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无穷威压
    那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沉稳中带着说不出的掌控威严。他的语音很淡,淡淡的道:“陈远先生,我希望你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沐小姐的茶庄里来。来迟了,后果自负!”

    话一说完,电话便挂了。陈远顿时骇然失色,他意识到出大事了。

    这个男人居然将静姐给掌控住了。

    静姐是什么样的人是不弱于自己存在的高手。但这个男人轻而易举控制了静姐,如今又要自己过去。这摆明是针对自己的。

    陈远心念电转,立刻就想到了崂山内家馆。

    只有崂山内家馆才有如此之大的本事。自己这一过去,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怎么了”唐青与宋妍儿见陈远这般神情,立刻吓了一跳。在她们的印象里,陈远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主。眼下他这么大的反应,那肯定是出了大事。

    “没事!”陈远迅速站了起来,冲两女说道:“我出去一趟。”

    说完之后,陈远便匆匆离开了食堂,出了公司大楼。他直接上了那辆宝马车,朝茶庄开去。

    同时,陈远的脑袋转的飞快。他拿出电话给林倩倩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

    林倩倩自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笑着道:“怎么这回居然想起我了,稀奇……”

    “倩倩,出大事了。崂山内家馆派出了一个我无法对付的高手。眼下他挟持了静姐,要我二十分钟赶过去。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带你们所长,局长,反正是官大的人加警察赶到茶庄。”

    林倩倩听出陈远语音凝重,她知道陈远这人很少有正形。就是刀架在他脖子上还能嬉皮笑脸的主。他这时候这么紧张,那绝对是非同小可的。林倩倩不敢耽搁,立刻说道:“好,我马上去办。”

    陈远的事情,林倩倩义无反顾,义不容辞。

    且说陈远一路开着宝马车,闯红灯无数。在二十分钟内,还真就到达了茶庄。

    阳光明媚,茶庄看起来一片平静,并没有任何异样。陈远下了车,站在茶庄外,他凝神感应,却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陈远心中越发的不轻松,对手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所以自己才一点危险都感觉不到。

    陈远也不敢耽搁,立刻步入茶庄。

    那茶庄里,还是在正常营业。只不过徐青与徐东来两兄弟面色焦急,他们一直在朝外面张望。现在见了陈远,马上就是喜出望外。

    两兄弟来到了陈远面前,徐青先说道:“静姐和那两个男人在偏厅里面。”

    陈远点点头,道:“好。”他说完就朝偏厅走去。

    来到偏厅前,陈远推门而入。

    门一推开,陈远便看见了释永虎与寒夜风。

    这两个人坐在沐静的对面,沐静则安静的坐着,并没受到什么伤害和迫害。

    陈远一眼扫视过去,他觉察到了其中的微妙。

    这释永虎绝对是修为最高的,神光内敛,不露混元。他坐在这里,就感觉宇宙,星辰都是在围绕着他。

    而寒夜风这个人,整个气质温和圆润,也是让人难以看出深浅。

    沐静的神色显得有些无奈,她甚至有一丝隐藏的狼狈。

    “陈远先生,你很准时。”寒夜风站了起来,朝陈远微微一笑,随后说道:“请坐。”

    陈远便来到了沐静的身边入座。

    现场的气氛是属于一种压迫性。释永虎和寒夜风虽然是外来者,但却让陈远与沐静这两个主人感到很不自在。

    尤其是沐静,她现在虽然不说话,但是她一直以来酝酿的大宁静都被破坏了。

    陈远倒还好一些,他深吸一口气,淡冷的看向释永虎,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叫什么。但是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们是崂山内家馆的。”

    释永虎眼中闪过微微的讶异,随后他淡淡的看向陈远,道:“你是个聪明的年轻人,我喜欢和聪明人谈话。”

    陈远道:“你想要我去参加这场武道大赛”

    释永虎道:“没错。”

