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摩尔酒吧
    陈远微微一笑,他很欣慰,也很能理解许舒此刻的心情。

    人生在世,不必为了生计发愁。可以随心所欲的享受物质生活,那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看到许舒恢复了自信,陈远觉得自己所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随后,许舒忽然话锋一转,道:“陈远,你想好了吗”

    陈远心里立刻一个咯噔,他明白许舒的意思。但还是装着糊涂,道:“想好什么”

    许舒轻轻摇曳着手中的红酒杯,眼神看向外面的星空,接着道:“之前你说你需要时间的。”她顿了顿,又道:“当然,我不是逼你什么。只是希望能有一个答案。我可以等你准备好,两年,三年,五年都可以。你也可以拒绝,让我不用在等。”

    今天是一个美好的日子。而酒,能壮人的胆。

    许舒终于鼓足了勇气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她其实是个很矜持的女人,能够和陈远住在一起,那需要很大的勇气。也是因为,她越来越爱陈远。

    但是许舒也觉得自己始终琢磨不透陈远,这让她缺乏了一种安全感。

    她不怕等,只是怕等到最后是一场空。所以,许舒觉得只要陈远说,你等我三年,等我多久,她便心甘情愿,死心塌地的等着。

    对于陈远的爱,许舒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卑微的位置。

    说完这番话后,许舒尽量将身子放轻松。但是她的手指甲已经掐进了掌心肉里,她的娇躯微微颤抖。这一切都说明,她非常的紧张。

    陈远万万没想到许舒会突然来找自己要一个答案。他一时之间,心慌意乱,说不出一句话来。眼前的许舒,是那样的娇媚成熟。只要自己说一声愿意,她便可以任由自己采撷。但陈远心里更清楚,许舒是个需要婚姻的女人。

    自己是天命者,将来指不定要经历什么变动。自己跟许舒结婚,只会害了许舒。

    而最关键,最直接的理由,那就是陈远不想结婚。

    他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许舒又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自由散漫的生活。假如我们结婚了,你一样可以像你现在一样生活。就算有了孩子,你不想照顾,那也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和孩子永远都会在家里等你就可以了。”

    陈远能感受到许舒的渴望,也很感动她的不断妥协。这时候,陈远觉得自己其实任性得有些过分。但他心里一想到要结婚,他立刻就生出一种烦闷的感觉。明明很讨厌这种生活,为什么要逼我进入这个囚笼

    陈远不忍心伤害许舒,好几次想开口,最后都忍了下去。

    许舒转头看向陈远,她的美眸中带着灼灼期盼之意。

    陈远还是不说话。

    许舒心中开始升腾出不祥之感来。但她还是抱了期望。

    陈远终于深吸了一口气,他微微苦笑,说道:“舒姐,假如我说,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你信吗”

    许舒点头,说道:“我相信。”

    陈远说道:“我早说过,我喜欢你。这一点,从前没变,现在也没变。以后也不会变。我对你的这种喜欢,甚至不需要什么回报。我觉得只要你能过的好,开心,我就已经足够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许舒忽然打断了陈远的话,道。

    陈远再度深吸一口气,今天话题既然已经扯开了。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事实上,他一直也是矛盾的。

    当下,陈远说道:“之前,你很灰心。你想要随便找个胖子老板之类的嫁了。我很着急,我不想看到你自暴自弃。所以,我想着帮你开一家酒吧。你可以去找别的男人,但我希望,是你真的喜欢的。你已经选错了一次,我不希望你再重蹈覆辙。至于我,舒姐,也许我和你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喜欢天涯海角的跑,我喜欢去神奇的墓穴探险,喜欢在非洲的丛林里,与猛兽搏斗。与野蛮部落的野蛮人喝酒,我还喜欢纸醉金迷,不停的游走在世界各地,喝各种美酒,认识各种美女。这是我喜欢的生活。但你需要的是一份安逸的生活,小资的生活,浪漫体贴的丈夫。对不起,我给不了你。”

    将这一切说完之后,陈远松了一口气。他站了起来,又说道:“舒姐,人生只有一次,也是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要珍惜,不要为了任何人而将就。”说完之后,他直接出了门。

    陈远出了小区,上了自己的夏利车。他呼的一下,吐出一口闷气来。这个决定做了出来,仿佛是将所有的犹豫和烦恼都斩断了。

    舒姐是一个让人沉溺的温柔乡,是一个泥潭!

