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降服心魔
    宋妍儿的这幢别墅有全景天台,天台上的视野很好。而且还装修出了一个游泳池!

    此时,天台上,晨曦洒照在游泳池里,顿时波光粼粼。

    陈远与宋妍儿就坐在太阳伞下的贵妃椅上。

    宋妍儿微微艰涩的问道:“我哥哥真的已经不在了”

    陈远沉重的点头,说道:“对。”

    宋妍儿眼眶一红,她又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远说道:“半年前。”

    宋妍儿忍住了眼泪,她沉默半晌后,道:“我哥哥这些年在外面到底都在干什么他又为什么会牺牲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哥哥自从当年替你姨父杀人之后,便通过你姨父的关系逃到了非洲的一个小国家。那个小国家叫做区旗,本来,你哥哥是投靠区旗的一个将军。只可惜,没过多久,那个将军就被叛军给攻打上来。将军也就死了。你哥哥没办法,最后加入了雇佣兵。那时候,我也刚好加入了那一支雇佣兵。当时你哥哥本事最弱,经常被队友欺负。我见他可怜,便帮衬着。然后我也会经常教他功夫和枪术。渐渐的,我们就成了好兄弟。”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之后,那个雇佣队因为我的本事太强。那个队长容不下我,甚至想杀了我。你哥哥知道后就告诉了我,我当夜就和你哥哥离开了那支雇佣队。后来,我们两人一咬牙,干脆就自创了一支雇佣兵队伍。这支雇佣兵队伍叫做血狼,我是狼王。你哥哥是残狼。我们这支队伍在三年的发展下,已经成为了非洲的王牌雇佣军。”

    “就在半年前,一次任务中,你哥哥不幸牺牲了。我知道他最心疼的就是你这个妹妹,所以我便解散了血狼雇佣队,然后回到海滨来照顾你。”

    宋妍儿听完之后,热泪盈眶。她随后问道:“那我哥哥现在葬在哪里”

    陈远沉声道:“我将他葬在了非洲的丛林里。”

    宋妍儿语带悲伤,道:“你能带我去祭拜我哥哥吗”

    陈远点头,道:“当然可以。你想什么时候动身,我们就什么时候动身。”

    宋妍儿道:“最近公司还有些事情脱不开身。大概一个月后,我就有时间了。”

    陈远道:“好,我等你。”

    宋妍儿深深的看了陈远一眼,道:“不管怎样,我都应该谢谢你。”

    陈远不无愧疚,道:“你别这样说。我没有照顾好你哥,这是我的错。”

    宋妍儿说道:“我想哥哥一定不会后悔跟了你这个大哥。”

    陈远沉默下去。他想起了那些岁月里,他和成斌一起的兄弟情义,两人一起在酒吧泡妹子,一起枪林弹雨,晚上曾经在泥沼地里睡觉,谈天论地。他们的交情,是可以为了彼此去挡子弹的。

    可如今,成斌已经长埋地下。而自己却还活着。

    便也在这时,陈远感到非常的愧疚,难过。“妍儿,对不起,其实是我骗了你。成斌不是在任务中牺牲的。”

    宋妍儿顿时愕然。

    陈远其实是一个感性的人,一方面,他不想让妍儿知道成斌身上有污点。另一方面,他又不想欺骗宋妍儿。更不想逃避一个事实,那就是成斌的死他也脱不了干系。

    “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妍儿的脸色变了,急声问道。

    陈远眼中闪过痛苦之色,道:“半年前,我们接到了一单任务。是要去帮车臣的叛军炸毁一座桥。但是……因为敌方组织提前知道了消息,于是他们派了一个女间谍勾引了成斌。后来,因为成斌不小心透露了我们的行踪。那次任务,我们的队伍死伤了八个人。我们是九死一生的逃出来的。那时候,我们都知道我们中间有了奸细,大家都很愤怒。那个时候,你哥哥站了出来,跟我认错,交代了事实。”

