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时代印记
    众人进来后,霍雷并没有进来,他单独找了个地方休息。

    沐静在坐下后,忽然让手下拿进了一套衣服,她对陈远说道:“你换上这身衣服吧。你看你的这练功服也太旧了点。”

    陈远看了过去,这是一套白色的练功服。

    他没有拒绝,接过了练功服。沐静准备的很周全,连白色的布鞋也给陈远准备好了。

    陈远拿了衣服去了更衣室。

    不一会后,他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一刹,众人都是呆住。

    只因为,此刻的陈远一身雪白的练功服。出尘飘逸的气质,从容镇定的风度。之前他上身白色大褂,下面还是运动鞋,多少有些不搭。

    俨然之间,陈远就是一代宗师。又哪里是那猥琐,玩世不恭的保安

    许舒的美目中闪出异样的光芒。

    唐青与宋妍儿也是呆了。

    至于沐静,沐静稍稍点了点头。

    转眼之间,时间就也到了约定的十点。众人起身就要去击剑俱乐部的大厅里汇合。

    “陈远!”这时候,许舒忽然来到了陈远面前。

    就在陈远错愕的一瞬间,许舒踮起脚,蜻蜓点水的在陈远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吻完之后,许舒的脸蛋通红如血。

    这一个吻,是许舒犹豫了半天,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吻出来的。

    本来,她的年龄比陈远大,也比宋妍儿这几个女生大。她又离过婚,所以她是要比任何人都矜持的。

    但不管如何,她还是鬼使神差的吻了陈远。

    宋妍儿与唐青看在眼里,两人心中却是更加复杂了。

    这是个愉快的小插曲,至少对于陈远来说是愉快的。

    一众人准时来到了俱乐部的击剑大厅。

    这大厅的地面铺了金丝线的地毯,柔软至极。

    四周的墙壁乃是铜镜,一切都显得金碧辉煌,奢华之至。

    陈远一众人进来后便看见了天忍那一群人。

    天忍一群人均已在贵宾席上入座,他们见到陈远等人之后,便也就站了起来。

    众人汇合,沐静抱拳与天忍这一群人道:“各位师傅,你们好,在下沐静。”

    薛连虎,朱洪智,刘正义,天忍等人都看向了沐静。他们是高明之辈,一眼就看出了沐静不简单。如今沐静以武术界的礼节行抱拳礼,他们便也抱拳回礼,喊声沐师傅好。

    “这位就是陈远,陈师傅吧”那薛连虎看向陈远,微微一笑,说道。

    陈远便也就行了个标准的抱拳礼,说道:“在下陈远,不知道诸位师傅怎么称呼”

    薛连虎微微一笑,说道:“我姓薛,薛连虎。”

    陈远便道:“薛师傅好。”

    随后,薛连虎又介绍其他师傅,陈远一一问好。

    事实上,薛连虎这些师傅们在国内武术界内是名声斐然的。不过陈远这货一直在国外,所以对国内的武术界一点也不了解,因此也就不认识他们。

    不过就算如此,陈远在这一番接触中也了解到了这几位师傅的底细。比如薛连虎是练八极拳的,也就是巴子拳。八极拳势大力猛,大开大阖,非常的雄浑。

    古代大将,八极枪在手,冲锋陷阵,所向披靡。

    八极拳就是由八极枪演变而来。

    至于朱洪智朱师傅是陈家沟的陈氏太极传人,全身一股圆润的气息,乃是将太极拳的练到了骨髓里的宗师。

    而刘正义是习练八卦掌的。

    那天忍,却是主要修炼的少林功夫。崂山内家馆和少林那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几乎就是脱自少林,自成一派。

    天忍的大力金刚拳,大擒拿手,小擒拿手,还有一指禅,全部都已修炼得炉火纯青。

    这些人的底细,陈远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他自小跟师父一起长大,对各门各派的武术都有很深的理解。

    后来在国外厮杀,也从许多的格斗术中取长补短。他也知道,许多功夫看起来自成一派,但却都有共通之处,比如八极拳,八卦掌,形意拳,这些凶猛的拳术全部都有相同的道理。

    所谓万法归一,万法同源就是这个道理。

    陈远将众人的底细都看了个明明白白,但却没人看出陈远的底细来。如果陈远是走在大街上,众人肯定要以为他是个不会武功的家伙。

    倒也不是说陈远的修为就强到了逆天,主要是每一位大师长期习练自己的拳术,因此在身上留下了一种精神印记。

    但是陈远不同,这家伙身上仿佛没有任何印记。

    “这里是生死状,两位看着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签下吧。”同时,朱洪智师傅拿出了两份合约,最后铺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天忍拿起笔头,也不细看,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生死状说起来是没有法律效应的。但在武术界的人却格外重视这生死状。签下生死状,如果事后谁因此而闹事,那是极为恶劣的,是为武术界所不齿的。

    陈远扫了一眼生死状,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大意就是此次决斗,全凭自愿,生死与人无忧。

    陈远便也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许舒虽然早知道要签生死状,但现在这气氛之下,她看见陈远和那天忍真正签下生死状的时候,她不由娇躯颤抖起来。

    就算是宋妍儿与唐青此刻也有些震动,这生死状,这么多大宗师在场,又岂是能开玩笑的

    “在开打之前,我们话还是要说清楚。”天忍忽然开口了,他一向冷漠,这时候突然开口,马上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陈师傅请说。”薛连虎说道。

    天忍说道:“若是今日陈远落败,那雅黛公司乃是我们之间的附加赌约。我请几位师父做个见证。”

    薛连虎与刘正义,朱洪智等人相视一眼。最后薛连虎对陈远道:“陈师傅,你怎么说”

    陈远不由有些郁闷。他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一点,觉得就算自己输了,宋妍儿她们也可以抵赖。可此刻,这些大宗师都在,那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了。自己不会输,可宋妍儿她们没有底啊!

    所以陈远一时之间并不好开口。

    反而这时,沐静开口了。“雅黛公司的事情我听说了,雅黛公司陈远做不了主。不过如果陈远输了,我可以做主赔偿两亿人民币。

    众人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两亿人民币可不说开玩笑的。

    独眼与齐娇娇闻言,眼中放出贪婪的光芒来。独眼忙说道:“师兄,我看行。”

    天忍便也就点头,说道:“那好。”

    陈远微微感激的看了眼沐静,胜负之数总有意外。沐静肯搭上这一场豪赌,两亿人民币的人情,陈远势必要铭记在心。

    如此一来,宋妍儿与唐青顿时有些汗颜了。

    沐静又说道:“不过咱们丑话还是要说在前面,若是陈师傅输了,独眼从此要退出海滨市。”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独眼马上说道。

    沐静又说道:“还有,我知道陈师傅,独眼你们都是崂山内家馆的弟子。你们崂山内家馆如今自成规模,派系。一帮师兄弟同气连枝,尤其是你们师尊林文龙,如今修为已经是超凡入圣。又在海外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这样的人,我们也惹不起。今天,我就是要诸位宗师做个见证,如果陈师傅输了,崂山内家馆弟子一律不能再来找陈远的麻烦。否则,这场比斗一点意义都没有。”

    “陈师傅,你怎么说”薛连虎又问天忍。

    天忍说道:“若是我输了,乃是我学艺不精。崂山内家馆弟子全部不能来找陈远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