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交换杀招
    霍天纵几位老爷子在一边看着,均是一脸欣慰之色。他们这些老前辈们,将一身的精力都风险给了武术。如今看着新的一辈成长,他们心里也是高兴。尤其是看着这群年轻人这么出色,又能和睦相处,那真是比看见什么都要高兴。

    陈远与沐静当下便跟着郭少羽还有陈华生出了体育大楼。

    随后,由徐青开车。四人都坐在后面。

    车上,四人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郭少羽是个斗志昂昂,锋芒毕露,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陈华生则是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

    聊天中,郭少羽先问陈远,道:“陈师傅,不知道你是师承何派”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咱们还是别喊什么师傅了,听着怪别扭的。我今年二十四,郭兄弟你呢”

    郭少羽一笑,说道:“我二十九,看来你得喊我一声大哥。”

    陈远便道:“郭大哥。”

    郭少羽哈哈一笑。

    接着,众人也了解到陈华生二十七岁,他比沐静小一岁。

    这四人中,陈远最小。郭少羽最大,但看起来郭少羽反而是最小的,主要是他性格很跳脱。

    郭少羽还是追着陈远问道:“陈兄弟,你还没说你的师承呢”

    陈远当下说道:“我到底师承那一派也说不清楚,我师父没跟我说过。从小我师父教我先练的是形意拳中的无极桩。我最早习练的就是你最熟悉的形意拳,后来又学了太极拳,最后学的更杂了。我没有什么具体的流派。”

    郭少羽和陈华生都来了兴趣,郭少羽说道:“你也会形意拳,那咱们得好好切磋切磋。”陈远摆摆手,说道:“我是野和尚出家,跟你这正宗的不能比。”

    郭少羽大大咧咧,道:“那有什么关系,咱们可以互相印证嘛。现在咱们不能像以前的老武术家们总是喜欢遮遮掩掩了。只有交流,咱们的武术才可以更加的发扬光大。”

    陈华生便也说道:“没错,是这个道理。”他向陈远道:“太极方面,陈兄弟你要是有疑问可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

    “多谢华生大哥。”陈远抱拳。

    陈华生淡淡一笑,道:“客气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阳光西斜。

    佛山的街上一片繁华景象,车来车往,人潮拥挤。

    四人找了一个清净的韩国会馆进去,那里面的韩国烧烤和一些小清酒的滋味很独特。

    二楼的一个大包间里,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席地而坐。

    清酒先上了来,还有一些不错的韩国泡菜。陈远拿起清酒,说道:“这里我最小,各位大哥,我来敬酒。”他说完便给众人的酒杯满上。随后,他也给自己满上,举杯道:“我先干为敬。”

    陈华生与郭少羽还有沐静也都举杯一饮而尽。

    接着,众人便就又随意的聊了起来。

    郭少羽先说道:“这世间上,人和人的缘分就是奇妙。我和华生大哥一见如故。我和陈远兄弟,还有静姐你们也是一见就投缘。但是我看了河北谭腿那个王明川就是气不打一处来。那小子,冷梆梆的,像谁欠他钱似的。还有那个小武圣岳兰亭,表面上看起来很有礼貌。其实就打心眼里瞧不起别人,傲上天了,觉得别人都是垃圾。”

    陈远一笑,接话说道:“大概这就是一见如故,白首如新吧。”

    郭少羽马上就好奇的问道:“什么意思”

    陈华生先哈哈大笑,说道:“少羽你个大文盲,这个意思是有的人只见一面,就像认识了很久。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但还是像是刚认识一样。”

    郭少羽恍然大悟,他喝了一杯酒,有些鄙视的道:“靠,都是武夫,莽夫,给我吊什么文袋子啊!”