    宋妍儿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道:“所以你杀了我哥哥”

    陈远摇头,道:“没有。我当时心灰意冷,便想将血狼解散了算了。但是我没跟你哥哥说,我对他说,要他就此退出血狼,从此与我们没有瓜葛。但我没想到你哥哥性格那么刚烈,他趁我不注意,自己举枪朝他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死前他跟我说,他生是血狼的人,死是血狼的鬼。”

    陈远说到这里,仍然是痛苦自责。“妍儿,对不起。血狼雇佣兵团是我和成斌一起创立起来的,我早该想到成斌对血狼的感情的。如果我多想一些,也许成斌就不会死。”

    宋妍儿闻言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真怕是陈远杀了哥哥。那样她永远也没办法原谅陈远。还好不是……

    宋妍儿并不怪陈远,反而说道:“你不要自责,当时你也是气愤,所以才没想那么多。这是我哥他自己的选择,我相信就算我哥哥在地下,他也绝不会后悔跟了你这个大哥。”

    宋妍儿的话让陈远心中好受了一些。

    两人随后便陷入了沉默,这一阵的沉默是对成斌的哀思。

    好半晌后,宋妍儿想起了什么,问陈远,道:“崂山内家馆的人还会再找你麻烦吗”

    陈远摇头,说道:“应该不会了。这一次是林倩倩的爷爷发话,崂山内家馆的人怎么都要给这个面子。”

    宋妍儿也知道林倩倩的身份非同小可,闻言便也就放下了心。

    这一天,宋妍儿依然坚持去上班了。陈远心里担心宋妍儿,但宋妍儿表现的很正常,如此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无奈之下,陈远只有拜托唐青好好照顾宋妍儿。

    唐青虽然不明就里,但也看出妍儿有些不对劲,便对陈远说道:“放心吧,我和妍儿是最好的姐妹,我会看着她的。”

    陈远点点头。

    这一夜之间,无论是陈远还是唐青,仿佛都瞬间稳重了许多。两人不再那样斗来斗去。

    事实上,这一夜对唐青也是波澜起伏的。她是在妍儿那里听到陈远的危机的,她看见妍儿仓皇失措的说陈远死了。当时她的心痛的无法呼吸,就像是有种巨大的,说不出的哀恸。

    后来,陈远活着,没事。她仿佛自己也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蜕变。

    唐青更了解到陈远之所以有危险,还是因为自己和妍儿得罪了崂山内家馆的事,她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对于陈远,她的感情无疑是很特殊的。

    中午的时候,陈远去了茶庄。

    茶庄的休息室里,陈远与沐静分别盘膝相对而坐。

    “经历了昨天的生与死,你有没有什么新的感悟”沐静微微一笑,问陈远。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昨天是两次在死亡边缘徘徊。第一次,我们在那个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那也是我们没有经验。第二次,我跟那个人过了两招。虽然我还是败了,但我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沐静道:“哦,什么问题”

    陈远说道:“我平常与人对战,就算是刀剑加身,也从不恐惧。但与那个人对战时,他的气势依然让我心生恐惧。面对他的拳力,我忍不住就要避让。越避让,越是败的快。”

    沐静说道:“没错,这个问题我也发现了。”

    陈远说道:“后来,我克服了恐惧。我突然觉得那个人虽然强大无匹,但他依然是一个人。所以,我能跟他过上两招。”

    沐静道:“人有心魔,**与情绪一生,心魔侵袭。那个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能够催发人的心魔。而你与其说是克服了恐惧,不如说是克服了心魔。”她顿了顿,道:“昨晚我也有所收获。是在你离开之后,我突然想通的。”

    陈远微微意外,道:“哦,什么收获”

    沐静道:“花开花谢,潮起潮落。我身边的人,朋友,都会生老病死。包括你,你也会死。这都是自然现象。而我在其中,却要不朽。我看着你们,看着我自己,看着林倩倩的悲伤,看着这一切一切的情绪,我觉得我是个红尘里的看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