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情愫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保证不迟到。“

    如此之后,陈远才跟宋妍儿道别。随后,陈远又去与许舒汇合。今天许舒不想自己做饭了,就约陈远出去吃饭。两人刚一汇合,陈远就接到了沐静的电话。

    沐静约陈远去茶庄小聚。沐静帮了陈远的大忙,陈远这时候自然不能拒绝,他一笑,说道:“带个朋友来怎样“

    沐静笑道:“是那位许舒小姐吧可以!“

    挂了电话后,陈远对许舒说道:“走吧,一起去!“他自然做不到有了约会就不管许舒。许舒倒是有些担心,道:“我去好吗“

    “哪有什么不好的。“陈远呵呵一笑,随后就打转方向盘了。

    沐静在茶庄里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很丰盛。不过这显然不会是沐静亲自下厨做的。

    入座之后,大家就吃起饭来。彼此都已经像是很熟了一般,并没有什么隔阂。

    许舒偶尔会给陈远夹菜,又给他倒水,关怀得无微不至。

    这点点滴滴的温暖其实是让陈远感动的。

    中途,许舒去了趟洗手间。

    沐静微微一笑,问道:“看的出来,你对许舒挺上心的。她也对你不错,你有结婚的打算吗“

    陈远不由头大,反问道:“你觉得我适合结婚吗“

    沐静笑笑,说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陈远说道:“废话。“

    沐静说道:“真话就是,你不适合结婚。你这个家伙,天生好斗,性子火爆。一旦结婚,只会给许舒带来伤害。“

    陈远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还真是实话实说啊!“他顿了顿,说道:“你说的没错,对于这段感情,我的确很犹豫。“

    沐静说道:“你和我是同一种人。我们都在追求武道上更高的境界,追求属于我们的彼岸。“

    陈远说道:“算了,不提这个东西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沐静也就不再说这件事情了。她目光一转,说道:“独眼还没有离开海滨,我看他也没有离开海滨的打算。这件事显然已经惊动了崂山内家馆一代弟子那个团体。很有可能,独眼留下是高层的授意。“

    陈远说道:“也就是说崂山内家馆弟子已经对我出招了。“

    沐静说道:“对的,所以我要提醒你,一定要格外的注意。现在这件事,很可能是杨氏集团的杨凌接手了。杨凌是崂山内家馆弟子一代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下面许多师兄弟都听他调遣。这个杨凌,你绝对不能小觑,他的人脉很广。然而,更重要的是,他的修为非常高,很有可能是一个金丹高手。“

    陈远不由微微失色,道:“这么恐怖“

    沐静说道:“这也是我的猜测,具体的不清楚。杨凌的身份,注定他会很少出手。他这个人很聪明,非常的有手段。”

    陈远陷入了沉思。

    沐静又说道:“如今杨凌的难题就是,一他不能公然对你动手,那是违背了道义的。二是,他不能任由你活下去,那是对崂山内家馆这个金字招牌的践踏。”

    陈远脑筋转的很快,说道:“所以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独眼会做为弃子来打破僵局。只要独眼出现在我面前,不管我有没有动手,独眼都会死!到时候,杨凌就可以狭雷霆之怒,前来杀我。武术界的人也无话可说。”

    沐静不由暗暗咋舌,说道:“这是一条毒计啊!”她顿了顿,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化解”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走一步是一步吧。”

    这时,许舒走了过来。两人也就不再多说了。

    随后,晚餐结束。

    回去的路上,许舒忽然说道:“我想去你那里坐坐。”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能会有些脏乱。”

    许舒就是有心要帮陈远收拾下,她马上说道:“不要紧的。”

    陈远便也就不再多说,道:“那好吧。”

    回到租屋之后,许舒就开始帮陈远收拾床铺,并且将他换洗下来的衣服,包括内内一起拿到卫生间去洗。

    她是这样的美丽,贤惠。

    而且,在她打算接受陈远后,她的态度已经产生了很大的转变。这一切,陈远都看在眼里。

    陈远心里复杂到了极点。

    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烦乱,所以,他不由自主的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平常,陈远没有抽烟的习惯。只有在特别烦闷的时候才会如此。

    一向,陈远都是洒脱不羁,无所牵挂的。但现在许舒却扰乱了他的心湖,这让陈远充满了矛盾。

    陈远抽完了一支烟,随后就躺在了床上。

    过不多时,许舒将衣服洗好,晾晒好。

    她看了眼睡在床上的陈远,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没有多想,以为陈远这一天是太累了。当下,她也就没吵陈远,打算悄然离去。

    便也在这时,陈远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喊了一声:“许舒!”

    许舒回过头不解的看向陈远。

    陈远说道:“坐一会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许舒心儿猛烈跳了一下,她的脸色苍白起来,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但不管怎样,许舒还是坐了下去,就坐在陈远的床前。

    “许舒,我喜欢你。”陈远忽然如是说道。

    许舒的脸蛋顿时羞的通红,她的心跳加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陈远继续说道:“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非常的吸引我。很多时候,我做梦都在想着你。”

    许舒想开口,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她也有很多的话想说,她心里也是喜欢着陈远。但她又有那么多的顾虑。

    “你听我说完,许舒。”陈远说道。

    许舒微微一怔,觉察到了有些不对。

    陈远说道:“我非常不想伤害你。以前,我陈远是个浪子,混蛋。我习惯了没有依靠,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在国外这几年来,我无牵无挂,快活无比。我无法去想象跟一个女人长相厮守的场景。”

    许舒的脸蛋顿时煞白,她颤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许舒。”陈远说道:“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贪图你的美,想要独享你的温柔,还想要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许舒定定的看着陈远,也不说话,靠在陈远的肩上,泪水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是那样的晶莹,却又让人心疼。

    许舒是真的喜欢上陈远了,她当初错爱前夫杨文定。对于爱情小心谨慎,她明知道自己和陈远不合适,可还是忍不住。

    许舒静静的躺在陈远怀里。

    陈远拥抱着许舒的娇躯,他开始是心疼,但这时候渐渐的又被许舒的娇躯所吸引。更要命的是,许舒身上的天然体香不要钱似的钻进他的鼻子里。

    陈远真的激动了,他对许舒的身体想了太久太久了。

    可他又不想伤害许舒。

    许舒感受到了陈远的心跳加速,感受到了陈远身上的火热。她突然也有些心动了,她是快三十岁的女人,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陈远又是如此强壮的男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