    陈华生与陈远还有沐静都是好笑。

    “咱们马上就要进行武道大赛。”郭少羽忽然说道:“我有个提议,咱们把彼此的杀招交换一下。这样我们也都给自己增加了胜算。当然,为了证明我没有私心,我第一个来。”

    陈华生,陈远,沐静都是微微色变。练武的人,最大的仰仗就是自己的杀招。郭少羽这般提出来,却是有些莽撞了。但这也正好说明了郭少羽是个率性的人。

    这样的人,很适合做兄弟。

    当然,也有可能是郭少羽心计深沉,想要套出大家的杀招。

    陈远与沐静相视一眼,随后,陈远一笑,说道:“我没问题。”

    沐静便也道:“我也没问题。”

    陈华生见众人答应,他自然也不会说有问题。

    郭少羽便先站起来,说道:“我就是一招,我这一招叫做黄狗撒尿,名字不好听,但很实用。我这一招乃是暗腿发出,发招时无影无形,毫无征兆。突然之间发动,威力无穷。”他说完之后,便又道:“你们看好了。”

    众人还没看清,便见郭少羽身子一动不动,突然之间暗腿踢出。

    一瞬间,刀锋凛冽,腿锋骇然。

    发招的确是非常隐秘,让人防不胜防。

    陈远与沐静还有陈华生都是识货的人,他们便也知道郭少羽这一招是绝对的厉害。

    当下众人起身记好要领,反复领略,包括运气的法门,郭少羽也说了出来。

    众人都是高手,学习招式快速无比。很快,众人就领略了黄狗撒尿的精髓。

    随后,陈远便说道:“我是一招身法,这招身法是我师父教我的。我用这一招杀过不少人,也救过自己无数次。这一招叫做羚羊挂角。”

    他说完便施展出羚羊挂角来。

    他一施展出来,众人更是眼睛发亮,惊呼神妙。

    随后,陈远也将羚羊挂角的发力方式,运气法门说了出来。

    这一招羚羊挂角非常精妙,众人一时半会很难练到陈远的这个程度。

    但众人也都知道羚羊挂角的珍贵之处。

    接下来便是沐静,沐静说道:“我这一手是蚕丝秘手。”她顿了顿,向陈远说道:“陈远,你朝我施展你的龙爪手。”

    陈远知道她要演示,当下也不多说。便道:“好!”话一落音,陈远就出手了。他出手便是全力以赴,身如奔雷发动,龙爪手爆裂出数道狠辣的劲风。整个龙爪手就如神龙雷动,瞬间抓向沐静的脸门。

    沐静却是动也不动,只见她也一掌迎向陈远的龙爪手。

    眼看两人就要绞杀在一起,突然之间,沐静手腕一晃,手掌化作蛇拳。

    这一晃的功夫,实在是太巧妙了,有蛇形,又好像是滑溜的鳝鱼泥鳅。她的肉和筋收缩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正好从陈远的指甲缝中溜了过去。

    而且,刚一溜出去,她的五指忽然如倒钩反抓过来。就像是毒蛇吐出了信子一样。

    这五指若是抠住了陈远的龙爪手,那陈远的手绝对要废掉。

    陈远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沐静有这个变化。他在紧急中,龙爪手化作拳捶,拳捶猛烈一荡,就要将沐静的倒钩捶平。

    沐静微微一笑,突然收手。

    陈远退后一步,他抽了口冷气。也知道刚才是自己不察,如果不是静姐留手。自己的拳捶其实根本没办法伤害到静姐。反而,静姐可以在自己的拳头上留下伤痕。

    一道伤痕便能泄掉自己的气血。到时候,打斗越厉害,血就流的越凶。

    所以,现实中,不可能断臂之后还能越战越勇的。因为气全部泄走了。

    毫无疑问,静姐的这招蚕丝秘手是相当厉害的。

    三人的杀招可说都是杀人无形。大家这一番交流,绝对是收获良多。

    很快,陈远与陈华生还有郭少羽都大致学会了蚕丝秘手。不过要真正精通,那还需要时间。

    毕竟每个人的杀招都是经过自己千锤百炼的。

    最后,便是陈华生了。

    陈华生说道:“我的杀招叫做回马枪。这一招是在自己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一个神奇的蓄力法门。在敌人以为自己必胜的时候,我步步后退,步步蓄力,突然之间,回马一枪,致敌人于死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