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话事人
    杨凌伸出手握住了萧冰情柔软的手儿,微微激动的喊道:“小姨。”

    萧冰情嫣然一笑,随后将莲子羹放到他的身前书桌上,说道:“这么晚了还不睡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她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不管你有什么烦心事儿,都先喝了小姨给你煮的莲子羹。”

    杨凌点点头,他端起莲子羹快速喝了,随后由衷的说道:“真好喝。小姨,要是我能永远喝你煮的莲子羹就好了。”

    萧冰情眼中闪过一丝满足和喜悦,随后又黯然说道:“真是个傻小子。你迟早是要成家的,以后小姨还能一直在你身边吗”

    杨凌连忙说道:“不,小姨,除了你,我才不要跟谁结婚呢。这世上的女子,又有哪个能及你万分之一。”

    萧冰情微微一笑,说道:“你又在说些胡话。我是你小姨呢,别没事拿小姨来开玩笑。”

    杨凌抬头看向萧冰情,他却是显得无比的认真。“我们为什么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我只知道,我今生除了小姨,不会喜欢别的女人。”

    萧冰情的脸蛋红了,红如朝霞,就如醉了一般。她一时之间又有些心慌意乱。

    好半晌后,萧冰情忽然转换了话题,说道:“小凌,遇到了什么事情,跟小姨说说。也许小姨能帮帮你呢。”

    杨凌也知道小姨心里有个坎,不能逼的太急。当下也不纠缠这个话题,便将眼下和陈远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杨凌从小就和小姨萧冰情亲密,所以在萧冰情的面前,他可以尽情的软弱,尽情的诉说,不需要有一丝丝的保留。

    杨凌说完后,萧冰情很快也就弄懂了其中的关节。“小凌,你打算继续派人去杀陈远吗”萧冰情问道。

    杨凌沉声说道:“陈远是非死不可了。他若不死,崂山内家馆弟子这块金字招牌就会是个笑话,我杨凌也会是个笑话。”

    萧冰情沉吟一瞬,说道:“不妥,你不能继续派人去杀陈远了。”

    “为什么”杨凌马上问道。

    萧冰情说道:“这个事情,本来如果顺利。雷暴和林东将陈远杀了,那么一切的痕迹都会迅速消失。但现在林东死了,陈远却是完好无损。你在南区派出所那里已经留下了痕迹。抽丝剥茧,各种迹象都能让人怀疑你。你再出手,会让燕京的人注意到你。那时候,如果燕京有高层存心想对付你,你会很危险。”

    杨凌顿时打了个寒战。

    他知道小姨的分析非常的有道理。

    这些年来,杨凌很顺利。因为他把每件事都做的滴水不漏,让上面下面的人都无话可说。可如果自己的行动太嚣张了,难免会让人看的不爽。

    杨凌不由犯难起来,说道:“小姨,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萧冰情微微一笑,说道:“小凌,你是最聪明的。现在也不过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你好好冷静,想一想,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杨凌闻言后,便陷入了沉思。

    好半晌后,他说道:“有了。”

    萧冰情欣慰的道:“你说说看。”

    杨凌说道:“通过各种关系,让陈远入罪。等到陈远真正进监狱之后,在监狱里对他动手。如果陈远逃走,那么我就更好派人去杀他。”

    萧冰情说道:“没错,这样最好。凡事不能操之过急。”

    杨凌有了计较,当下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突然起身,一把搂住萧冰情的腰肢,在萧冰情的红唇上吻了一吻。“谢谢你,小姨。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肯定要经常犯错误。所以你不能离开我。”

    萧冰情顿时脸红耳赤,她说道:“快放开小姨,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没大没小。”

    杨凌嘿嘿一笑,他就是想故意占占萧冰情的便宜。如此之后,也就放开。

    萧冰情其实也是心知肚明,两人就是这样的享受着暧昧。

    随后,萧冰情又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

    杨凌说道:“我送你。”

    萧冰情微微一跺脚,嗔道:“不准!”这一跺脚的风情让人迷醉。

    杨凌看的不由呆了。

    萧冰情转身离去。

    杨氏公馆里有一个阁楼,阁楼类似空中楼阁的造型。造型美丽而奢华。

    阁楼里面就如一座宫殿,这里面就是萧冰情的住所。

    杨凌为了这位小姨也算是煞费了心思。

    萧冰情回到阁楼里,那阁楼地面铺着雪白的天鹅羽毛毯,赤脚踩上去,那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

