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炼丹炉
    飞机场上这番动静闹的着实不小,便在这时,那飞机场入口处,一群人手中持了强光探照灯快速前来。

    陈远却是高兴不起来,来了人又如何这些人都是玄衣门的人。自己与林倩倩是不速之客,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来的人中,为首的是一名老者。这老者穿灰色长衫,胡须花白,仙风道骨。他是祖师爷的师弟,叫做何三。人称三爷!

    何三爷一众人过来后,他们立刻就看见了场中的情况。何三爷马上向程建华问道:“建华,这是什么情况”

    程建华语音淡淡,说道:“这两人就是杀害祖师爷的凶手,眼下他们想要偷了直升机逃走,被我拿了下来。”

    何三爷一众人闻言不由勃然大怒。一群年轻人怒声扬言,要将陈远和林倩倩千刀万剐,一时间场中一片嘈杂。

    何三爷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程建华,随后说道:“这两个陌生人,我们从未见过。他们为什么要来害我师兄。我看这其中必定还是大有蹊跷的。”

    程建华说道:“没错,所以我并未杀他们。便就是打算将他们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

    陈远见这何三爷好像跟程建华不是一伙的,而且这何三爷好像还有些威望。当下,陈远立刻来了精神。他忍住疼痛说道:“祖师爷不是我杀的,而是程建华杀的。我这里有证据!”

    他说完便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同时就要将录音播放出来。反正他这时候也不怕程建华,只要程建华敢公然毁灭证据,那这事尼玛就可以好好说道说道了。

    可是令陈远感到有些诡异的是,程建华显得很是镇定。他一动不动的,好像陈远播放的东西跟他没有关系。

    陈远搞不懂程建华,奶奶个球的,这家伙处处透着诡异,太难琢磨了。当下,陈远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点开了播放键。

    可是随后,陈远马上就傻眼了。播放出来的全是沙沙之声,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我靠!

    陈远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这程建华的确不愧是玄门高手。居然干扰了磁场,破坏了录音机接受信号的功能。

    现场静的落针可闻,陈远举着手机好不尴尬。他讪讪的收了手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何三爷铁青了脸,说道:“建华,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圆满的答案。”

    程建华说道:“师叔放心,三天后,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们走!”何三爷带了一众人转身就走,眨眼之间消失无踪。

    那些年轻人还想说什么,可何三爷发话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陈远马上也就明白了,处理这么草率,何三爷摆明了跟程建华是一伙的!

    “真能装!”陈远骂了一句,他感到疲惫至极。本来他就受了重伤,又经过这么一折腾,这时候再也支撑不住,歪头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陈远悠悠醒转过来。醒来的一瞬间,想到自己的处境,立刻惊出一身冷汗。他猛地坐了起来,可是刚一坐起,身上便是疼痛难当。

    陈远轻轻呻吟一声,随后便打量四周起来。

    这是一间古朴的炼丹房,中间的地面是八卦阵图。在上方悬挂了一个硕大的炼丹炉。

    在炼丹房的左上方有一扇小窗户,此刻,从窗户处射进了一缕明媚的阳光。

    “林倩倩呢”陈远想到了林倩倩,他四处扫视,并未发现林倩倩的踪迹。陈远心往下沉,林倩倩一个女孩子,如今落到了程建华的手里,不知道会有什么遭遇。

    他随后又是苦笑,娘的,还是多想想自己怎么脱身吧。

    陈远纵横驰骋,一向都是福大命大,运筹帷幄。唯独这次,落在了程建华的手上,陈远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陈远深吸一口气,这一口气吸进去,立刻感到肺腑疼痛。龙玄的那一膝顶,非常的玄妙,让陈远受了很重的内伤。这种内伤,没个一年的修养,绝对好不了。

    而且,陈远的肩头还中枪了。本来,如果没受内伤,他可以控制肌肉骨骼,将那颗子弹生生的挤出去。但眼下,陈远是做不到了。

    周围很安静,陈远就是被丢在地上。他躺在了地上,抬头可以看见高高的穹顶。

    这个炼丹房很复古。

    陈远心头思绪纷杂,难道自己真要死了会有奇迹出现吗就算有奇迹也会被程建华扼杀吧。

    陈远又想到了师父,不知道师父现在到底在哪里从出山之后,整整八年之久,自己就再没见过师父了。师父是那么厉害的人,他到底去了那里为什么要对自己避而不见

    陈远随后又想到了成斌,还想到了在非洲战场上,他所杀的那些人。

    自己到底杀过多少人,好像自己也记不清了。

    死,陈远并没有多害怕。只是觉得很遗憾罢了,他虽然杀人无数,但他对此并不后悔。所以,陈远一向都睡的很香甜,心中没有任何的愧疚。

    陈远很快又想到了许舒,早知道,真应该强行将银行卡留给许舒的。自己死后,也许就只有许舒会为自己伤心吧

    就在陈远这么乱七八糟的想事情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是程建华和李阳。陈远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这点耳力还是有的。

    很快,大门被推开。

    随后,明媚的晨曦照了进来。

    炼丹房里立刻一片温暖。那阳光照在了陈远的身上,脸上。陈远觉得身子暖烘烘的,这阳光的感觉让他留恋。

    大门处,两道身影将阳光阻挡了大半。程建华还是青色长衫,儒雅淡然。李阳换了黑色衬衫,淡漠的站在一边。

    陈远盘膝而坐,就这样面对着这两个人。

    程建华与李阳走了进来,随后,程建华示意李阳关门。

    李阳点点头,将大门关上。

    大门关上的一瞬间,阳光完全被阻隔在了外面,炼丹房里又恢复了阴暗。

    接着,李阳给程建华提了一把椅子过来。程建华就居高临下的坐在了陈远的对面。

    李阳则站在程建华的身后。

    “天命者,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程建华的眼神很淡漠,他的表情似乎亘古不变。说话的声音也很淡漠。

    陈远看向程建华,微微苦笑,说道:“我是不是死定了”

    程建华点点头,说道:“没错。”

    陈远道:“那么你可不可以放了林倩倩。就是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儿”

    程建华淡淡一笑,说道:“她是警察,又知道了我这里的地址。你说我能放过她吗”

    陈远沉默下去。换做是自己,也一定会杀了林倩倩的。坏就坏在,林倩倩是警察。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程建华又说道。

    陈远道:“还有一点我不明白,你要杀就杀,要怎样对我,我都没有反抗之力。你为什么要跟我废话这么多你这样的人,做每一件事都应该是有目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