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大棒与萝卜
    形意如捉虾,八卦如推磨,太极如摸鱼!

    形意有崩劲,一崩之下深入骨髓,疼痛难忍。而八卦掌便是推磨劲,劲力如螺旋,无坚不摧。这朱天雷的八卦掌凶猛至极,这一掌大摔碑手更是深得八卦真髓。

    陈远只觉劲风扑面,那大摔碑手已经到了胸前。

    这一掌若真是打中,陈远的肺叶立刻就要被震碎,当场吐血而死。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远突然后退半步,接着点出天玄指劲!

    这天玄指劲立刻就如一道利剑直刺朱天雷的摔碑手。以点破面,陈远的化解堪称精妙。朱天雷见状不由吃了一惊,他立刻化掌为擒拿手,手臂如灵蛇起伏,突然就擒拿向了陈远的手腕。

    陈远见他擒拿手抓了过来,却是立刻化指劲为拿手的滚雷拳印,踏前一步,猛然轰杀而去。陈远这几下变化,虚虚实实,变化如鬼神莫测。朱天雷骇然失色,因为陈远的滚雷拳印里蕴含了一股崩劲,加上冲刺速度太快。就如火车来临时,震动的铁轨。他根本摄拿不住,他如果执意擒拿,立刻就会被滚雷拳印轰杀。

    朱天雷不得不退,他急速收手,闪电后退。

    就在这时,陈远施展出了羚羊挂角的玄妙身法。人如疾电朝前一窜,接着一掌印在了朱天雷的胸膛上。

    砰的一声,朱天雷整个人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若不是陈远手下留情,这下朱天雷就已经死了。

    刘景天,路不归还有齐东来这一群人全部都看呆了。他们知道陈远猛,却没想到陈远猛到了这个地步。

    朱天雷可以生撕虎豹,勇猛无双。可众人只看见他刚冲向陈远,接着就飞了出去。一个照面便被打飞出去,这一幕对于刘景天众人来说,是极其震撼的。

    “好功夫!”路不归猛然站了起来,接着就朝陈远出手了。

    路不归虽然惊诧陈远的厉害,但他毕竟是高手,所以并不会被这个场面欺骗到。搏斗只在瞬息之间,陈远一瞬间将朱天雷打飞,并不代表陈远就比朱天雷厉害太多。

    路不归的功夫是在朱天雷之上的,所以他现在还是有信心出手的。

    路不归是形意拳高手,人如猛虎下山,一扑再一剪,这是凶猛的虎形拳。

    一瞬间,路不归真如一头花斑大虎,气势凌厉而凶猛。

    劲风滚滚!

    陈远面对路不归的双拳剪杀,感觉到路不归的双拳就如巨大的剪子,瞬间就要将他剪成两截。

    事实上,路不归的双爪含了绝猛的钻劲,又蕴含了分筋错骨的手法。一旦剪中陈远,立刻就要陈远身首异处。

    这个时候,陈远也不多想,直接以羚羊挂角的身法躲避。人如在山间奔腾的山羊,突然贴着路不归的爪风窜了出去。

    陈远的羚羊挂角施展了无数次,但没有人能捕捉到羚羊挂角的变化。陈远迅速来到了路不归的身后,不待路不归回身,他突然一脚迅猛蹬了过去。

    砰的一声,陈远这一脚实实在在的蹬在了路不归的屁股上。路不归整个人立刻摔飞出去,摔了个狗吃屎,狼狈不已。

    两大猛将,全部在陈远手上撑不过一个照面。

    如果说朱天雷被打败还可能是陈远的侥幸。但路不归也落了这个下场,刘景天一时间对陈远不由心惊胆战。

    如今看来,齐东来栽在陈远手上当真是一点都不冤了。

    解决了两大高手后,陈远朝刘景天一抱拳,说道:“刘老哥,你看我这两手功夫还行吧”

    刘景天站了起来,他是个极有城府的人。呵呵一笑,说道:“陈老弟的功夫真是俊啊,佩服,佩服。我这两个兄弟不懂礼数,擅自动手,是我管教不严,还望陈老弟海涵。”

    陈远也呵呵一笑,道:“好说,好说!”

