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与青青她们同居
    陈远的拒绝很委婉,但意思却很坚决。霍天纵虽然很想陈远参加,但他也不能强人所难。唐青还想说什么,宋妍儿在一边拉了拉她的胳膊。唐青也只好忍了下去。

    霍天纵并不想这就这么放弃,他还是说道:“陈远,我希望你能够郑重的考虑下。你在武道上的修为已经是属于顶尖了。这一次的大赛,如果你参见,那是可以给你给我们武术界都注入新的东西。这是我们这些老人举办这个大赛想看到的。”

    陈远面泛苦笑,他不太好意思拒绝霍天纵的热情。但他确实对这个大赛没有什么兴趣。

    “老爷子,对不起了。”陈远坚持的说道。

    宋妍儿也跟着说道:“霍爷爷,陈远既然不想参加,咱们就别勉强他了吧。”

    这小妮子,真是一心为陈远着想的。这让陈远心里暖暖的。

    霍天纵无奈不甘,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道:“陈远,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担心这次的大赛跟崂山内家馆有关你担心他们会在大赛上对你打击报复”他顿了一顿,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这次的大赛是董海云董老哥牵头,各方宗师都参与的。崂山内家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参加比赛。我相信,在擂台上公公正正的,以你的武道修为,根本不需要惧怕崂山内家馆。”

    陈远倒是没想崂山内家馆的事情,他说道:“老爷子,每一个想参加大赛的人,都是有自己目的和渴望的。或是为名,或是为了自己的修为。但这场武道大赛上,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我不想去。”

    “居然没有你想要的东西”霍天纵说不出话来。他当然不会觉得陈远是贪生怕死。陈远能杀了不动罗汉天忍,功夫绝对厉害,绝不会怕一场武道大赛的。

    “哎,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算了吧。”霍天纵当下只能放弃了这个念想。

    这顿饭后面也没因为陈远的拒绝而冷场。霍天纵并不是老顽固,只能说,他是一个真正热爱武术这个行业的老人家。霍天纵也就不提这一茬事了。

    喝完酒后,霍天纵也就直接赶回佛山了。因为武道金剑大赛在佛山举办,他实在是太忙。

    刘源一直没怎么喝酒,所以开车没有问题。由他当司机,开车带霍天纵回佛山。

    从海滨到佛山,距离并不远。两个小时的高速过后就可以到达。

    酒店外面,一众人送走了霍天纵之后,唐青忍不住的失望。她捶了下陈远的肩膀,道:“死陈远,你为什么不参加呀”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你丫真是看戏不怕台高啊!那都是签了生死状的,万一我死在上面了,你以后不要守寡一辈子”

    唐青听他前面半句还似模似样,听到后面半句终于觉得不太是味儿。她连忙道:“我呸,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就是贪生怕死。”她说是这么说,但也意识到了这场比赛只怕真有些残酷。这样一想,觉得陈远不去倒也好。

    “静姐。”一旁的宋妍儿看向沐静,她问道:“为什么你要参加”

    这小妮子,也是真心的将沐静当做了朋友。虽然这份关系不如跟陈远的亲密,但她同样也不希望沐静出事。

    沐静微微一笑,她忽然看向马路上的过往车辆。她的眼神显得有些游离。好半晌后她才说道:“我是个武者,武者应该去战。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陈远在一旁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说道:“静姐,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就不配做武者似的。”

    唐青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知道就好。”她心里已经不希望陈远去打,但她还是愿意逮准机会就要损陈远。

    还好陈远是个厚脸皮,无所谓的很。

    沐静也不理众人,她忽然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我想一个人走走,你们先回去吧。”她说完就信步朝前。

    “静姐怎么了”唐青目送沐静的身影离开,她也觉得沐静有些不对劲,于是问陈远。

    陈远郑重其事的说道:“估计是大姨妈来了。”

