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武道金剑赛
    莫无疑说道:“老奴也觉得永虎师叔前来非同小可,所以第一时间来通知少主您了。”

    杨凌沉声问道:“是刚来还是你刚收到消息”

    莫无疑说道:“刚来。”

    杨凌沉吟道:“永虎师叔来了江南市,却不提前通知我。也不到我们这里来,这其中有些古怪。”他顿了顿,说道:“不管怎样,莫伯,你赶快给我准备一下。我要去拜访永虎师叔。”

    莫无疑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因为少主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还知道要讨好永虎师叔。

    要知道,杨凌这一脉的崂山内家馆弟子,其中领袖人物就是永字辈的。

    内门领袖林文龙在东南亚创立了崂山武馆,又在南洋建立了军事力量。就算是国内的一些大人物都对林文龙颇为忌惮。那就更别提杨凌了。

    更何况,林文龙的修为已经是超凡入圣。那是杨凌都要膜拜的存在。

    至于释永虎,释永虎是林文龙的师弟。目前主持着东南亚的崂山武馆,他也是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

    对于释永虎的突然降临,杨凌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一个小时后,杨凌这边备了重礼。随后便立刻驱车前往江南大酒店。

    夜幕深沉,秋风萧瑟。

    江南大酒店灯火璀璨。

    杨凌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风度翩翩。莫无疑跟在后面,手中拿了锦盒,那锦盒里乃是宋徽宗的真迹字帖,价值连城。

    释永虎喜欢收藏这些东西,所以杨凌要投其所好。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释永虎所下榻的总统套房前。

    那套房前站了两名黑衣保镖,这两名黑衣保镖皮肤黝黑,眼角呈现三角阴毒型。杨凌扫视他们一眼,便能感觉到他们的凌厉杀意。

    很显然,这两名保镖是真正的杀人好手,绝不是市面上那些普通保镖。

    “我是杨凌,前来拜见永虎师叔,还请通传一声。”杨凌一向高高在上,但此刻却显得很是卑微。

    两名保镖冷淡的看了杨凌一眼,其中一个说道:“等等!”随后便轻轻推开门进了套房里。

    半晌后,那保镖出来对杨凌说道:“进去吧。”

    杨凌说了一声多谢。他跟莫无疑打算进去的时候,保镖拦住了莫无疑,说道:“永虎师叔只见你一个人,外人不许进去。”

    杨凌一点也不敢动怒,他便拿了礼物,对莫无疑说道:“莫伯,你在这里等我。”

    莫无疑点点头。

    虽然还没见到释永虎,但不管是杨凌还是莫无疑,都感受到了套房里那位永虎师叔的威严。

    杨凌在保镖的带领下进了总统套房。

    套房里灯光一片雪白,水晶吊盏灯奢华十足。

    杨凌一进来便看见了茶几前的沙发上坐的释永虎。释永虎对面的沙发上还坐了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二十二岁左右,面向温和,穿着白色的练功服,正在细细的煮着功夫茶。

    杨凌进来,这个年轻人头也没抬过。

    释永虎并不是光头,他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人看起来非常的儒雅和善。一看就像是个大学教授之类的。

    他脸色淡淡,手上持了一杯茶,正在享受品味。

    他就这么坐着,却给杨凌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杨凌在这一刻甚至觉得,天下间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惊扰到释永虎。仿佛释永虎已经成为了永恒的存在。

    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境界。

    杨凌恭敬的抱拳作揖,道:“弟子杨凌,拜见师叔。”

    面对杨凌的作揖,释永虎就像没见到一般。他喝着茶,理也不理。

    杨凌便也就不敢直起身子来,他感受到了微妙的压抑。他甚至觉得此刻自己只要妄动,后果便会不堪设想,他必须小心翼翼。

    不到片刻,杨凌的额头上就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好半晌后,释永虎忽然开口了,他却是向对面的年轻人淡淡说道:“夜风,你的茶道技艺又有不少长进了。”

