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林老爷子
    沐静的话一说完,陈远与林倩倩都是面色古怪。林倩倩更是脸蛋通红,忙道:“这怎么能行”

    陈远也是干咳一声,说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沐静淡淡说道:“结婚之后也可以离婚,现在这个年代并不算什么。你们干嘛这么大的反应”

    林倩倩有些结结巴巴,她一瞬间心慌意乱,但内心深处却有一丝难以掩饰的窃喜。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静姐,我还没到需要一个女人来庇护我的程度。”

    沐静说道:“你别忘了,这一次要不是倩倩及时赶来,你和我都已经死了。”

    陈远不由语塞。

    林倩倩沉吟半晌,她看向沐静,道:“静姐,是不是只要我和陈远结婚,陈远就会没有危险”沐静看向林倩倩,道:“林老爷子的孙女婿如果被人杀了,你想那是什么后果崂山内家馆势力再大也要掂量掂量这个后果。”

    林倩倩深吸一口气,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好吧,陈远,那我们就按照静姐说的办。我马上就去跟我爷爷禀报这件事情。”

    “别,千万别。”陈远急了,他说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绝对不行。”他的反应反而是最大的。

    林倩倩心头一沉,她愣了愣,心里面还是不愿意多想,只是道:“这是眼下的权宜之计,你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为你做这些也不算什么。”

    陈远眼神坚定,他说道:“就算是假结婚也不行,我不需要你为我这么做。”

    “为什么”林倩倩不解。

    陈远说道:“没有为什么,反正我不会跟任何人结婚。不管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这货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有时候倔起来,那就是天王老子都拿他没办法。

    林倩倩心里涌现出一丝酸涩,她当然不会矫情的问你难道一点都不喜欢我之类的话。她只是带着难以察觉的一丝忧伤道:“算了,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我还不愿意呢,既然你不答应,那就当我没说。”

    沐静看向陈远,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你真觉得你是天命者,九条命,永远不会死陈远,崂山内家馆的人厉害超出想象,他们是你无法掌控住的。现在你已经彻底惹怒了他们。就算你离开海滨市只怕也不行了。在海滨市,有倩倩在,他们也许会投鼠忌器。一旦你离开了海滨市,彻底远离武道大赛,他们立刻就会对你下杀手。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爱惜自己这条命”

    陈远微微苦涩,他也知道眼下自己是真正的捅了马蜂窝。沉默半晌后,他说道:“我离开许舒,是因为我不想结婚。而现在要我为了活命跟倩倩结婚,然后在她的羽翼下求一条命,这个坎,我心里过不去。”

    沐静沉声说道:“既然你不想这么做,那我还有一个折中的办法。”

    林倩倩与陈远立刻问道:“什么办法”

    林倩倩心里有些气陈远,但她更关心陈远的小命。

    沐静便说道:“倩倩,你去求助你爷爷,向他讨个人情。让你爷爷跟崂山内家馆的人沟通一下,将陈远保下来。只要你爷爷肯开口,我相信崂山内家馆要给你爷爷这个面子。”

    林倩倩眼睛一亮,她连忙点头,说道:“我这就去联系我爷爷。”她说完之后便出了房间,到了僻静的地方去打电话。

    陈远依然高兴不起来,今天的事情,对他和沐静来说是侮辱,更是打击。

    两人对自己的一身修为引以为傲。但两人今天却发现在释永虎的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扛不过去。

    “对不起,静姐,今天是我连累了你。”陈远沉声说道。

    沐静显得有些疲惫,她说道:“今天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份宝贵的经历。我会将这份侮辱藏在心中,迟早有一天,我会向那个人讨回来。”她顿了顿,又说道:“而且,你应该也发现了那个人的不同之处对不对”

    陈远沉声说道:“我感受到了道这个字。我们是武者,而他才是真正的武道大师。他的拳中蕴含了道理,他的气质里蕴含了道理。就连周遭的空气,事物都被他的道理所吸引,所折服。他一出动,便让我觉得,四面八方,风吹草动,全部都是我的敌人。风声鹤唳!”

    沐静说道:“没错。我和你现在都在这个瓶口上,能否踏出这一步很关键。”她顿了顿,说道:“所以,纵使我知道这场武道金剑大赛乃是崂山内家馆所操控,但我还是要参加。也许只有在生死逼迫之中,我才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陈远看向沐静,他的眼神很复杂。“静姐,如今你也算是将崂山内家馆给得罪了。你一旦参加,崂山内家馆的人不会放过你。你能打赢一个,又能打赢第二个,第三个吗你说我不惜命,你呢”

    沐静说道:“我和你不同。陈远,你是个散漫的人,你对武道成就没有那么渴望。你喜欢的是自由自在。但我,我渴求武道最高境界,我希望我也能成为那个人一样。正所谓,朝闻道,夕可死!就算我会死又如何,只要我能找到我要的东西,那就够了。”

    这一瞬,沐静身上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惨烈。

    那是一种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

    陈远感觉沐静身上仿佛印染了一层光辉。

    这时候,陈远突然觉得沐静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她是一个意志坚定,有大魄力的女人。很多的老拳师,武者都没有她这种心性。

    所以此刻,陈远没有再劝沐静三思。

    他当沐静是生死知己,他尊重沐静的选择。

    茶庄外面,林倩倩在自己的警车里打通了爷爷林震南的电话。

    那边林震南接到乖孙女的电话,立刻笑呵呵的道:“小丫头,终于想到爷爷了啊!”

    林倩倩心里沉重无比,却是没心情和爷爷说笑。她几乎是带着一丝哭腔道:“爷爷,您一定要帮我。”

    林宏伟顿时大惊失色,在他的印象里,小孙女林倩倩一向都是很坚强自立的,很少会哭。她这一哭,林宏伟顿时心都乱了。连忙说道:“乖乖别怕,是谁欺负你了,爷爷一定给你出头。”

    林倩倩抹了抹眼泪,她说道:“我要您帮我保一个人。”

    林宏伟怔住,随后道:“这说的什么跟什么保什么人”他顿了顿,很是严肃的说道:“倩倩,要是你有什么朋友触犯了法律,那爷爷是绝不会徇私枉法的。你应该知道,你爷爷这辈子,对讨厌的就是贪赃枉法。”

    林倩倩连忙说道:“不是的,我的朋友他没有犯法,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林倩倩就将陈远得罪崂山内家馆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不过她并没有说白吟霜的那段故事。

    林倩倩最后愤愤不平的说道:“爷爷,这个什么崂山内家馆太目无王法了。今天在茶庄,光天化日之下就准备杀了陈远。”

    林宏伟听完后不由陷入了沉默。

    林倩倩心下一沉,道:“爷爷,您怎么不说话了难道连您也怕崂山内家馆”

    林宏伟不由苦笑,说道:“你这傻丫头,爷爷怎么会怕崂山内家馆。只不过,崂山内家馆的掌门人林文龙是个人物。他目前在国外将南洋,印尼这些地方掌握的很不错。也能够给我们国家提供很大的帮助。我们和林文龙有着不错的友谊。这是一种外交你明白吗”

    林倩倩气鼓鼓的说道:“我不懂什么外交,我只知道,他们现在太嚣张跋扈了。就像是以前封建时代里的一些大官家属,根本不将人命,法律放在眼里。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怎么还能这样”

    林宏伟道:“傻丫头,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的单纯。黑白也没有那么绝对的分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