    朱天雷与路不归站了起来,两人羞愧的站到了刘景天的身后。

    这时候,刘景天拿出了一张金卡,搁到茶几上,后又推到了陈远的面前。说道:“这是一百万,密码是六个8,陈老弟收好。”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那就多谢刘老哥了。”

    刘景天淡淡一笑。

    陈远忽然又说道:“不过我出手没轻没重,伤了刘老哥的两位兄弟。这钱就给两位兄弟去养伤吧。”他说完又将那金卡推给了刘景天。

    这一幕,立刻让刘景天众人愣住了,就连许舒也愣住了。大家完全搞不懂陈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出门在外,靠的就是朋友。两位兄弟,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你们不会不接受我这点心意吧”

    朱天雷与路不归也是莫名其妙,完全看不懂这场故事了。

    倒是刘景天沉稳,说道:“天雷,不归,既然是陈老弟的心意,你们就不要拒绝了。”

    一百万并不是小数目。朱天雷与路不归也要为之心动的,再则两人心里清楚,自己根本就没受伤。

    不过眼下,刘景天发话了,两人便收下了金卡。

    “还不谢谢陈老弟”刘景天又说道。

    朱天雷与路不归马上抱拳说道:“多谢陈兄!”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客气了,两位兄弟。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刘景天说道:“既然误会大家都解开了,陈老弟,那咱们就边喝边聊吧。”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恭敬不如从命。”

    他初进来,嚣张狂妄。可却在占尽优势后客客气气,这就是陈远的手段。

    随后,刘景天又对齐东来等人说道:“你们还不退下去”

    齐东来三人如逢大赦,立刻退了出去。

    待这三人走后,酒菜也就上来了。

    陈远与许舒和刘景天三人入座。

    刘景天举杯说道:“陈老弟,来,我敬你一杯。我在海滨市多年,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还是第一次见。”

    陈远一笑,说道:“刘老哥客气了,以后大家就是好朋友。有什么需要用得着我陈远的,你只管开口。”

    刘景天呵呵一笑,说道:“老弟是爽快人啊!”他心里也是一动,像陈远这样的厉害人物,结交,打好关系自然是没坏处的。不过他心里也是小心翼翼的,想着陈远到底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刘景天是聪明人,已经看出陈远是有意来结交的。

    此时此刻,两人都是在试探阶段。虽然如此,两人表面上都是说的天花乱坠,好像前世就是兄弟似的。

    许舒在一边也插不上话。

    不过马上,刘景天就向陈远问许舒,说道:“这位一定是弟妹了吧”

    陈远也不敢跟人正儿八经介绍,说许舒是自己的女人。他干咳一声,说道:“这是我舒姐。”

    刘景天微微一怔,有些迷糊。他也不深究,非常有涵养的冲许舒伸手说道:“你好,鄙人刘景天。”

    许舒也伸手,说道:“许舒!”

    两人一握即分。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陈远也就直话直说了,道:“刘老哥啊,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也很疑惑。我找你到底是干什么对吧”

    刘景天见陈远直话直说了,也就不藏着掖着,说道:“我的确有些奇怪。”

    陈远便说道:“我知道酒吧一条街是刘老哥你的管辖范围。我没别的,就想在这酒吧一条街里开家酒吧。到时候,还希望刘老哥你帮衬着点。”

    刘景天闻言不由恍然大悟,同时也松了口气。这个要求并不会强人所难,他很愿意卖个顺水人情。于是立刻说道:“陈老弟啊,你放心。只要你开酒吧,遇到任何困难,做哥哥的一定帮忙。你是要人脉,要人才,还是要店面,哥哥都给你兜着。哥哥不是跟你吹牛啊,你说别的,哥哥可能不一定帮得上忙。但是要在这里开酒吧,你找哥哥我,那是找对了人。”

    陈远立刻就说道:“那我就和我舒姐先谢谢刘老哥你了。这样吧,我酒吧开业,本来是一共六股,现在改成七股,刘老哥你算一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