    陈远淡冷一笑,道:“我现在倒是明白了。敢情这场大赛的牵头人董海云也是你们崂山内家馆的人。这场大赛之所以要展开,完全是你们崂山内家馆为了针对我陈某人。你们倒也真是煞费苦心。”

    释永虎淡淡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一不会承认,二不会否认。我今天来,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你能参加武道大赛。”

    陈远冷冷道:“我若不答应呢”

    释永虎微微一笑,说道:“你不答应,那么你身边的沐静今天会死。而她的死不过是一个开始,她死之后下一个会是许舒,许舒之后会是宋妍儿。你一天不答应,你身边的人就全部都要死。”

    沐静的瞳孔开始收缩,她眼中闪过一缕寒光,道:“前辈你虽然功力高深,但你以为我沐静是泥捏的不成”

    释永虎淡淡的扫了一眼沐静,说道:“你若是金丹高手,我还会高看你一眼。但现在的你,还不够格跟我叫板。”他顿了顿,又看向陈远,说道:“同样,我若真要杀你,易如反掌。今日之所以让你参加武道大赛,是想大家都体面一些。毕竟,咱们都是体面人。你也应该知道,到了我这个境界的修为,我的话就是金口玉言。你若不答应,我也只好照我说的去做。”

    释永虎的话淡淡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不容反抗的震慑力。

    陈远与沐静都能感受到他的决心。他绝不是在开玩笑。

    沐静更是感到难受,她知道释永虎这个级别的人出手。那么陈远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如果陈远不答应,今天她自己一定会死。可陈远如果答应了,也一定会死在那武道大赛上。

    这是一个完全无法破开的死局。

    所谓一力降十会。

    整个崂山内家馆实在是太庞大了。以陈远和沐静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对抗。

    这个时候,陈远似乎除了答应之外,便是别无他法。

    谁知道这时,陈远忽然笑了。

    他甚至拍掌起来,说道:“好一个崂山内家馆啊,谈笑之间,尽是杀人的勾当。当真是无法无天,我倒想问问前辈您,您眼里还有法律,还有王法吗你别忘了,这里是华夏,是大陆。”

    释永虎与寒夜风脸上都出现古怪的神色,他们这样的人,杀人无形。根本没人能追究过来。

    可这个时候,陈远却来提幼稚的法律。这货是完全不按规矩出牌啊!

    陈远突然又拿出了手机,他微微一笑,说道:“刚才前辈您说的很愉快,我悄悄录了一段音。我不知道将这段录音放到公安部门的手上,崂山内家馆是不是完全可以无视。”

    释永虎冷冷的看了眼陈远,道:“江湖中人行事,有江湖的规矩。你这么做,是坏了规矩。”

    陈远冷冷一笑,说道:“堂堂崂山内家馆,高手如云。整件事情,都是因为崂山内家馆而起。我不过是反抗了,如此便算挑衅了你们的威严。现在你们整个崂山内家馆来欺辱我,我再次反抗了,你却说我坏了规矩。哈哈,这规矩是你们崂山内家馆定的吗你们是上帝吗你们定人生死,还不容人反抗吗”

    这时候,一旁的寒夜风开口了。他微微一笑,说道:“陈远先生,你不要激动。你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知道,这个世上就是有这样的规则。规则是有权人,有钱人定的。规则是什么弱肉强食!穷人辛苦一辈子不过是富人手中所喝的一杯酒。这就是现实。很遗憾,在你我的交锋中,你是穷人,我们是富人。”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劝你将手中的录音删掉,这绝对是个明智的选择。”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抱歉,删不了了。因为录音我已经发送给了我的一位好朋友。”他顿了一顿,又说道:“我必须向两位介绍一下我的这位好朋友。她叫做林倩倩,她本身不过是个派出所的小队长。巧的是,她的爷爷也姓林。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燕京有位林老爷子。”

    释永虎与寒夜风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无比的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