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前因后果
    白吟霜点头,说道:“没错。”

    陈远说道:“那这么看起来,程建华处心积虑,最后还是没有得到造化玉碟”

    白吟霜说道:“那倒不是,造化玉碟也分雌雄,分别是一块龙玉,一块凤玉。这一点,是外人都不知道的。程建华将龙玉抢走,如今我所依仗的就是凤玉。祖师爷说过,造化玉碟分离之时,我的死劫就要降临。不过祖师爷也没想到的是,我留了一半的凤玉,却保存了这残躯之身。不过不管如何来说,我的死劫也是躲过去了。”

    陈远好奇的说道:“这造化玉碟听起来很厉害,但说到底都是玉。它们的宝贝之处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陈远和林倩倩都好奇死了。

    白吟霜不由多看了一眼陈远,说道:“你都不知道造化玉蝶的作用是什么,就闯进来了”

    陈远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就是想开个酒吧而已,对于身外之物的宝贝并不看重。再说,你的造化玉碟再好,对我来说,了不起能去换点钱。”

    白吟霜微微一呆。

    陈远说道:“很多时候,你觉得很宝贝,很珍贵的东西。在别人眼里未必就很重要对不对”

    白吟霜若有所思,她沉默半晌后才说道:“造化玉蝶中的龙凤双玉合二为一的时候,能够散发出慈和的气息,这种气息可治百病。而且能改变周遭的磁场与气场。至于这造化玉碟到底有什么宝贝的作用,我以前也说不上来。后来,程建华害了我之后,夺走了龙玉。我变成了灵魂之后,对这造化玉碟多了一层理解。”

    陈远与林倩倩立刻用心聆听。

    白吟霜继续说道:“龙玉的作用是通过玉本身的质地和奇妙的材质来改变人的运气,还有命格。程建华之所以对龙玉志在必得,是因为他算到了他也有一场死劫。他不想死,于是就通过龙玉来逆天改命。至于凤玉,这么说吧,龙玉管人生前,凤玉管人死后。我被程建华勒死后,怨念甚大。当时我只觉混混沌沌,唯有恨意。至于是恨谁,我也是不清楚,就知道是非常的恨,想要毁灭一切。这个时候,凤玉发出了微妙的磁场,这种磁场的气息犹如那天星之气滋润着我的灵魂。我渐渐开始恢复清明,并以凤玉为阵心,将整个金色年华的气场通过凤玉,转化成我所需要的怨气。”

    “刚开始的时候,我满腹怨恨,见人杀人。后来进来了几个人,我便刚好吸食了他们的精血,以此来滋润我的灵魂。直到去年开始,我才渐渐修炼有成,能够开始控制本心。”

    白吟霜说到这里,林倩倩不由惊奇。

    人死之后,到底是如何,这是个千古谜团。如今白吟霜这个身死之人亲自跟林倩倩解说,林倩倩自然激动。她说道:“这么说起来,人死之后,并没有六道轮回孟婆汤,阎罗地狱”

    白吟霜看了林倩倩一眼,说道:“六道轮回,阎陈地狱是我们华夏的一种文化。而西方的文化是天堂。这些东西,是人们害怕身死,因此想象出来的一个美好愿望。若真有六道轮回,阎罗地狱,它们在哪里为何从未有人见过这是不科学的。”

    陈远干咳一声,随后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他看向白吟霜,说道:“你觉得现在程建华应该在什么地方”

    白吟霜见陈远问到程建华,她心下激动,说道:“程建华应该在玄衣门里,现在以他的本事,应该已经是玄衣门的支柱了。”

    陈远说道:“我要到那里去寻找玄衣门”

    白吟霜说道:“云南昆明,有一安宁市。过了安宁市,朝山区行进百里,就会见到一个小镇。小镇就叫做玄衣镇。这个玄衣镇乃是祖师爷布下了阵法,利用光合,磁场的交汇,形成了海市蜃楼。常人总以为那玄衣镇是古老的滇国,是不存在的。实际上,那就是玄衣门的核心之所在。”

    陈远说道:“那我要怎样进去”

    白吟霜说道:“要进去很简单,晚上没有光合,直接走进去。不过,进去的时候要经历一片竹林。竹林里布满了蛇灵。这些蛇灵是祖师爷喂养的,非常有灵性,而且毒性奇大。蛇灵在晚上会喷出毒雾,雾气环绕,外人谁也不敢进去。一般玄衣门的人要进去,都会有一套驱蛇的法门。我可以将驱蛇的法门教给你,你进去的时候再带上防毒面具,也就可以了。”

    陈远摸了摸鼻子,这个时候,他的气血之力恢复了大半了。这家伙的自我痊愈能力是很变态的。他说道:“玄衣门里,武功高手多不多我进去会不会被干掉”

    白吟霜说道:“玄衣门的门人,多是擅长一些奇门遁甲。至于武功,没人会的。你进去之后,先找到祖师爷。跟祖师爷禀明之后,祖师爷一定不会放过程建华。”

    陈远说道:“我一个陌生人进去,能见到你们的祖师爷吗”

    白吟霜闻言也是为难,她迟疑半晌,随后说道:“我有一个乳名,叫做囡囡。你去了之后,报出我的乳名,并说是我委托你来的。他们应该会给你引见。”

    陈远点点头,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个程建华我并没有见过。到时候我怕我去了认错人。毕竟这程建华有些狡猾。”

    白吟霜说道:“这倒好办。”

    她说完之后,身躯开始变化,最后就变成了一个男子的模样。

    这男子穿着青色的长衫,儒雅,风度翩翩。怎么看都是好人!

    如此之后,白吟霜又恢复了原样。

    她这般变化也当真是神奇,就如孙悟空的七十二般变化。

    “我会将程建华的人头提来给你。”这是陈远临走时说的一句话。

    白吟霜看着两人背影,一脸忧伤。她多想告诉陈远:从你第一眼看到金色年华开始,命运的车轮就已经开始滚动了。你就像是着了魔似的想要得到它,还带着林倩倩一起夜探金色年华,只因为有她在,你就无法及时抽身。现在又好像自愿似的背负起我和程建华的因果。只怕找寻玄衣门的时候,你还是会带上林倩倩——只因为你们两的命运线已经缠绕在了一起,你甚至都不会反思为什么要带上这个累赘。

    这是你的死劫!

    可是她不能说,因为每次她想开口的时候,天地间的大恐怖就好像要将她碾碎一样。

    被命运束缚的人,从来都不自由!

    离开金色年华酒吧时已经是零点时分。

    陈远和林倩倩站在酒吧外面,那金色年华酒吧的卷闸门又闭住了。

    旁边的酒吧霓虹闪烁,豪车云集。

    这里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地方,也是一个不夜城。

    “你的手”林倩倩关心陈远的伤,不由抓住陈远的手问道。

    陈远直接将包扎伤口的布条撕开,说道:“没事了。”

    林倩倩便也就看向陈远的手腕伤口,那里却已经是真的结痂了。“怎么会这么快”林倩倩觉得不可置信。

    陈远满不在乎,一边朝车上走去,一边说道:“气血旺盛,伤口就好的快。这有什么奇怪的。”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就上了车,这次是林倩倩开车。

    “接下来去哪里”林倩倩问陈远。

    陈远靠在椅背上,他也微微有些疲惫,说道:“我这一身血,回去给舒姐看见了,解释起来也麻烦。你带我去个可以睡觉,可以洗澡的地方就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