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决不妥协
    陈远不由暗自奇怪,奇怪杨凌这个电话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以杨凌这种身份,没道理来说一些不痛不痒的示威话语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远直接问道。

    杨凌道:“我刚才说过,我低估了你。你我之间的梁子,不管谁对谁错,但都已经结下了。这件事也不可能就这么真正的了结了,这样吧,我当你是平等的对手,我与你来一场擂台生死决战。”

    这是杨凌的血勇,他虽然已经身居高位。但他也是一个武者,这个时候,他要用生命,鲜血来捍卫崂山内家馆弟子的尊严。

    陈远想也没想,说道:“得了吧,杨凌。你们崂山内家馆弟子,没一个讲信用的。之前跟天忍打生死擂台的时候,大家说好的生死与人无尤。事后你是怎么做的如果我现在跟你打,我输了是我该死。我赢了,只怕你背后的师尊们又会跳出来。我岂不是没完没了。”

    “不,我可以去跟师尊们报备,大家当面把话说清楚。”杨凌说道。

    陈远说道:“这些都没用,我不相信你们。就算我相信你们,我也不会跟你打。”

    “为什么”杨凌的语音有了一丝暴躁。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你今年三十岁,我二十六岁。你是经验丰富,年富力强,修为已经功参造化。我正在上升期,这个时候,我必须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武者虽然要勇悍,但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去打,那就不是勇悍,而是找死的傻缺行为。”

    杨凌不由语塞。

    陈远又说道:“杨凌,你我都已经是到了一定的境界。我虽然在乎这几个女人,但是,你若真拿她们来威胁我,我也没什么放不下的。顶多是你杀了她们,我再找你报复,这点决断我还是有的。你是瓷器,我是瓦罐,你自己掂量着办吧。”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

    陈远这话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如果杨凌抓了许舒这些女人,以此想要逼陈远就范。陈远非但不会就范,反而会报复得更加疯狂。

    本来也就是如此,你抓了我女人,我就拿刀自残,下跪,满足对手一切

    那样有用吗

    只会害死自己,害死自己的女人。陈远的做法就是,你杀吧,然后大家一起死!

    挂了电话后,陈远也没有多想。杨凌的修为深不可测,他怎么都不会去傻傻的答应对战。正大光明在擂台上,陈远自认不是杨凌的对手,但是如果玩下三滥,他并不惧怕杨凌。

    这也是杨凌现在顾忌的原因。

    第二天早上,陈远照例起床洗漱。他与许舒见面,许舒也是眼角余光都不扫陈远一样,当了陈远是空气。陈远不由郁闷至极。

    待许舒洗漱完毕后,陈远要送许舒去上班。许舒却是说道:“不用了。”

    陈远立刻糊涂了,他一把抓住许舒雪白的藕臂,说道:“到底怎么了许舒,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许舒默默的挣开了陈远的手,说道:“不关你的事。”随后她拿了挎包,就要离开。

    陈远也是个暴脾气,他突然一把将许舒扛在了肩上,然后丢在了沙发上。随后,他直接压在了许舒的身上。

    许舒脸上不由显现出惊慌神色,陈远压在她身上,感受着她胸前的柔软弹性,他突然就吻上了许舒的诱人红唇。

    奶奶的,陈远憋屈死了。之前在拘留室里还甜甜蜜蜜的,怎么出来就莫名其妙的。

    他刚一吻上,立刻舌尖疼痛。我擦,许舒咬了他一口。

    陈远吃痛,只得松开。

    许舒冷漠的凝视着陈远,不包含任何感情。

    陈远本来对许舒的娇躯渴望,但这个时候,也不好霸王硬上弓。当下,他一脚跨到了前座位上,入座之后,说道:“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也该跟我说一声。我们一起来解决不行吗”

    许舒撑坐了起来,她发丝微微凌乱。便整理头发和皱褶的裙角。

    这撩拨的动作,风情而动人。

    陈远看着,觉得又有些把持不住了。这个女妖精,实在是折磨人啊!

    越是吃不到的,越是拼命的渴望。

    陈远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没什么。”许舒说道。她说完之后,推开了陈远,径直出了家门。

    陈远也不好继续再死缠烂打。

    陈远也懒得去上班了。反正那工作他是不在意的,唯一在意的是宋妍儿她们的安全。但现在,显然宋妍儿她们的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

    陈远干脆先开车去路边的小摊上吃了点东西,随后又回到家里呼呼大睡。他是个没心没肺的,就这样一直睡到了下午两点。

    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陈远迷糊中拿过手机接通。

    那边传来唐青的声音,开着玩笑说道:“喂,臭陈远,你在干嘛呢,怎么不来上班你还有没有一点纪律性了”

    陈远听到唐青的声音,心情明媚了一些。他也来了精神,坐了起来,呵呵一笑,说道:“怎么啊,一天不见,是不是对我如隔三秋啊!”

    “隔你妹啊!”唐青说道:“你不是有许舒么那轮得到我来想你啊!”

    陈远说道:“哈哈,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吃醋了。要不我连你也一块收了,怎么样”

    “你去死!”唐青一把挂了电话。

    陈远呵呵一笑,不过马上,宋妍儿的手机又打了进来。她不无嗔怪,说道:“陈远,青青本来是好心想喊你出来一起吃饭的,你怎么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呢”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没事,我跟她闹着玩呢。”

    宋妍儿说道:“你还没吃午饭吧,你想去哪儿吃,我和青青请你。”

    陈远懒得动,便说道:“我随便在家煮点面条吃就好了,不用那么麻烦了。你们放心吧,我好着呢。”

    宋妍儿见陈远没兴致,也就不好勉强。两人随意聊了几句,也就挂了电话。

    陈远倒下继续睡觉。

    但他没睡多久,门铃声音响了。

    是沐静来了。

    陈远就穿着个大裤衩前去开门。

    沐静一身黑色低胸吊带裙,清凉,性感,美丽,大方,优雅。

    陈远就这样站在门前,他眼角余光扫着沐静那雪白的事业线,那沟壑。瞬间就觉得小腹热气升腾。这家伙虽然脸皮厚,但这时候却又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弯腰捂住肚子,说道:“肚子疼,我先去趟洗手间。”

    沐静不由失笑,随后正色说道:“好了,别装了。我有正事跟你谈。”

    陈远呵呵一笑,他立刻运转心意,镇住心里的心猿意马。如此一番后,心意才恢复了平静。

    高手与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