站了起来。

    陈远便也起身相送,并真诚的说道:“谢谢。”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走到门前,停下脚步说道:“我今天一直都在看比赛,你和叶神的比赛我看见了。”她顿了顿,说道:“陈远,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你本事平平,却被选成了天命者呢。”

    陈远无比郁闷的翻了个白眼,道:“不带你这么夸人的,我怎么听着就那么不爽呢。哥本事怎么就平平呢”

    妈蛋的,陈远一直对自己的本事是挺自豪,挺自傲的。沈墨浓这话太打击他了。

    沈墨浓不由哑然失笑,说道:“好好好,算我说错了。你的年龄毕竟在这里,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翘楚了。如果不是你自己没个正形,也许早就是金丹高手了。”

    这句话陈远明白意思,他找不到自己的武道,所以就一直停留在了化劲巅峰上了。

    沈墨浓走后,陈远便去浴室里洗澡。

    他觉得自己反而放松了许多。因为如今背后没有了黑手,那么一切都是遵循天道的变化,也许自己真能在这次武道大赛中,一举成功的突破桎梏,到达金丹之境。

    之前,自己要找沈墨浓来,那是因为敌人已经出手。敌人布下死局,自己如果不反抗,那可就是找死了。

    毕竟,天道是那么飘渺。它毕竟不是一个真实的人的存在!

    这一觉,陈远睡的很是香甜。

    他永远都可以睡的很香甜,没有挂碍。这是因为他从来都是俯首不愧于人,内心刚正。

    第二天,比赛继续。

    陈远一行人汇合陈华生前往武道金剑大赛的赛场。

    中午十二点,各就各位。

    体育场内,所有观众都已落座,台下黑压压一片。

    台上炫白的镭射光灯将擂台照耀得格外的炫目。

    大屏幕继续开始缤纷狂乱的闪烁起来。

    所有人都凝神的观看着大屏幕。陈远也凝神看着,他这时候也有那么一丝的激动,因为他知道幕后没有了黑手,他要静静的体会天道的奥妙安排。

    这时候,屏幕定格成萧北辰叶准!

    叶准是何许人也他却也是佛山这边的高手,在青年一辈中,有着佛山青年第一高手的称号。他今年三十二岁。

    此刻,白衣如雪的萧北辰走向了擂台。

    叶准也走向了擂台。

    叶准穿着红色的运动服,格外的醒目。

    本来,叶准也算是个标准的美男子。不过跟萧北辰比起来就差远了,萧北辰的美是那种漫画里,不真实的凄美。

    他一站在台上,就算是男人都忍不住为他心疼。

    此刻,萧北辰目光淡淡的下垂着。

    似乎叶神的死,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他一直都很安静。

    便也在这时,铃铛敲响了。

    这一瞬间,叶准立刻就出手了。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萧北辰的压力。

    那一瞬,叶准整个人如重弓射出,空气中撕扯出火浪来。

    叶准一步跨进萧北辰的中线,猛然一掌劈向萧北辰的面门。

    这一掌便是正宗的力劈华山!

    叶准练的是八卦掌,掌中含有强烈的螺旋劲力。

    萧北辰眼中精光爆闪出来,这一瞬,这个柔弱的年轻人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他变得锋芒毕露!

    面对叶准这一掌,萧北辰眼也不闭,突然双手交叉一格,便是霸王举鼎,直接将叶准的手腕朝上面格去。同时,他脚下也动了。

    暗腿一动,膝盖顶向叶准的下阴处!

    叶准吃了一惊,短暂的交锋中,他被萧北辰守株待兔的反攻杀了个措手不及。

    高手相争,争的就是上下风。

    叶准不得已后退一步,这时候萧北辰立刻占据上风。在叶准退后的同时,萧北辰迅速踏前一步,却是占据了叶准的中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