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陌生的少年
    陈远是个脸皮厚的不得了的主,他看向唐青,呵呵一笑,说道:“大庭广众的,我能干什么”

    “骗人。”唐青说道:“你是不是非礼她了”

    陈远马上叫起撞天屈,说道:“我靠,我是那样不要脸的人么”

    “你就是!”林倩倩,宋妍儿,唐青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陈远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说道:“你们这是嫉妒,嫉妒我没有非礼你们是不是”

    “你怎么不去死。”唐青啐道。

    闹归闹,三女还是很担心陈远。宋妍儿沉吟着说道:“陈远,我们应该怎么帮你”她也不敢提要陈远去下跪的事。

    大家都知道这是陈远的雷区。

    陈远也就正色起来,说道:“我不用你们帮我,我有我自己的办法。”

    林倩倩马上说道:“你可不能做犯法的事情。”

    陈远看向林倩倩,说道:“林队长,帮我一个忙怎么样”

    林倩倩说道:“你说,只要是不犯法的事情,我一定帮。”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知道你林队长是最奉公守法的好警察,当然不会让你干犯法的事情。我知道你的背景不简单,麻烦你将妍儿,还有青青以及许舒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小住一段时间。”

    宋妍儿,唐青顿时吃了一惊。

    林倩倩也是一惊,道:“什么意思难道杨凌还要对她们下手”

    陈远也不解释,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林倩倩沉吟一瞬,说道:“好,我答应你。”

    随后,三女也就退了出去。

    这次再轮到霍天纵和沐静来见陈远。

    霍天纵先向陈远深深鞠了一躬,说道:“陈远,抱歉,都是青青她们的事情把你牵扯进来了。”

    陈远吃了一惊,连忙托住霍天纵,说道:“霍师傅,这可使不得。都是我的因,我的果,与他人无尤的。”

    霍天纵深深看了陈远一眼。

    很显然,陈远和杨凌都是极其优秀的年轻人。

    杨凌这个人,滴水不漏,阴狠毒辣。看似恭谨,其实内心极其自大自傲。

    而陈远,不拘小节,洒脱不羁。却是个光明磊落,心胸宽广的人。

    如果选择做朋友,霍天纵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陈远这样的人。

    沐静在一旁说道:“接下来,杨凌肯定要让你入罪坐牢。等到这边刺杀事件的影响力下降,他就会安排必杀一击,致你于死地。陈远,你打算怎么应对”

    陈远看向沐静,他正色说道:“我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最近我会对杨凌出手,你们要多注意安全,免得杨凌狗急跳墙,以你们来威胁我。”

    沐静与霍天纵微微意外。

    “你打算如何出手”霍天纵不禁问道。

    陈远说道:“霍师傅,这件事情,还请您允许我先卖个关子。之后,事情自然就会有分晓。”

    霍天纵见陈远成竹在胸,便说道:“既然你有计较,那是最好不过了。”

    之后,霍天纵与沐静告辞。

    到了晚上,林倩倩到拘留室里来见陈远。

    林倩倩一身宝蓝色的警察制服,胸前饱满,整个人英姿飒爽,真是说不出的美丽和英气。

    林倩倩这时候显得有些随意,坐在了陈远的床上,她摘下警帽,那头发立刻如瀑布一样散了下来,给林倩倩平添了一丝妩媚。

    陈远不由看的呆了。

    林倩倩却是没注意到陈远的反应,她沉声说道:“陈远,杨凌给杨玉梅家里请了最好的律师团,关系上下都打点好了。在法庭上,你的胜算不大你明白吗”

    “我明白。”陈远看了林倩倩一眼,说道。

    林倩倩微微意外,随后说道:“那你是怎么想的”陈远沉默下去,林倩倩一心为了自己,他在心里已经将林倩倩当成了朋友,所以他也不想说谎来欺骗林倩倩。

    可林倩倩又是警察,还是个很有原则,正义感的警察,所以陈远就不能实话实说。

    这个时候,陈远唯有沉默。

    林倩倩深吸一口气,又说道:“你是不是真想逃出去,从此亡命天涯”

    陈远沉声说道:“我没有犯罪,所以,我不会让自己坐牢。”

    林倩倩说道:“这么说,你真要鱼死网破”

    陈远沉默下去,他不好将话说明。

    林倩倩说道:“陈远,我知道你是个傲骨铮铮的性格。不过,我觉得你要就此亡命天涯,那又怎么继续保护宋妍儿这个时候,你何不向生活适当的低一低头。韩信尚能忍胯下之辱,你只要人好好的,以后有的是翻身的机会,不是吗”

    陈远眼中蓦然闪过一缕寒光,他凌厉的看向林倩倩,语气已是不善,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跟杨凌磕头认错”

    林倩倩心里一怯,但她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忍一时,退一步,换来你一生的平平安安,难道真就不行吗”

    陈远猛然站了起来,厉声说道:“不行!如果我真的有错,别说是磕头,就是要我头上这颗脑袋,我也不会皱下眉头。但我问心无愧,别说是磕头,就算是给他端茶赔礼都不行。”

    林倩倩再一次感受到了陈远内心的刚烈,她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没用了。

    陈远又说道:“我绝不能忍辱,死也不能,因为我是武者,是匹夫。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我可以宽容,但绝不能受辱。谁敢辱我,我就杀谁!”

    林倩倩心头猛地一颤,她已经说不出一句话。

    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是真正的武者,自己刚才的话伤害到他了。

    “对不起!”林倩倩说了一句,随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陈远在林倩倩走后也渐渐平息了情绪。

    他重新躺回了床上。

    他永远都记得师父教他拳术的时候所说的话。

    小远,你记住,我们是武者。武者的刚烈是最厉害的刀,这是一股锐气。一旦你低头,软弱,流泪,锐气一失,你的拳法就废了。人活的就是一口气,气在人在,气消人亡。

    师父是陈远最敬重的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管受到多大的挫折,伤害,陈远从来没有低头过,更没有软弱过。

    陈远闭上了眼睛,今晚,他的感触似乎特别的多。只因为,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师父。

    “师父,你到底在哪里”陈远在心里呐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