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谁是枭雄?
    “好你个大头鬼!”沐静狠狠的瞪了陈远一眼,说道:“你再这么不正经,看我还管不管你。”

    陈远嘿嘿一笑,不过也就不再继续轻薄沐静了。凡事适可而止,这个道理他是懂的。

    沐静便说道:“现在可以说说了吧。”

    陈远也不卖关子,说道:“小叶子这家伙从小就是在非洲丛林里长大的,他的爷爷是位高人。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受了重伤。身体一直不好。我在无意中认识了他爷爷,一有空便去看小叶子和他爷爷。后来他爷爷身体扛不住了,临死前托付我,要我好好照顾小叶子。小叶子也一直当我是亲大哥。”

    “小叶子从小就不跟人交流,在丛林里见惯的就是血腥厮杀。所以,小叶子跟常人很不同。除了我和他爷爷,小叶子不会对任何人笑,也不会理睬任何人。至于小叶子的身手,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这家伙,唯一的特长就是杀人和逃跑。如果他跟我在擂台上搏斗,我还有点把握。但是如果他要杀我,我肯定是活不成的。”

    沐静不由吸了口冷气,她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如果他要杀我,我没办法逃走。”

    “那么你这次要他回来,到底想让他做什么,杀杨凌”沐静问道。

    陈远摆摆头,说道:“静姐,人说胸大无脑,你胸也不大啊!”

    沐静啐了陈远一口,说道:“你找打是不是。”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杀杨凌干什么一来,杨凌在自己的大本营里,不好杀。二来,即使杀了杨凌,也不能洗脱我的罪名。”

    “那你想要”沐静问。

    “天机不可泄露,过几天你就明白了。”陈远卖了个关子。

    沐静见陈远不肯说,便也不好再强问下去。

    这一天,平静过去。

    凌晨三点,长江以南的水域上。

    水面一片黑暗幽静,天上一轮明月映照。

    这长江之上,传说众多,此刻更是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一艘万吨货轮上,灯火通明。

    这艘货轮是杨氏集团的货轮,专门运输成品柴油,汽油。

    不过,在货轮的底舱里,还有不为人知的走私业。

    那里面全部都是黑市上得来的小轿车。

    这小轿车是一条龙的产业,通过重新改造,上牌。其中的利润是相当惊人的。

    不过这些走私业也不过是杨氏集团的产业中的九牛一毛。杨氏集团把控了长江以南的水域运输权利,所有的来往货船,都要仰仗杨氏集团,并上缴不菲的保护费。

    如果不交一定数额的保护费,货船的安全是得不到保障的。

    此刻,黑暗的水面上,一艘快艇忽然窜了过来,直接朝着货船而来。

    这快艇马上引起了货船上的水手注意。

    快艇迅速来到了货船前,那货船的船舷高有十米。

    而快艇直接撞在了货船上,砰的一声,立刻炸出猛烈的火光来。

    水光溅起数十米,货船剧烈动荡起来。

    船上的负责人马上被惊动了。

    不过还好,货船的质量非常好,快艇的爆炸并没有将货船炸出问题。

    这船上的负责人叫做张坤。

    张坤也是崂山内家馆弟子,他的修为同样到达了化劲,是个绝对的高手。

    这一艘货船对于杨氏集团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

    所以杨凌派张坤坐镇。

    同时,跟随张坤的还有六名崂山内家馆弟子。

    这艘货船在长江水域上已经堪称巨无霸了,虽然它比不上泰坦尼克号,但这也是因为长江的水域不能和大海相比。

    张坤今年四十岁,他是个老江湖。这个时候,他那里不知道出事了。不过他很奇怪,什么人居然有胆子对杨氏集团出手

    张坤眼中精光爆闪,他依然镇定如山,手中两枚铁蛋把玩着。

    余下的六名崂山内家馆弟子已经严阵以待。

    张坤扬声喝道:“不知道是那位道上的朋友来了,何不出来相见”他说话的同时,耳听八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但四周却是一片静谧,根本感觉不出任何的异样来。

    便也在这时,一阵危机感袭来。

    张坤顿时周身汗毛倒竖,他吃了一惊,猛然回头。

    只见后方两名崂山内家馆弟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杀人的正是叶布衣。

    叶布衣手中是一口寒光闪闪的匕首,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就如黑夜中的幽灵。

    张坤不禁骇然失色,这个少年居然到了自己的身后,自己都没有发觉。这太诡异了。

    便也在这时,叶布衣突然窜向了张坤。

    他的速度快如雷霆闪电,同时却又悄无声息。

    寒光闪动。

    张坤猛然后退,他一退,叶布衣前进的速度更快。

    叶布衣本来是如灵蛇匍匐前来,他最擅长的就是隐藏气息,心跳,呼吸与周遭的环境圆融一体。所以直到他近身前来,出手杀了两人之后,张坤才猛然发觉。

    叶布衣是什么样的存在是陈远都害怕的存在啊!