    夜风全名寒夜风,乃是释永虎的亲信,从十岁开始就跟随释永虎。寒夜风修为高深莫测,但他看起来却最是温和,似乎永远都不会动怒。他处事谨慎,滴水不漏。这也是释永虎信任他的原因之一。

    此刻,面对释永虎的夸奖,寒夜风不骄不躁,淡淡一笑,道:“这是您教我的,煮茶如做人,都需要认真对待。”

    释永虎微微一笑,他这时候才转头淡淡的看向杨凌。

    当他的目光扫射过来的时候,杨凌立刻感觉到了山一般的压力。

    “师叔!”杨凌脸蛋上汗水涔涔,他立刻说道:“弟子知错了。”

    释永虎淡淡道:“哦你错什么了”

    杨凌见释永虎肯跟自己说话,他立刻如逢大赦。他不怕释永虎的责怪,但却怕释永虎的淡漠。当下,他继续弯曲着身子,低着头说道:“弟子无能,丢了崂山内家馆弟子的脸。”

    释永虎冷哼一声,他这一声哼,就像是寒冰直接钻入杨凌的心窝,让杨凌瞬间呼吸难受。释永虎又冷声道:“若不是看在你家老太爷的面上,早把你逐出崂山内家馆了。”他顿了顿,道:“一个区区的雇佣兵就能将崂山内家馆弟子打的丢盔弃甲。你可知道,如今就算是在海外,大家都在私底下笑话我们少林。”

    “弟子知罪!”杨凌连忙诚惶诚恐的道。

    释永虎接着道:“这件事,就连我师兄都已经被惊动了。我这一次来,就是师兄让我来着手解决这件事情。”

    杨凌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自己和陈远的事情已经闹到这般大了。目前的形势严峻到超乎了他的想象。这完全已经不是私人恩怨了。

    “弟子无能,请师叔责罚。”杨凌请罪道。

    释永虎道:“脸是在你这里丢出去的,杨凌,你也不用请求责罚。这一次,你若是将这个脸找不回来。崂山内家馆将再无你的容身之地。”

    崂山内家馆是无比荣耀的存在。杨凌能有今天,很大的程度是仰仗于崂山内家馆这四个字。如果真的被逐出去,那对于杨凌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杨凌深吸一口气,道:“师叔,弟子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释永虎淡冷道:“是吗,你打算怎么做”

    杨凌道:“弟子前去向陈远下战帖,若是将这个脸找不回来,便以死明志。”

    释永虎道:“你若是输了,我们难道继续向那个雇佣兵挑战吗外人会怎么看我们岂不是会说我们崂山内家馆无能,车轮战术吗”

    杨凌不由呆住,他道:“那师叔您的意思是”

    释永虎看了对面的寒夜风一眼,道:“夜风,你来说。”

    寒夜风便站了起来,他脸色淡淡,一派温和。“杨师兄,之前你们和那名雇佣兵陈远闹的不太愉快。其中的恩恩怨怨,大陆这边的武术界人士,包括海外的武术界人士都有所耳闻。现在你去下战帖,陈远也未必会接受。他不接受,也有他的道理。没人会说他的不是。所以,下战帖是不可取的。”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们的意思是这样的,由我们牵头诸多武术名家,举办一场武王金剑赛。到时候,让陈远也参加进来,你也参加进来。我们希望你能在这场武王金剑赛里打出崂山内家馆的威风来,顺便也将陈远给解决了。如此一来,陈远死于大赛之中,也不会有任何人说是我们在打击报复。”

    杨凌眼睛不由一亮,觉得这还真是个好主意。但他马上就担忧道:“可万一陈远不肯参加武道金剑赛怎么办”

    寒夜风淡淡说道:“事在人为,杨师兄你这么聪明的人,一定有法子让他参加金剑大赛的。”

    杨凌眼中闪过一缕寒芒,他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武道金剑赛这个招非常的妙。这一场大赛,崂山内家馆运作好了,可以打响崂山内家馆的名头,一扫之前因陈远事件带来的颓势。

    这是一举两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