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许舒如今一切都听陈远的,她自己也没开酒吧的经验。虽然想想自己创业挺兴奋的,但她脑子里还是没什么头绪。

    “欲诱酒吧!”陈远念了一句,然后将车子停在了酒吧前面。“这家酒吧是酒吧一条街里生意最火爆的一家,咱们进去看看。”

    他说话的同时,下车给许舒打开了车门。

    许舒环视四周,就发现这四周停的都是好车,豪车。陈远的一辆夏利停在这儿显得很是寒酸。

    不过陈远是不在乎这些的。

    这欲诱酒吧是演艺型的酒吧,还没进去便被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轰炸了一番。进去后,陈远和许舒便发现这酒吧非常的大,有专门的演出舞台。还有偌大的舞池。

    此刻,舞台上正在表演火辣的钢管舞,诱惑力十足!

    下面的舞池里,群魔乱舞,射灯交叉狂扫。

    灯光扫过去,便看见无数的男男女女都跟磕了药似的在乱摇乱摆。

    一走进来,陈远与许舒就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也在震荡。

    疯狂的氛围!

    就是再优雅文静的淑女来到了这里,也忍不住想要放肆,想要狂吼狂叫。

    这就是酒吧的魔力。

    陈远带着许舒来到了吧台前。那调酒师一共有四名,为陈远和许舒服务的是一名小美女。这小美女穿着工作服,微微一笑,问道:“两位喝点什么”

    陈远咧嘴爽朗一笑,说道:“我要一扎冰啤酒。许舒,你呢”

    许舒说道:“蓝色妖姬。”

    小美女说道:“好的,两位稍等。”她马上给陈远推来了一杯冰扎啤。接着给许舒调蓝色妖姬。

    陈远喝了一大口冰啤,这冰爽自透心肺,怎一个爽字了得。

    随后,陈远的目光开始四周去梭巡。这货酒吧逛多了就是这德性,忍不住的去搜寻可以下手的美女。

    不过今天许舒在身边,他还是要有所收敛的。

    小美女这时候也给许舒调好了蓝色妖姬,她喝了一口,觉得冰爽酸涩甜,很是奇妙。

    “舒姐,咱们也去舞池里跳舞吧。”陈远提议道。

    许舒瞥了眼那舞池,连忙摇头,说道:“我不会的。”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也不会啊。那里面也没几个会的,大家都是乱跳,乱占便宜。”

    许舒脸蛋微红,说道:“我还是不去了,要不你自己去吧。”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好,我去了。”

    陈远喝了一大口啤酒,然后就朝舞池里闯了进去。这货进去之后就是乱挤乱摸。

    还别说,这舞池里的女士们,环肥燕瘦,一个个骚的很。陈远觉得自己就跟进了盘丝洞似的。

    很快,陈远的目光被一个穿着红色齐小皮裙的美女吸引到了。这美女二十二岁左右,肚脐上打了个耳钉,穿着火辣,胸前的事业线很是雄伟,一眼看去,白花花的一片。

    她疯狂地扭动着臀部,主动来招惹陈远。

    陈远还是长的颇为清秀和壮实的。

    这美女看起来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陈远最喜欢和这样的美女打友谊赛。一夜快活后,便各奔东西,毫无留恋。这货的手在小美女的屁股上一阵揉捏,这下可将他爽坏了。

    美女的手也在陈远的身上摸索,两人只差没在舞池里来个现场激情了。

    陈远如鱼得水,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不过,陈远马上就有些乐极生悲了。

    一个黄毛青年挤了过来,一把将火辣美女拉了过去。这黄毛青年冲美女怒吼道:“江语晨,你个**,居然敢背着老子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江语晨一把甩开了黄毛青年的手,不屑一顾的骂道:“靠,你有没有搞错。老娘就是跟你上过几次床而已。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老娘想跟谁玩就跟谁玩。”她说着就来挽住了陈远的手,说道:“帅哥,咱们走。”

    “擦!”陈远暗暗觉得刺激。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在舞池里待了,就和江语晨一起出了舞池。

    两人刚一出舞池,那黄毛青年就跟了出来。跟着黄毛青年一起的还有他的三个哥们。

    这四个青年都是满脸戾气。

    陈远担心被许舒看见,他回头看了一眼却没看见许舒。暗道她可能去洗手间了。就算如此,他还是有些着急。便脱开了江语晨的手,说道:“我有事先走了。”

    那黄毛四人立刻将陈远拦住了。黄毛目光阴狠的看着陈远,说道:“艹,占我马子的便宜就想逃”

    江语晨也有些不爽陈远,说道:“帅哥,你是不是男人啊你怕他干嘛你就跟他打,打赢了,老娘今晚随你玩。”

    黄毛一听江语晨这话,更加愤怒。

    陈远看向黄毛,呵呵一笑,说道:“她都说了不是你女朋友,你要不要脸”

    “艹!”黄毛勃然大怒,立刻提拳砸向陈远,同时说道:“哥几个,揍死他!”

    陈远看也不看,无视黄毛的拳头,直接一脚踢出去。立刻将黄毛踢飞出去。黄毛重重的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其余三个人也快速扑向陈远,抱腿的抱腿,抱腰的抱腰。

    陈远抓了他们的背,跟丢垃圾似的,眨眼之间就将几个家伙丢了出去。打这些小青年,一点挑战都没有。

    不过这一幕却将那小美女江语晨看呆了。“我靠,酷毙了。”江语晨马上来拦陈远,说道:“帅哥,你真猛,我好喜欢你哦!”

    “喜欢你妹啊!”陈远一把将江语晨拨开,说道:“哥不是随便的人好吗”他说完之后就笑吟吟的朝许舒走去。

    许舒在那边俏生生的看着。江语晨被拨了个陀螺,好不容易才站稳。

    陈远来到了许舒的身边,咧嘴一笑,喊道:“许舒。”

    许舒刚才的确去洗手间了,见状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远马上自吹自擂,说道:“哎,魅力太大。一个小太妹想要献身,她的男朋友吃醋要教训我。结果你看到了,被我反教训了。这小太妹还要纠缠,可我是这么随便的人吗我可是有了许舒你的。”

    许舒眼中闪过甜蜜之色。

    陈远的话让她很是受用。

    “这里也没什么好待的了,咱们走吧。”陈远说道。他主要是怕谎言被戳穿。

    许舒自然也就依着陈远。

    两人买单过后出了酒吧,不过没走多远,后面就有一群人追了过来。

    “站住,别走!”一共大约二十来人,气势汹汹。

    许舒不由吓了一跳,陈远立刻牵住了许舒的手,说道:“没事的。”他与许舒回身,等着混混们追了上来。

    这一群追来的人,惹眼的就是黄毛和江语晨。还有个光头哥,光头哥穿着花衬衫,一看就是领头的。

    只一转眼的功夫,一群人就将陈远与许舒团团围住了。

    那黄毛向光头哥一指陈远,说道:“东哥,就是这家伙泡我马子。”

    “妈蛋的!”江语晨先骂道:“狗娘养的李晟,谁是你马子老娘是马子吗”

    “别吵吵。”光头东哥颇有威严,说道。

    江语晨似乎颇为忌惮东哥,当下不敢再说了。

    这东哥叫做齐东来,是欲诱酒吧的安保主管。黄毛叫做李晟,是他的下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