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生死不离
    陈远的气血之力是非常强大的,他的内心阳刚,血液灼热,可克制诸多邪魔。他的手指送到林倩倩的嘴里时,阳刚之血立刻被林倩倩下意识的吸入进去。

    这鲜血一进入林倩倩的嘴里,马上驱除所有幻觉。痛苦也就立刻消失了,林倩倩猛地睁开眼睛,她当下就看见了陈远。

    陈远看向林倩倩的皮肤,她身上的鸡皮疙瘩,恐怖纹路正在迅速消失。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马上又感受到了不妙。因为他的血液正在被林倩倩快速吸吮。

    陈远皱了皱眉头,向林倩倩道:“你当是在喝奶啊。”

    林倩倩醒悟过来,脸蛋立刻红了。她停止了吸吮,可刚一停止,眼前又是一黑,那成千上万的黑色甲壳虫又爬到了她的身上。林倩倩吓了一大跳,马上继续吸吮陈远的鲜血。

    陈远也看出了林倩倩的变化,他感受着血液的迅速流失,暗自叫糟。

    林倩倩现在是清醒无比,尽管她也觉得陈远的血很灼热,很腥。但她就如上瘾的瘾君子,一点也不敢离开陈远的血液。

    “林队长,哥哥我今天难道要被你吸成人干”陈远无语的说道。

    林倩倩尴尬不已,她苦于不能说话,一双美丽的眼珠子显现出焦急的神色。很明显的是在询问陈远,应该怎么办

    陈远也知道不能怪林倩倩,他看向空中,却也不见白吟霜的身影。

    “白吟霜,你快滚出来。”陈远喊道。

    他话一落音,白吟霜也就出现在了陈远面前。还是那一身白色衫子,还是那样的素冷,但仔细看,身形还是有些飘渺。

    “白吟霜,要不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仇人是谁,在哪里,我去替你报仇,怎么样”陈远说道。

    白吟霜不理陈远,只是道:“你不是不爱这个女人吗为什么不抛弃下她,独自离开”

    陈远翻了个白眼,说道:“这天下不是什么感情都是爱情的,还有责任。林队长是我带进来的,我这要是将她丢下,独自离开。以后哥哥我哪里还有脸活着”

    白吟霜冷笑一声,说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你说你不爱这个女人,只是因为一份责任只是因为你是男人”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哎,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跟你隐瞒了。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奇男子。”

    白吟霜冷哼一声,说道:“我不信,我不信世上有这样的人。好,今日若你真是在这里被她吸血而死,我答应你,放她出去。”

    说完之后,白吟霜便身形散去,无影无踪。

    “我艹!”陈远再度骂了一声。他低头看向林倩倩,林倩倩也是神情复杂。

    随后,她抓住陈远的另一手,在陈远手掌上面写道:“要不你别管我了,走吧。”

    陈远看向林倩倩,然后歪着脑袋思考起来。

    林倩倩不由心下紧张,她心里是矛盾的。不想连累陈远,又害怕陈远真的走了不管自己。她不是怕死,而是害怕白吟霜,害怕那恐怖的场面。

    谁知道这时,陈远郁闷的说道:“这,你特么写的是什么呀”

    林倩倩酝酿了半天的情绪,瞬间被陈远这句话给打败。

    没办法,林倩倩又重新在陈远手上慢慢的写,一笔一划的写。

    写完之后,陈远马上惊讶的说道:“我去,你说要和我亲热你还是第一次,想死前体验一次女人的滋味”

    林倩倩忍不住一把拉开他在自己嘴里的手指,吼道:“你再装,这么几个字,能写出那么长一段话”

    她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黑,万虫继续咬噬。“啊!”林倩倩马上尖叫一声,周身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陈远没法子,只有将手指又放进了林倩倩的嘴里。

    林倩倩再度恢复清明,她睁开眼睛看向陈远。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林队长,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别激动啊,哈哈……”

    林倩倩真是无语了,她彻底服了这个陈远。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来开玩笑。

    “我们该怎么办”林倩倩继续在陈远的手上面写道。

    陈远闻言,说道:“不知道啊,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奇迹,等待白吟霜善心大发啊!”

    林倩倩马上写道:“怎么可能。”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是不太可能。”

    林倩倩写道:“那你自己走吧,两个人死,好过一个人死。”

    陈远古怪的看了眼林倩倩,随后才道:“真想我走”

    林倩倩心头复杂到了极点,但她还是勇敢的点了点头。陈远呵呵一笑,随后说道:“我倒也是挺想走的,不过我若真走了,我会瞧不起我自己。”他顿了顿,又说道:“这就是白吟霜的一个游戏,我现在手指在你嘴里,她若真想杀我,可以借你的身体直接杀死我。所以,我要走,只能一个人走。如果我违背了游戏规则,想带你离开,那就两个人都要死。”

    “你走之后,没有人会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会瞧不起你,我也不会怪你。”林倩倩有些明白陈远的心思了,她继续写道。

    陈远嘴角牵扯出一丝笑容,随后说道:“你觉得我会害怕别人瞧不起我吗我会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吗”

    林倩倩微微一呆,马上也就懂了。陈远要顾忌的,要怕的永远都是他自己的良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陈远身上的鲜血在迅速流失。随后,这种鲜血流逝的流量已经不足以让林倩倩清醒。陈远看着林倩倩越来越痛苦,无奈之下,只有将手脉上割开一道口子,喂到了林倩倩的嘴里。

    林倩倩也喝不下那么多血,血在林倩倩嘴里留存片刻,最后又全部流了出去。

    转眼之间,陈远与林倩倩两人身上都是鲜血淋漓。

    陈远身上的鲜血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流逝,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同时,陈远也感觉到了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的,身上的力气也随着鲜血的流逝在失去。他是高手,对自己身体的洞察力很强。能清楚的感觉身体的状况,他感觉到了身体里,力气在渐渐消失。

    人之所以强大,全部在于血液与骨髓。

    血液少了,自然虚弱。

    陈远比普通人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他能通过大日月诀将血液洗涤,将骨头磨练。

    他的血液强度,密度是强于普通人许多的。

    这个时候,血液流失,自然力量减弱。

    林倩倩看着陈远的脸蛋越来越虚弱苍白,不由心头难受,她很想推开陈远,但是只要一有这个念头。那万虫咬噬的感觉就涌了过来。

    林倩倩一咬牙,猛地推开了陈远的手,含泪说道:“你赶快走,不要管我了。”她说话的时候,满嘴都是鲜血,看起来非常诡异。

    “走你妹啊!”陈远说道:“我现在走不出去了。索性我死了,你活下去,倒也是好的。”

    林倩倩还想再说什么,幻觉涌了上来,密密麻麻的甲壳虫,疯狂的咬噬着她的全身。

    林倩倩脸蛋痛苦到了扭曲的状态,她嘶叫出声,双手在身上开始乱抓,甚至想去抓自己的双眼。

    陈远见状,立刻将手腕的伤口送到了林倩倩的嘴里。

    丝丝!

    那鲜血迅速被林倩倩吸吮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