    叶布衣擅长隐藏气息,更擅长杀人与逃跑。无论是杀人还是逃跑,速度都一定要快。

    所以此刻,张坤一退,他立刻追了上去。张坤退势自然不及前进的速度,再则叶布衣的速度本来就快的逆天。

    张坤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那匕首寒意已经浸透了他的肌肤,随后刺进了他的胸膛。

    只一瞬,张坤已经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布衣。

    至于其他的崂山内家馆弟子,根本还没反应过来。

    叶布衣杀了张坤这个头目,接下来就对他们展开了屠杀。

    实际上,倒不是说张坤无用,崂山内家馆弟子无用。主要是张坤始终还是不够镇定,在叶布衣刺杀过来的时候,他如果能够站在原地,不慌不忙的抵挡,那么叶布衣绝对无法杀他。

    而且周围的崂山内家馆弟子也能出手击杀叶布衣。

    只可惜,叶布衣一出手,张坤便已胆寒。

    他一胆寒,死期就到了。

    凌晨五点,杨凌正在睡梦之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他吵醒,随后便传来了管家莫无疑的声音。

    管家莫无疑是个六十岁的老人,是看着杨凌长大的。杨凌对莫无疑很是尊重。

    “少主,出大事了。”莫无疑的声音充满了凝重。

    杨凌有起床气,这个时候,如果是别人来打扰他,那绝对是雷霆怒火。也只有莫无疑才能让他压制怒气,他便坐了起来,说道:“莫伯,进来吧。”

    莫无疑当下推门而入。

    杨凌看向莫无疑,莫无疑一身黑色的长衫,看起来像是古代的人,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但眼睛很有神。

    杨凌沉声说道:“出什么事了”

    莫无疑深吸一口气,说道:“是咱们的鸣春号在长江水面上出事了。鸣春号如今已经被毁,所有货物全部沉入海底。张坤以及六名弟子,全部死了。他们的尸体大部分已经打捞起来了。”

    “什么”杨凌顿时如遭雷击,他脸色煞白,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无疑说道:“少主,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还不得而知。”

    杨凌眼中绽放出凌厉的光芒,他身子里蕴含了一股难以掩饰的怒意。“什么人居然敢在我的头上动土立刻查,拼尽全力去查……”

    杨凌一向以来顺风顺水,这件事不仅给他带来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而且还严重危害到了他的威严。

    杨凌对鸣春号被毁的事情高度重视。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杨凌派出去的人没有查出一点点的线索,倒是有关部门派了几拨人来找杨凌了解情况。杨凌又不敢实话实说,因为他还在利用鸣春号走私。

    杨凌恼火到了极点。

    更让杨凌恼火的是,又有噩耗传来。

    长江以南,属于杨凌的江淮码头被人一把火烧了。里面的货物价值数以千万计。而且,又有几名崂山内家馆弟子被杀了。

    手段残忍毒辣到了极点,就是杨凌也感受到了寒意。

    这时候,杨凌也很确定,对方就是专门来针对自己的。杨凌想不出这个敌人是谁他貌似没有跟任何人有深仇大恨啊!

    莫无疑再次来见杨凌,他提醒杨凌,说道:“少主,您忘了一个人。”

    “谁”杨凌马上问道。

    莫无疑说道:“陈远!”

    杨凌蓦然一惊,他终于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个对手。原谅高傲的杨凌少主,他下意识的没有将陈远当成是同等级的对手。

    “你是说,最近这两桩事情和陈远有关”杨凌眼中闪现出复杂的光芒来。

    莫无疑说道:“除了他和我们有过节,老奴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要这么做。”杨凌不由说道:“但这怎么可能,陈远还被关在拘留室里。再说,对方下手狠辣,身手恐怖。我不相信陈远有这样的能力。”

    莫无疑说道:“陈远的来历成迷,保不准是他找的帮手。”

    杨凌沉吟着,他说道:“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个凶手。”

    莫无疑说道:“这个凶手行踪诡秘,短时间内,想要将他找出来实在是不容易。我们的分舵太多,要防范也很难。而且,少主,如今死的崂山内家馆弟子不少了,再这样下去,师尊怪罪下来,我们也吃罪不起。”

    杨凌眉头紧蹙,他说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他对这个凶手又是愤怒,又是头疼。愤怒又能怎么样这凶手太狡猾了!

    杨凌是杨氏集团的当家的,他这个时候必须从全局来展望。如果再任由这样的血腥事件继续发生,那很有可能,他辛苦打下来的江山会就此衰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