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小雪出事
    陈远微微怔住,他自己在心里也叹了口气。

    这团乱麻,让的确是理不清楚。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理清楚。这也是他心里一直都很矛盾的地方。

    陈远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敌时心狠手辣,一击必中。但他也有很大的缺点,那就是对身边的人太感性了。他在乎每一个朋友,在乎他们的感受。在这一方面,他可以说是优柔寡断的。就像是对宋妍儿,他之前跟宋妍儿不想说成斌的污点。后来又不想逃避自己的责任,还是说了实话。

    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

    且不说这些,陈远很快就到了茶庄的大厅里。

    大厅里现在没什么客人,许舒被安排坐在靠窗的位置。

    她穿了一袭红色的紧身衬衫,头发梳成一个发髻盘在脑后,面容精致。这样的许舒就像是一个美丽的贵妇,让人只可远观,不敢亵玩。

    陈远坐到了许舒的对面,他微微苦笑,喊道:“舒姐。”

    许舒看向陈远,她发现陈远完好无损,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一瞬间,许舒怒火直冒,觉得陈远简直就是神经病。昨晚陈远莫名其妙的打个电话,说一声保重。然后电话一直关机状态。

    她这以为陈远要离开了,这一夜都是反反复复,心神难安。她想到了陈远很多的好处,突然间又觉得自己对他不够好,自己过分了等等。

    今天,她再也忍不住到茶庄来问问。

    结果便看见陈远这货好好的,撒事没有。

    许舒什么也不说,站起身就走。

    陈远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也无话可说。总不能主动跟她说昨晚是个误会吧。他当然也不会去追许舒。

    不过这时候,许舒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立刻停住身形,拿出手机接通。

    陈远也没大在意,这货在意的是许舒的背影,他觉得许舒的臀真够浑圆挺翘的。

    哎,要是能那撒邪恶一下,那滋味可就真是爽啊!

    陈远觉得自己要是那天死了,肯定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将许舒给正法掉。

    无奈啊,谁让许舒不是那种玩得起的女人。

    陈远这边厢的胡思乱想,那边许舒接到电话却突然面色大变。她的脸色煞白,连人都站不稳了,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陈远吃了一惊,连忙窜了过来,扶住许舒,问道:“怎么了”

    许舒颤声说道:“幼儿园的老师打电话过来,说小雪发高烧送到了医院急救。”

    陈远吓了一跳,又不解的道:“发高烧怎么还要急救呢”

    两人边说便朝外走,许舒开了那辆捷豹过来,陈远主动到了驾驶位上。他等许舒上车后才问道:“那个医院”

    许舒连忙应道:“二医。”她整个人显得焦躁无比,一点也没有主张。

    陈远也不好多问,便先快速朝二医开去。

    对于小雪,陈远是喜欢的。他也不希望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出什么事情。

    “不过是发烧,你不要太紧张。小雪不会有事的。”陈远宽慰道。

    许舒沉默一瞬,接着忽然怒道:“你当然不紧张,小雪又不是你的女儿。”

    陈远不由怔住,他感觉自己中枪中的莫名其妙。这个当口,许舒是个火药桶。陈远便也不好再说话了,免得又引火烧身。

    二十分钟后,陈远与许舒到达了二医。

    许舒下车后直接朝里面快步走去。陈远紧跟在后面。

    在二楼的急诊室前面,陈远与许舒见到了幼儿园的三个老师,其中一个是院长。

    院长是个五十来岁的妇女,是那种很有气质的女性。她戴了眼镜,文质彬彬。

    “我女儿到底怎么样了她在哪里”许舒急声问道。

    院长向许舒问道:“您是小雪的妈妈”

    许舒点头,她焦躁的看着急救室。

    院长沉声说道:“小雪还在急救室里抢救,小雪妈妈,对不起,是我们工作的失误。”

    许舒顿时就炸毛了,说道:“你们学校是干什么吃的我女儿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进急救室了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你们全部都过不下去。”她说到后来却突然哭了起来。

    院长和两名老师颇为尴尬。

    发生这种事情,谁也不想。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看向院长,道:“您好,我是许舒的朋友。我能不能问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仅仅是发烧,怎么会需要进急救室抢救”

    院长身边的女老师周娟开口了,周娟是小雪的老师。她也是焦躁不安,说道:“先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雪一直都很健康,半个小时前,她突然跟我说好难受。我那个时候才发现她身子很烫。我以为她感冒了,便去给她找感冒药。谁知道小雪突然就晕倒了,还全身抽搐。我吓坏了,就立刻通知院长,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将小雪送了过来。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说到后来,她也哭了起来。

    陈远眉头皱了下去,现在还没得到医生的确诊。所以陈远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是神仙。

    目前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医生出来。

    他只能期盼小雪能够吉人天相。

    随后,陈远想扶许舒去位置上坐。许舒狠狠甩开了陈远,怒声道:“我不用你管。”

    许舒突然变了,从温婉的许舒变成了凶猛的母老虎。

    陈远也不好跟她一般见识,便就自个坐在了一边。

    漫长的煎熬与等待。

    在一个小时后,那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院长一行人,许舒还有陈远全部围了上来。

    出来的是主治医师,这主治医师姓李。李医生四十来岁,有股儒雅博学的气质。

    “我女儿怎么样了”许舒一把拽住李医生的袖子焦急问道。

    李医生看向许舒,说道:“你是病人的妈妈”

    许舒道:“是。”

    李医生眼神复杂,道:“病人的情况有些复杂,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跟我来吧,我跟你细说。”

    许舒点头。

    李医生带着许舒去往科室,陈远立刻跟在了后面。他也需要知道小雪的情况。

    小雪还在急救室里没有出来,可能是要做一些善后工作。

    李医生的办公室里,许舒坐在了办公桌对面。

    陈远站在许舒身后。

    李医生沉声道:“你要有心理准备,现在经过我的初步诊断,你女儿很可能是得了透明性白血病。而且她的情况现在很不好,需要尽快的找到配对的骨髓进行骨髓移植。”

    “不可能!”许舒如遭雷击,说道:“小雪一直身体都很好,怎么可能得白血病,你一定是搞错了”

    李医生道:“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但是我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十有**是不会错的。你们现在要做的是先去凑钱,然后求天保佑能有配对的骨髓。否则的话,这孩子撑不过三天了。”

    “什么”许舒脸色煞白,道:“怎么只有三天”

    李医生道:“突发性的透明性白血病,她的小血板现在被严重破坏。以她的身体素质,很难承受。化验结果,下午会出来。如果一旦确定,那就是没有错了。”他顿了顿,说道:“其实就算不是白血病,以她的身体状况也只有三天的命。她现在必须换骨髓,换血,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许舒呆住,她喃喃说道:“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我要带她去别的医院。”

    李医生便说道:“你要带她去别的医院,这是你的自由。但我要提醒你,她的身体状况太虚弱了,而且时间非常紧急。我会跟医联紧急请求骨髓配对,就算你去了其他医院,也一样用得着。怎么决定,在你。”

    许舒的泪水滚滚而下,她完全没了主见。“怎么办怎么办”许舒看向陈远,无助的哀声问。

    陈远看向李医生,道:“为什么以前小雪一点征兆都没有”

    李医生道:“这种透明性白血病,隐藏本就极深。只是一旦发作,也就是不可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