    此时此刻,阁楼里并没有灯光。

    一片幽暗。

    萧冰情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了鞋子,赤脚踩上去。随后,她又脱下了旗袍,露出里面的完美身材。

    她穿着紫色的三点式,身材美妙到了极点。

    可就在这时,她的脸色突然变了。因为她这才发现,床前坐了一名男子。

    只是一瞬,她身子如电闪烁。不到一秒的时间,她的身上已经穿了一套紫色的睡衣,并且束好了腰带。

    “你怎么来了”萧冰情目光森冷的看着床前的男子。

    这床前的男子年纪看起来才二十多岁,但是他的头发全是白的。白色的寸头,黑色的西服。

    他正是萧冰情的师兄,修罗。

    修罗微微一笑,他看向萧冰情,说道:“师妹啊师妹,你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就算是师兄我,也有些忍不住要为你动心了。”

    萧冰情眼中闪过怒色。

    修罗又说道:“不过你的修为好像有些退步了,我进来了这么久你居然都没有发现我。”

    萧冰情冷哼一声,她知道不是自己修为退步了。而是自己这个师兄太变态了,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圆融的地步,与空间,环境融为一体。

    他在任何地方,都会让人觉得理所应当。

    这也是萧冰情一时不察没有发觉的原因。

    “废话少说,你来做什么”萧冰情冷冷说道。

    修罗淡淡一笑,说道:“师父要你回去,你跑出来的时间已经够久了。难不成,你真想和你那侄子在一起你丢得起这个人他们杨家能丢得起这个人”

    萧冰情眼中闪过怒色,道:“你说话最好注意点。”

    修罗说道:“你做得出,难道师兄我说不得吗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师父已经安排了。你嫁给我,这是你的命!”

    “你休想!”萧冰情冷冷说道。

    修罗呵呵一笑,说道:“是吗这是师父的意思哦。违背师父的意思,有什么后果那可说不好啊!我再问你一次,走还是不走,如果不走,我就回去禀报师父。”

    萧冰情眼中闪过畏惧之色,她沉吟一瞬,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见师父。”

    修罗满意的一笑,说道:“这才对嘛!”

    杨凌第二天早上第一时间去见萧冰情。以往的早上,他总是能看到一些春光,或则找准机会和萧冰情若有若无的亲昵一会。这是杨凌最享受的时刻。

    但是今天却有些不同,他进来后,却发现阁楼里空无一人。

    “小姨”一瞬间,杨凌内心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他下意识的觉得萧冰情并不是起床去洗漱了。他快步来到了妆奁前,马上就看到了妆奁上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是萧冰情娟秀的字迹。

    “小凌,师门相召,小姨需要回去一趟。办妥事情后会立刻回来,勿念!”

    杨凌的脸色铁青下去,尽管知道小姨没事,也知道小姨还会回来,但是却要在一段时间里见不到小姨。他如何能忍受这相思之苦。

    小姨在杨凌的记忆里是神秘而亲切的。小时候,家族里对他格外的严格。小姨偶尔才会出现的,每次都很疼自己。

    后来,他就爱上了小姨。

    这些年来,他洁身自好,从不对其他的女人假以辞色,为的就是小姨。

    且不说这些,杨凌将纸条小心翼翼的收拾好。他这一早上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随后,杨凌离开了阁楼。他让杨氏公馆的管家一定要将阁楼收拾的干干净净,但是不能对里面的布置有任何的破坏。

    做完这一切,杨凌才开始关心起陈远的事情来。

    他得知陈远还被关在南区派出所的拘留室里。随后,他又让手下密切关注,并且在海滨将一切关系都打点好,务必要给陈远定罪。

    也是在这时,一个意外的电话打了进来。

    杨凌看到电话号码时,他微微一惊,随后整个人也凝重了起来。因为打这个电话的是已经退休的华天龙。

    华天龙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在市里门生遍布,很受人敬仰尊重,在市里乃至省里都有名望。

    杨凌自然也不敢得罪华老爷子。

    他沉吟一瞬,接通了电话。

    “是杨总吧”华老爷子爽朗的一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