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小子,你很拽啊
    陈远挂了那齐东来大哥的电话后,又倒头就睡。不过陈远也没睡多久,八点多的时候,许舒就敲陈远的卧室门。

    陈远起床开门,他还有些睡眼惺忪。

    而许舒就俏生生的站在卧室门外,她今天穿了白色的运动服,扎了马尾,显得很是清爽。身上的香味儿更是让陈远觉得沁人心脾。

    每天早上能看见许舒,真是不要太美好!

    “许舒!”陈远咧嘴一笑,喊道。

    许舒嫣然一笑,她其实每天早上也特别喜欢看陈远咧嘴一笑,喊自己的许舒的那一刻。

    “别没大没小的,你得喊我姐。你快去洗漱,我把面条下锅了,再过几分钟就吃早餐。”许舒说道。

    陈远不由内心暖暖,说道:“好嘞!”随后又故意的道:“许舒!”许舒拿陈远没办法,也只能由着他。

    早餐是青椒肉丝面,外加小笼包,一切都是热腾腾的。

    不得不说,许舒是个特别贤惠的女人。她细心的给陈远服侍着一切。

    同时,许舒不忘问陈远,说道:“今天咱们去做什么”

    陈远一边吃面条,一边含糊的说道:“今天中午,那个齐东来的大哥说要在鸿运楼请我吃饭。你和我一起去吧。”

    许舒微微失色,说道:“该不会是鸿门宴吧”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管他什么宴,有吃的就行。”

    言语之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睥睨众生的气势。

    许舒闻言不由莞尔,也知道自己多虑了。

    鸿运酒楼是一家中餐为主的酒楼,与酒吧一条街很近。酒吧一条街到了白天,那是一片寂静,就只有几家清吧开门。

    此刻,鸿运酒楼的二楼里。

    齐东来,江语晨,李晟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边。

    这名中年男子穿着唐衫,看起来居然有些儒雅。他叫做刘景天,是齐东来的大哥。

    刘景天带了手下的两大猛将前来。分别是路不归和朱天雷。

    路不归今年四十岁,是形意拳高手。他穿着宽松的白色大褂子,就坐在一边悠闲的喝着茶。至于那朱天雷却是绝对的猛人,他身材壮硕如牛,练习的是八卦掌,今年三十六岁,正是年富力强。

    说起刘景天,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路不归和朱天雷。刘景天能有今天的江山和地位,依靠的就是这两大猛将。路不归的形意拳出神入化,曾经在地下斗场里,连胜三十六场,将什么地下拳王,高手全部打得跟狗一样。朱天雷则是火爆脾气,神力惊人,能够生撕野牛。

    有这两大猛将在,刘景天就如有了关羽和张飞,可抵挡千军万马。

    此时此刻,刘景天没有任何的表情。

    那齐东来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倒是朱天雷先说道:“我说天哥,难道你真打算给那小子一百万”

    刘景天看向了朱天雷,他说道:“给还是不给,还要先看看他的本事。这个陈远,名不见经传,但是却敢主动来挑衅,只怕一切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路不归为人沉稳许多,便也附和着说道:“大哥的话有道理,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没错。一味的逞强斗狠,迟早会有跌倒的时候。”

    刘景天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不像是以前只讲打打杀杀。龙王爷就看的很透彻,如今彻底上岸了。我们现在还达不到龙王爷的高度,但也要朝这个方面去发展。时代,科技都在进步。我们这个行业也会越来越艰难。”他顿了顿,又冷冷的看向齐东来和李晟,说道:“我早跟你们说过,不要主动去惹事。这世上比你们牛的,厉害的多了去。只有井底之蛙才会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

    齐东来与李晟连忙低垂下头,说道:“是,是,大哥教训的是。”

    那江语晨虽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但在刘景天的气场面前,却是显得文静得很。本来江语晨和李晟的级别是见不到刘景天的。不过这件事,刘景天需要了解来龙去脉,就将这两人叫了来。

    话说回来,对于齐东来的烂事。刘景天是懒得管的,不过齐东来是他的人。陈远放话又狠,所以刘景天也不能真让齐东来被陈远废了。做大哥的,不能没有担当。再则,刘景天也想看看陈远到底是什么来头,什么意图

    刘景天没有气势汹汹去找陈远麻烦,找回场子。反而摆下酒席,试探陈远的底子。

    所以说,刘景天和齐东来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人。

    且不说这些,这个时候,陈远和许舒也准时到达了鸿运酒楼。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包房前。

    门被敲开后,陈远大大咧咧的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许舒紧跟其后。

    双方终于见面。

    刘景天马上起身,他笑呵呵的冲陈远走了过来,说道:“这位一定就是陈老弟吧,久仰久仰!”说着就跟陈远来了个熊抱,跟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这是刘景天的手段。

    陈远被这家伙一抱,搞的都不好意思下狠话了。

    两人分开后,陈远摸了摸脑勺,说道:“老哥你搞的这么热情,该不会是想不给我钱吧”

    刘景天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说道:“陈老弟真是幽默。”

    陈远不由在心底腹诽,幽默你妹啊!

    刘景天随后说道:“陈老弟,请坐,请坐。”

    陈远便也就入座,坐在了刘景天的对面。

    许舒也就坐在了陈远的身边。

    刘景天说道:“陈老弟啊,我这几个小弟不懂事。我听说了这件事情,马上就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他顿了顿,又冲齐东来说道:“还不快给陈老弟倒茶道歉!”

    齐东来那里敢违抗刘景天的命令,连忙诺诺应是。当然,齐东来心里也不爽,觉得老大没有给自己出头。反而在仇人面前将自己教训得跟孙子似的。

    想归想,齐东来还是马上去倒茶了。

    陈远端起茶杯,随后看向刘景天,说道:“老哥,你是个明白人。不过道歉不道歉的都不要紧啊,你答应我的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