    唐青与宋妍儿脸蛋都是一红,唐青忍不住掐陈远的胳膊,道:“死陈远,你太讨厌了。”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打是亲,骂是爱。你越来越觉得我讨厌,就是越来越爱我了。”

    “爱你妹啊!”唐青一脚踢了过来。

    陈远嘿嘿一笑,敏捷躲开。

    宋妍儿看着陈远和唐青两人,她不由从心里想笑。这样的状态,她觉得自己好像是看两个长不大的孩子。但这样的感觉又让她喜欢,这是有亲人朋友的感觉。

    尤其是对陈远,宋妍儿总觉得他很亲切。就像是哥哥还在身边一样。

    而且宋妍儿也相信,只要自己有危险,陈远就会像哥哥成斌一样,义无反顾的来保护自己。她干咳一声,打断两人的笑闹,向陈远发出邀请。“陈远,我们家里有熬好的银耳莲子汤,你刚喝了不少酒,就去我们家喝汤吧”

    陈远反正也是左右无事,便说道:“好吧。”

    唐青鄙视的道:“你不要搞的这么勉强好不好,多少人想去我们的香闺而不可得呢。你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就偷着笑吧。”

    陈远说道:“妍儿的是香闺,反正你的房间我没闻到香味。”

    唐青顿时暴跳如雷,道:“死陈远,我杀了你。”

    “哈哈……”

    这时候还是下午两点,阳光明媚,灿烂。

    这个天气的阳光比夏天的时候要温和的多,更加的让人欢喜。

    如今在沙滩上晒太阳,这才叫日光浴。夏天那叫烤乳猪。

    唐青与宋妍儿所住的小区是柳叶小区,那个小区陈远去过几次。

    随后,三人乘坐的士回柳叶小区。虽然都开了车,但三人都喝了酒的。酒驾乃是不文明的,乃是犯法的。

    陈远坐在前面,宋妍儿和唐青坐在后排。

    这时候,唐青忽然想到什么,很兴奋的道:“对了,死家伙,我怎么觉得最近你和许舒好像有点不对劲啊!你有些日子没去幽灵酒吧了。许舒也很冷淡的样子,也不问你。你们两个人该不是分手了吧”

    宋妍儿也看向陈远,她其实也很好奇这个问题。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分什么手啊,从来就没在一起过。”

    唐青心中顿时窃喜无限,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窃喜。反正就觉得长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许舒终于能免于祸害了。”她嘻嘻一笑,说道。

    宋妍儿没这么没心没肺,她轻声问陈远,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没什么。”他却也不愿意细说。

    宋妍儿也知道这是个人**,当下不再多问。

    唐青便说道:“这样吧,臭家伙,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今晚我和妍儿亲自下厨给你做饭吃。”

    陈远当然乐意,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唐青哼了一声,道:“小样。”这姑娘,虽然爱跟陈远抬杠,但其实还是很关心在乎陈远的。

    宋妍儿则又问道:“对了,你现在住哪里”

    陈远那里会说是跟沐静住在一起,他立刻可怜巴巴的说道:“哎,无家可归。每天就在天桥底下将就着。”

    宋妍儿不由无语,她是真关心陈远。可陈远这家伙总是没有正形。

    唐青马上说道:“妍儿,你别听他胡扯,这家伙在装可怜。肯定是想来祸害咱们两个青春美少女。”

    宋妍儿心地善良,她向唐青商量着道:“咱们那房子有好几间多的房间,要不就让陈远搬进来住吧”

    唐青鄙夷的看了一眼陈远,随后有些夸张的向宋妍儿道:“妍儿,你不是吧。你要他和我们同居”

    宋妍儿恼道:“死丫头,你这什么表情。又不是同房间,你自己思想不健康吧”

    唐青说道:“可是就算不同房,那也还是有点男女授受不清啊!还有,这个死家伙很下流,很好色的。他万一偷看我们洗澡,偷我们内衣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