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洞悉阴谋
    唐青喝着冰镇的银耳汤,然后便到了笔记本前开始淘宝。宋妍儿则去找了新的被套来给陈远铺床。

    陈远站在门前看着宋妍儿铺床,她半跪在床上铺平床单时,正好臀部对着陈远。

    今天宋妍儿穿的是小西服,牛仔裤。牛仔裤将她的臀部绷的浑圆。

    陈远看了一眼,连忙移开了目光,心里连说罪过。他是将宋妍儿当做了自己亲妹子一般疼爱的,所以绝不会对她有任何亵渎之心。

    同时,陈远觉得很窝心。宋妍儿真是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

    这时候,宋妍儿铺好了床。她站起身子,来到了陈远的面前。

    两根发丝迷乱了宋妍儿的美眸,陈远自然而然的伸手,帮她将发丝拨到她的耳根后面。

    这一个动作顿时让宋妍儿脸红过耳。

    陈远做完之后也觉得有些尴尬,他打了个哈哈,找话题说道:“现在像你这么贤惠能干的女孩子不多了。你看你又会做家务,又会挣钱。将来谁娶了你,那可是天大的福分。”

    宋妍儿这时候也恢复过来,她轻浅一笑,又说道:“我去给你买生活用品。你待会看有什么东西要搬过来的话,就趁着天没黑赶快搬过来。晚上我和青青给你庆祝乔迁之喜。”

    陈远点点头。

    随后,两人就一起出门。陈远去搬家,宋妍儿则去给陈远买生活用品。

    唐青懒得动了,说是要睡午觉。两人也就不打扰她。

    出了门之后,陈远忽然问宋妍儿,道:“妍儿,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宋妍儿微微一怔,她愣神一瞬后,忽然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陈远一笑,道:“是我先问你的。”

    宋妍儿便说道:“因为你对我很好呀。”她的清澈的眸子定定的看向陈远,那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她说道:“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你这样有本事的人,为什么一定要给我们做保安,保护我就好像是我命中的守护天使一样,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出现了。”

    陈远看着宋妍儿,突然就很想告诉她,关于她哥哥的事情。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他淡淡一笑,道:“我也不太明白,也许这就是缘分吧。说不清的缘分。”

    宋妍儿眼中微微闪过一丝失望,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随后,她又道:“陈远,其实我对你好,不是因为你对我好。”

    陈远心里一个咯噔,暗道:“该不是小妮子要说爱上我了吧”

    他还真有些怕这茬。

    宋妍儿接着说道:“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我哥哥,我看见你就觉得很亲切。”

    陈远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别了宋妍儿之后,陈远先搭的士去了酒店。因为他的夏利还在那酒店里停着。他开了夏利之后,随后才又返回与许舒住的房子。

    这时候是下午四点。

    陈远来到了小区前,他心里有些忐忑。一方面又想见到许舒,一方面又害怕见到许舒。

    来到了房子的大门前,陈远拿出钥匙开门。

    令他郁闷的是,钥匙居然打不开那大门了。

    我靠,许舒居然换锁了。

    陈远无语,这娘们还真够绝情的啊!他屏息心神,马上感应屋内的情况。

    立刻,他觉察到许舒还在家里。当下,他扬手准备敲门。

    手还没敲下去,那大门便开了。

    许舒站在门内,她穿着浅蓝色的家居服,头发扎成马尾。清汤挂面,却美丽得让人心动。

    陈远看着她成熟的娇躯,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儿。他立刻有种想要将这个女人纳入怀中的冲动。

    不过许舒的面色冷淡,她淡淡的看了陈远一眼,问道:“有事”

    陈远也不能怪许舒无情,也是自己太不着调了。他干咳一声,说道:“我来拿些衣服走。”

    许舒当下便冷淡的让开了,没有多余的话。

    陈远讷讷无趣的,他便先去了房间里。这货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自己的笔记本。那笔记本还是在全方位监控浴室里啊!里面也有无数的珍藏许舒洗澡版本。