    陈远这一刻真正的离开了这个泥潭。

    马路上,陈远将车速飚了起来。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一路风驰电掣,好不快活。

    很快,陈远就来到了酒吧一条街。

    将车子停在一家酒吧前,随后陈远就进入了这家叫做摩尔的酒吧里面。

    摩尔酒吧里面的生意也不错,虽然被幽灵主题酒吧抢了不少生意。但是酒吧一条街的客流量毕竟有那么大不是。

    舞池里,霓虹射灯狂扫,里面的男男女女呈现一片迷离疯狂的状态。

    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让人从心底里想要呐喊,歇斯底里。这里能够让压抑的人放松下来。

    陈远来到吧台前坐下,他要了一杯加柠檬的冰啤酒。

    虽然已经是十月了,但海滨的天气还是有些炎热。陈远猛地喝了一大口冰啤酒,只觉全身爽透。随后,他的目光开始梭巡起来,想要寻找可以快乐的目标。

    他以前在酒吧就是这么度过的,只不过到了海滨这几个月,因为许舒的缘故老实了下来。

    陈远不一会就看见吧台左侧,一名美少妇正在喝着闷酒,似乎很不快乐的样子。

    这美少妇穿着黑色的包臀裙,挎了的包包,身上珠光宝气的,还带着一丝贵妇气质。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陈远觉得这美少妇的身材和许舒有些像。他立刻就来了兴趣,于是就持了酒杯,朝美少妇那边走去。

    来到美少妇的面前,陈远坐了下来。他朝这美少妇看了一眼,美少妇却是自顾自的喝着一杯人头马。

    她的面容酡红,已经有了些醉意。

    陈远的眼神瞅到了她胸前那雪白的事业线,还真是雄伟。

    他只觉自己的小腹升腾出了一股热气。这个妞,在床上一定很爽。

    陈远如是想。他微微一笑,冲美少妇道:“来酒吧的一向有三类人,一种是赶时髦的青年男女,一类是空虚寂寞的女白领。还有一类是已经嫁人,但老公出轨,前来报复,寻找一夜情的少妇。不知道美女你是那一种”

    美少妇抬头看向陈远,她的嘴唇抹了很红的口红,看起来似乎在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她看了一眼陈远,似乎有些意外。大概是没想到搭讪的会是这样一个干净阳光的青年。“你觉得我是那一种”美少妇也没拒人于千里之外,淡淡的问。

    陈远说道:“我叫陈远,不知道美女你怎么称呼”

    美少妇道:“徐雅琪!”她顿了一顿,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说我是哪一类”

    陈远喝了一口啤酒,随后一笑,说道:“你一不是赶时髦的。因为你的气质高贵,永远不需要赶时髦,你是时髦的先驱。第二,你也肯定不是女白领,而且你带了戒指,显然是结婚了。”

    “所以,你觉得我是第三种”徐雅琪玩味的一笑,道。

    陈远摸了摸鼻子,微微苦笑,说道:“我其实也是胡扯,不开心的理由可以有很多种。感情不过是其中之一。但不管怎样,我觉得你不应该在这样喝下去。”

    “为什么”徐雅琪问。

    陈远说道:“因为你很漂亮,因为这个酒吧龙蛇混杂,也有很多小混混,瘪三。不管你有没有意思要找人一夜快活。但如果你这样的人因为喝醉,被一个瘪三给睡了,那对你来说,是一种侮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