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玄衣门
    林倩倩不由大喜过望。

    而此时的陈远,已经虚弱不堪。他的鲜血流失过多,根本不足以支撑身体的正常运转。“陈远,你怎么样了”林倩倩擦拭嘴角的鲜血,关切的问陈远。

    陈远睁开眼,就看见林倩倩的俏脸映入在他的眼帘里。他虚弱一笑,说道:“还死不了。”

    林倩倩见陈远还能笑,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奇怪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幻觉消失了。”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当然会消失。白吟霜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我虚弱下来,如此才好趁虚而入。我现在没有抵抗之力,她自然不会再为难你。”

    话一说完。

    那白吟霜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白吟霜冷淡的看着陈远,林倩倩娇躯发颤,畏缩的看向白吟霜。但她很快又鼓足了勇气,挡在了陈远面前,厉声向白吟霜道:“我不准你伤害他!”

    白吟霜冷淡的说道:“你以为你挡得住我吗”

    林倩倩不由语塞,她又如何挡得住白吟霜。

    便也在这时,陈远不耐烦的冲白吟霜说道:“臭婆娘,你要杀就杀,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白吟霜不由微微奇怪的看向陈远,说道:“你真不怕死”

    陈远沉默一瞬,随后淡淡一笑,说道:“怕死就能不死吗如果不能,我为什么要怕”

    白吟霜说道:“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在你和你身边的女人之间,你们只能活一个。你说谁活,谁就能活,如何”

    林倩倩闻言马上说道:“让陈远出去,我的命给你。”

    白吟霜却是不理林倩倩,只是定定的看着陈远。

    陈远也看向白吟霜,他沉默半晌后,认真的说道:“白吟霜,尽管你想掩饰你的意图。但是你瞒不过我,我也知道,我应该配合你,演出你想要的结果。你无非就是想要试探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不可以相信。这就是你玩这么多手段的原因。”

    白吟霜俏丽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她微微奇怪,说道:“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演戏到底”

    “演戏”陈远说道:“我从不演戏。你要我选一个人活,我选林队长活。至于我,你要么杀了我,要么信任我,不用再做那么多无谓的动作。”

    白吟霜沉默下去。

    林倩倩在一边也陷入了沉默,她似乎懂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你。”白吟霜良久之后,语音凝重的说道。她说罢之后又道:“我曾经很相信一个人,我觉得全世界都有可能被背叛我,但惟独他不会。但就是这样一个我信任的人,他用一根铁丝勒死了我。我是一个死过的人,若是再上当一次,我会真正的灰飞烟灭。”

    陈远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他说道:“你是一个可怜之人。我虽然没有被人背叛过,但我很理解你的感受。也明白你的多疑和顾虑。我不知道怎样做,你才能相信我。但是,我的确是想来帮你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白吟霜的情绪产生了变化,她不再那么敌视陈远与林倩倩。接着,她又说道:“我和你根本就不认识,素未谋面,你难道不是为了我的宝物”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不管你信不信,但我还是要说,我之所以想要帮你,仅仅就是觉得你可怜。”

    “我可怜”白吟霜不由痴痴一笑,说道:“像我这种厉鬼,杀人无数,难道不是可憎可恨吗”

    陈远说道:“可憎可恨的背后,我只看到了一个可怜的女人。”

    白吟霜摇摇头,说道:“不,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我不敢赌这一把。”她顿了顿,又说道:“但不管怎么样,为了你这可怜二字,我不杀你们。你们走吧。”

    林倩倩在一旁听了这句话,立刻长松了一口气。这是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啊!

    陈远的气血正在逐渐恢复,他修为高深,恢复力奇快。他却是不打算走,而是说道:“白吟霜,不如这样吧。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恨,你想要报仇,但却被困在此处不能出去。你不妨告诉我,你的仇人在哪,我去给你将那贼子的人头取来。”

    白吟霜立刻激动起来,她的声音发颤,道:“你此话当真”

    陈远肃然说道:“自然当真!”

    白吟霜又说道:“你图什么”

    陈远说道:“难道在你眼里,什么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企图的就没有单纯,纯粹的好人”

    白吟霜说道:“我没有见到过。”

    陈远说道:“那是因为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顿了顿,有些不耐烦,说道:“我去帮你报仇,总归你是吃不了亏。你再磨蹭,我就要改变主意了。”

    白吟霜微微一惊,她还是真怕陈远不帮她,于是马上说道:“好,我说。”

    陈远与林倩倩立刻竖起了耳朵。尤其是林倩倩,她天生就是嫉恶如仇,正义爆棚的。对于抓捕罪犯,当然是不遗余力。

    白吟霜沉吟一瞬后,语音陷入一种悠悠的回忆之中。道:“说起来,程建华还是我的师兄。我们的师门是在云南一个边陲的小地方。那里山清水秀,春暖花开,师门叫做玄衣门,里面的每个弟子都是祖师爷在外面千挑万选回来的。”

    “玄衣门”林倩倩微微一惊。

    白吟霜看向林倩倩,说道:“怎么,你听说过”

    林倩倩点点头,说道:“我听我外公提过一嘴,他说香江有个易学大师叫做范天罡,非常的神奇,算卦之准,前所未有。香江以及国外许多名流都想找范天罡算上一卦,他的卦,千金难求。同时,外公还说范天罡就是来自玄衣门。”她顿了顿,又说道:“我年幼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不懂敬畏,更不敬畏鬼神。我外公才跟我说了这些,还说,玄衣门中,个个都是玄学易理的大师,对命运,风水,等等都是精通。”

    白吟霜说道:“这话是没错的,我玄衣门中每个弟子,被选进来时都会有些特殊的本事。比如我,精神力格外强大,感知能力强。而程建华,更是天之骄子。他的算卦之术,已经不弱于香江的那位范师叔。”

    陈远忍不住说道:“前程吉凶,真可以算出来”

    白吟霜说道:“每个人都有一条命运线。比如,今日是小芳的死期,她的心中也许就会莫名其妙的生出一个念头,想要去某一条她从未去过的街道上走一走。然后,她去那条街道就会被车撞死。这就是命运线的作用。

    白吟霜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而我们玄衣门的人,所起的作用就是用超乎寻常的感应力,感应这些命运线的作用。以此来为他人判断吉凶。”

    陈远顿时好奇的问道:“那如果明天是我的死期,你们探查到了,能帮我改命吗”

    白吟霜神色复杂地说道:“不能。干扰天道,扰乱命运线,乃是有莫大的因果的。谁也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事实上,我们也不敢揭露太多天机,揭露得越多,对自身的气运损害就越大。天道才是最神秘莫测的东西。”

    陈远若有所思,林倩倩则觉得面前有一道神秘的大门已经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