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迷雾重重
    雷暴这一次躲无可躲,他唯有气沉丹田,爆喝一声,忽然也是一招凶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两人拳力相撞。陈远的天玄罡劲瞬间破开了雷暴的拳力,这股螺旋电流钻入雷暴的拳头里,让他全身产生了一种麻痹之感。

    雷暴身子猛烈一抖,这一抖乃是大有名堂。就如公鸡啄住蜈蚣,蜈蚣剧烈挣扎。这股时候,公鸡一抖,便立刻将蜈蚣所有劲力化解。

    雷暴直接将陈远的螺旋电流劲力化解,随后身子猛然一蹲,双臂如粗大的钢缆一样熊抱向陈远。

    如封似闭!

    一旦抱住,雷暴就要爆发出他强横的力量,将陈远的腰腹勒断。

    陈远微微一惊,他也有些意外这个雷暴的功夫。这个雷暴,反应很快,是个高手。陈远不慌不忙,双手忽然下沉,外翻,待雷暴抱来的一瞬。他的双手化作凌厉的龙爪手缠绕上了雷暴的胳膊。

    这一下缠上去,就如长满了倒刺的荆棘,便要让雷暴分筋错骨,痛不欲生。

    雷暴也是失色,他意识到了陈远的可怕。这个家伙,全身上下都是刺,打法简直就是出神入化了。每一个变化都让自己头疼。他那里敢真的抱上去,无奈之下,只有猛然双掌撑地,一招猛烈的扫堂腿施展出来。

    横扫千军如卷席!

    雷暴已经知道自己今天决计是杀不了陈远了。他目前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走。

    雷暴一腿横扫而来,陈远却不躲开,直接也一脚踢了过去。

    砰的一声!

    雷暴的腿骨直接断裂,他发出一声惨叫。

    陈远接着一指天玄指劲疾电点出,瞬间点在了雷暴的少阳血脉上。这一指便将雷暴的血脉封住,血液不畅。如果他要强行用劲,非得将血管爆裂不可。

    天玄点穴手,这是陈远的功夫。

    点穴并不是一旦点中,人就动弹不得这样的。这个点穴手法,也称作为寸劲打穴。乃是封住人的血脉,封住后,人一样可以走路说话,只是不能用猛力。因为猛力需要气血的输送,中间的管道被堵住了,用力过猛,血管就会爆裂。

    陈远稍稍喘了口气,拘留所的灯光就重新亮了起来。

    派出所的警察也迅速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现场情况时立刻呆住了。

    陈远却是懒洋洋的坐在一边,他显得优哉游哉的。

    林倩倩想去阻止杨玉梅的尸体被火化,可在途中,那片警就打来电话说杨玉梅的尸体已经火化。林倩倩勃然大怒,却也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林倩倩又收到了派出所这边的电话。

    那就是拘留室里发生了异变。

    林倩倩闻听消息后,迅速朝派出所赶回来。

    当她回到派出所后,第一时间看了林东的尸体,至于雷暴则被送到医院去包扎。

    林倩倩再度将陈远带到了审讯室。

    “你偷了我的枪”林倩倩第一时间质问。

    陈远笑笑说道:“这不叫偷,叫借。”

    林倩倩倒没追究这个事情,她想想也觉得心有余悸。而且,林倩倩也能确认了,这其中的确是有大问题的。她马上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来杀你”

    陈远说道:“很简单,杨凌并不是想让我坐牢,他是想让我死。而且,杨玉梅的事情经不起推敲,所以他要先火化杨玉梅的尸体,然后派两个手下来将我杀了,然后做成我畏罪潜逃,又遭遇意外,不幸身亡的假象。如此一来,他即杀了我,又可以将一切做得天衣无缝。我觉得你现在在这里来查我是多余的,你应该去查查杨凌。”

    林倩倩深深的看了陈远一眼,她直觉这个家伙说的应该是真的。不过要她去查杨凌也不现实,整件事情都没有杨凌的影子。而且,杨凌在江南市的人脉很广。他的家族在燕京也很有份量。林倩倩还真拿杨凌没办法。