    这货不由庆幸,幸好搬离了出租房,用了这高科技。不然以后可就没有念想了。

    他先将笔记本查看了一番,确定里面没被人动过后,这才松了口气。收好笔记本,又整理了衣服。随后他到了浴室里将那监控器取了下来。

    一切收拾停当后,陈远拖着箱子来到客厅。“舒姐,我走啦!”他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声。

    这货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希望许舒前来挽留的。也许她稀里哗啦的哭一通,献个身。陈远这货意志力本来就不坚定,肯定就会就范。

    只不过是就范之后,享受过后,肯定又是后悔得要死。

    许舒一直坐在沙发上,她在看着电视,看的很平静。陈远说完后,她头也没抬,就像是没听到一般。

    陈远无奈,也只好拉了箱子出了门。出门之后,便将那大门给关上了。

    砰的一声。

    当那大门关的一瞬,许舒眼中的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那泪珠是那样的晶莹。

    许舒何尝不想去挽留陈远,她其实后悔过跟陈远摊开。她觉得如果自己不说出来,两人就还可以像从前一样。

    但现在,回不到过去了。

    她也无法做到继续践踏自己的尊严来挽留陈远,她是一个如此骄傲的女子。

    陈远这货心里也就小小的忧伤了一会,他到了夏利车上。随后就启动车子,先开出一段距离。接着停下车子打开笔记本。

    他调出了这几天录的情况。里面又有许舒洗澡的新版本。

    陈远看的大为沸腾,心里也是乐开了花。这样晚上可就不会寂寞了。

    这货亲了下笔记本,心满意足的关上笔记本。

    刚一关上,又觉得不保险。他给自己的笔记本设了密码,主要是怕到了唐青家里,唐青这货来偷看自己的笔记本。

    妈蛋,要是被别人发现了这个秘密。陈远觉得自己可以投河自尽了。

    这是他永远不会告诉别人的秘密。

    且不说这些,陈远随后又给沐静打了电话。他说了自己准备搬去跟宋妍儿她们一起住。

    沐静在电话里很平静,应该说是她整个人特别的宁静。她整个人产生了变化,这是陈远通过电话都感觉到的变化。

    她微微一笑,说道:“和小姑娘们一起住才适合你,我太死气沉沉,肯定憋坏了你。”

    陈远打了个哈哈,道:“静姐,你那不叫死气沉沉,叫端庄大气。”

    沐静淡淡一笑,随后说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陈远脸色严肃下去,他说道:“咱们见面聊聊吧,关于武道金剑大赛的事。”

    沐静说道:“也行。我在茶庄里,你过来吧。”

    陈远说道:“好。”

    接着,陈远便驱车前往茶庄。

    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火烧云。

    陈远进入茶庄,他迎面便见到了徐青与徐东来两兄弟。两兄弟见了陈远,格外的客气。

    “静姐在里屋,陈兄弟,你跟我来。”徐青带路。

    陈远微笑点头。

    到了里屋,陈远看见沐静正靠着窗,沐浴在夕阳的光芒下,品味着一杯红酒。

    陈远大大咧咧的在她对面沙发上坐下。

    他毫不客气的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一旁的徐青也就退了下去。

    “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不参加这场大赛。”沐静微微一笑,说道。她顿了顿,道:“因为你的武道并不是想要变强,所以,你觉得即使你参加这场大赛,也找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既然找不到,你就是战胜再多的对手,那对你来说,也没有任何帮助。”

    陈远一笑,他觉得很窝心。自己跟静姐平时联系的最少,但静姐却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和她聊天,很轻松。

    陈远也说道:“那让我猜猜,你为什么执意要参加这场武道大赛”

    沐静淡淡一笑,道:“你说。”

    陈远微微一笑,道:“有句话叫做静极思动。静姐你的路太顺了,你的生活古井不波,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本来,你是圣洁的莲花。武道金剑大赛的级别,根本不配你出手。但是,你想要重新苦修涅槃,看能不能找到你要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