    与此同时,林倩倩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医院那边打来的。雷暴被人救走了,现在下落不明。

    林倩倩不由暗恨,本来她还可以通过审问雷暴,然后牵扯出杨凌。如今雷暴被救走了,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林倩倩陷入了沉思。

    “现在杨玉梅的尸体被火化了,她的家属又咬定了你。从验尸报告上的证据来说,对你是很不利的。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陈远那里又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后续棘手。只要杨玉梅的家属咬定了自己,再加上对方受害者家属的身份天然就有同情分,只怕打起官司来前途难料啊!

    陈远目前想要脱罪,想要离开这拘留室无疑是困难的。虽然林东的尸体在这里,但是除了会让事情更复杂之外,毫无帮助。

    林倩倩虽然心里向着陈远,但她也要依法办事,不能放了陈远。

    陈远答不出话来。

    林倩倩再度沉默,随后,她又说道:“宋妍儿还不知道你是特意来保护她的吧”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他点点头。说道:“我和成斌的事情,你不要告诉宋妍儿。”林倩倩深深的看了一眼陈远。

    “成斌死了,妍儿还不知道。”陈远沉声说道。“这次如果不是因为独眼欺负上她,我不会出手的。原本以为可以就这样一直安逸下去,没想到却是横生波折。”

    林倩倩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宋妍儿说的。只是,杨凌那边这次对你下手不成,恐怕还会有后招。”

    陈远说道:“我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其实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只是不能跟林倩倩说。事实上,陈远已经愤怒了,这杨凌欺人太甚了,真当他是泥捏的了!

    林倩倩又说道:“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想帮你。但是目前来说,我无法帮你洗脱罪名,希望你能理解。”

    陈远点点头,说道:“你能相信我,我已经很感动了。”

    林倩倩说道:“不过我会尽全力为你去寻找证据,替你谋一个清白之身。”

    陈远微微动容,说道:“谢谢。”

    林倩倩随后便让陈远回到了拘留室里,那拘留室里已经打扫干净,门也重新安装好了。

    至于林东的尸体也已经搬到了太平间,等待法医前来验伤。一切的程序都走的很快,陈远这次是正当防卫,有林倩倩的帮助,他并不会有什么关于杀林东的麻烦。

    夜色静谧。

    陈远躺在了拘留室的床上,他是见惯血雨腥风的人。自然不会因为拘留室里死了人而有所害怕。

    许舒,沐静,宋妍儿她们并不知道今晚这里所发生的事情。

    江南市,江南大公馆。

    虽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但江南大公馆里依然是灯火辉煌。

    二楼的一间书房里,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他的脸色铁青一片。

    这青年身上所穿的白色衬衫是英国手工制作的,线条分明,带着说不出的华贵飘逸。

    青年看起来很是年轻,他的脸蛋俊美,就像是一幅画卷,而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青年看起来才十八岁,实际上他却已经三十岁了。

    他正是杨氏集团的少主,杨凌。

    杨凌很不爽。

    因为就在刚才,确切的消息传来。雷暴的腿已经彻底废了,再也没有康复的可能。也就是说,一夜之间,他损失了两员猛将。

    这且不说,这件事肯定也会通过一些小道消息传出去。堂堂的杨氏集团,惊才绝艳的少主杨凌,同时还是崂山内家馆一代弟子中的大佬。居然连一个小小保安都收拾不下来。这事传出去,崂山内家馆这块金字招牌真是丢尽了脸。

    知道内幕的人,还要去怀疑这保安陈远不简单。一些道听途说的肯定以为什么崂山内家馆弟子,全部都是一些豆腐渣,都是花拳绣腿等等。

    就像之前的武当山发生过一场闹剧。那就是武当山玄武宫的道人被两个混混给揍了。当时在舆论上引起轩然大波。民众都觉得武当山的功夫是笑话,现在这个高科技时代,功夫都是花拳绣腿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